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73章 天呐,是剑气凝丝!

第373章 天呐,是剑气凝丝!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97  |  更新时间:

第373章 天呐,是剑气凝丝!

唉?

黎师妹肩上蹲着的那颗毛绒绒的灵兽是什么灵兽?

他们怎的从未见过?

此时,那颗毛绒绒的灵兽,一双乌黑豆大的眼睛睁得圆溜溜的,正四处打量,憨态毕露。

南鸢将黏在肩上的小肉球取下来,放在了云无涯肩上,“师兄替我照看小糖片刻。”

云无涯撩了下眼皮子,唔了一声。

小糖双爪环胸,以立姿站在了云无涯肩上。

鸢鸢家的灵兽一定要气势足,站如松,坐如钟!

尤其是站在云假仙肩膀上时,更不能输了气势!

察觉到几道打量的视线,小糖愈发挺直了胸膛,可惜它不知,它再怎么挺,它都是一颗球。

南鸢飞上试炼台,手臂轻轻一挥,一柄晶莹剔透的宽大长剑出现在手中。

那剑的质感宛若一根青木,看上去十分轻盈,但女子拿剑的姿势却又仿佛那是一柄有千斤重的重剑。

“黎师妹,请吧。”已将修为压制与南鸢齐平的岑楚陌做了个手势。

“你这是让我先出剑?”

微顿,南鸢颔首,“如此,我便不客气了。”

场中女子神色未变,气势却在陡然间变得凌厉霸道,一抹白影猛地冲向对面的男子。

那速度极快,许多修为未至筑基期的弟子竟都看不清发生了什么。

等已能看清楚时,有云无涯第二之称的岑楚陌竟已被黎师妹一剑砍中了腹部,且被震得倒退了两步!

众人大惊。

若非大衍剑宗内门弟子所穿的法衣乃上品法器,那一剑定能在岑楚陌的腹部位置开出一个血口子!

只一招,只一招黎师妹便伤了岑楚陌!

天呐!

这么牛逼的剑招,难怪黎师妹如此猖狂!

若是他们能一招击中岑楚陌,他们也这么猖狂啊!

岑楚陌被这一剑击中后,有片刻的失神,但很快便战意大盛,“好,黎师妹这剑法好!”

两人再次斗在一起,这一次岑楚陌再无保留。

场中两人如两道影子,快速闪动,伴随着无数道剑光剑气,令围观弟子眼花缭乱。

忽地,岑楚陌挥出一剑,挥出的剑光竟在瞬间分化出了四道剑光!

五道剑光一齐朝对手刺去。

“是岑师弟的剑光分化!据说岑师弟已经修至了剑光五重分化的境界,原来是真的!”

虽然许多修为低的弟子看不清两人的打斗招式,但这气势惊人的五重剑光,任何人都无法忽视!

“岑师弟果然遇到强敌了,这数年之间,同他切磋的师兄弟不在少数,很少有人能逼他使出这一招。”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众人以为这位黎师妹避无可避的时候,那一把宽大厚重的青木杀戮剑猛地挥出一道剑气。

一位观战的金丹期弟子摇头,“不行,黎师妹这一剑就算再强悍,也抵挡不了岑师弟的剑光五重分——”

最后一个化字还未来得及出口,此人便倒吸一口凉气。

那用青木杀戮剑挥出的一道剑气,竟于剑光大绽之后咻的一下分化成无数的细丝。

五道剑光被剑气分化出的剑气细丝缠绕,僵直片刻后,剑光迅速黯淡下去。

而那多余的丝状剑气迅速织成了一张密密麻麻的网,携杀戮之气而去,铺天盖地!

“天呐,是剑光分化的下一层境界,剑气凝丝!”一人惊呼。

其他人目瞪口呆。

这、这怎么可能!

他们没记错的话,黎师妹以前还是归一宗弟子的时候,是个法修吧?

法修以感悟天地之道为主,剑只是他们用以飞行或防御的武器之一,一些人甚至不喜欢用剑。法修跟剑修的修行之道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黎师妹这才改修剑道多久,便悟出了剑气第三层境界的剑气凝丝!

剑修者,剑气、剑道皆划分有不同境界。

就譬如这剑气,便分成好几层境界,剑气生光、剑光分化、剑气凝丝,然后是至高境界的一剑生万法、一剑破万法。

如今大衍剑宗中将剑气修至第三层境界——剑气凝丝以上的,只有掌门和数位长老,而年轻一辈弟子中能达到这种程度的,有且只有云无涯一个。

有此可见,这第三层境界到底有多难。

便是第二层境界的剑光分化,能做到如岑楚陌这般五重分化的也不多见。

谁能想到,一个才修剑道两年的妖修能这么快就参悟剑气第三层境界!

剑气凝丝一出,加上南鸢凌厉霸道的剑气,岑楚陌竟避无可避,铺天盖地的丝状剑气如疾风骤雨,在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划出了数道血口子,脸上亦未能幸免。

转瞬间,俊秀的年轻剑修便成了个血人,一身月白色长袍亦被染了血。

观战全程,云无涯都没任何反应,周身气息始终如一,藏锋于内,无波无澜。

直到这一刻,他才有了些许波澜,微微颔首,并夸赞了一句,“不错,进步很快。”

说完,他深眸下瞥,甩了甩抓在手上的一颗毛绒球。

小糖还维持着想要冲过去救南鸢却及时被云无涯揪住的姿势。

“可看到了?方才你若冲过去,你这一身白毛就要被你主子的剑气剃光,变成一颗无毛球。”

小糖突然打了个寒颤,默默收回往前刨的两个爪子,在云无涯的手中变成一颗动也不动的石雕糖。

忽地,小糖想起什么,伸爪指场中的南鸢,兴奋地吱吱吱。

鸢鸢太飒了有木有!

“看到了。”云无涯将它重新放回肩上,“好生蹲着,别再乱动。否则,我就把你丢进去剃毛。”

小糖:……

哼。

看在你拯救了我这一身毛毛的份上,本大爷就不跟你计较了。

此时,周围一片死寂。

众人还处于震惊之中未能回神。

岑楚陌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虽然形容狼狈,一双眼却格外有神,他收剑抱拳,“是我输了,黎师妹好剑法。”

南鸢亦收剑朝他抱拳,“承让。岑师兄若不压制修为,我并不是岑师兄对手。”

岑楚陌直勾勾地盯着她,“黎师妹,下次我们再战!”

南鸢爽快答应:“好啊,不过下次得给我一瓶补灵丹。”

血人岑楚陌闻言,手臂一挥,三瓶补灵丹送到了南鸢手里。

“黎师妹,我先预定三场比试。”

来之不拒,南鸢不客气地收了。

云无涯见状,突然偏头看肩上的小糖,语气淡淡,“你家主子,就这么缺低级丹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