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74章 套话,心机云假仙

第374章 套话,心机云假仙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448  |  更新时间:

第374章 套话,心机云假仙

小糖没想到云假仙会主动搭讪,当即挺直了腰杆,哼哼唧唧地出声:“吱吱吱,吱吱吱吱!”

谁叫你明明用不着那一堆破丹药,却还舍不得给我家鸢鸢的,鸢鸢就只能打劫别人了!

云无涯闻言,一双深潭眸望向试炼台上的女子,又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等岑楚陌飞下试炼台,南鸢环视众人,明明刚打败了岑楚陌,眉眼间却无半分张扬傲慢之色,反而沉静平和。

“诸位师兄姐可有想与我一战的?送出一瓶补灵丹便可比试。人数无上限,打到天黑为止。”

云无涯听到这话,又对小糖道:“你家主子瞧着稳重,其实身上还有着小女儿的俏皮,你可听出来了?”

小糖斜他一眼,“吱。”

木有。

我家鸢鸢一直都是掌控全场的女王大人,哪里俏皮了?

云无涯:“你不懂。”

小糖跳脚,“吱吱吱,吱吱吱!”

你才不懂,你全家都不懂!这天底下,最懂鸢鸢的人就是我了!

云无涯微顿,“哦?你们认识多久了?”

小糖丝毫没有察觉到异样,继续吱吱吱。

我都陪伴鸢鸢数百年啦!

“你为何总唤她鸢鸢?莫非此乃小花乳名?”

“吱吱吱吱……”鸢鸢就是鸢鸢,不过只有我才能这么叫。

“我要是叫了会如何?”

“吱吱吱!”

不准叫,叫了我咬死你!

“那便不叫,小花也挺好听。不过小糖,你到底是何灵兽?我观察你近两年,你除了能吃能睡、跑得快、力气大,再无其他本事。《百兽图鉴》上也未曾记载如你这般的灵兽。

莫非,你也是变异种?”

“吱吱吱吱!吱吱吱!”

我才不是什么变异种呢,小爷我是神兽,上古神兽!

云无涯听到这几声吱吱吱,目光沉静片刻,有什么东西浮出。

他意味不明地道了句:“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小糖在巴拉巴拉回答了一堆问题之后,总算察觉到了异样。

它浑身白毛猛然间倒竖起来,发出一道尖锐的叫声,“吱——”

“吱吱吱吱!”

云假仙,你居然能听懂我的兽言兽语?

啊啊啊,既然能听到为啥以前装不懂?

大骗子,骗子——

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嘤嘤嘤……

云无涯等它嘤嘤够了,才不咸不淡地道了句,“我何时说过我不懂兽语了?”

小糖已经顾不上跟他争辩了,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狂跳。

它立马回忆了一遍自己刚才说的话,确定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它才渐渐放下心来。

虽然它说自己跟鸢鸢相伴数百年,指的是前几个世界加起来一共几百年,但这个世界的黎初活了两百多岁,正好可以模糊概念。

还有鸢鸢名字的事儿,它好像也没透露更多?

至于不小心说出自己是神兽这件事,说就说了吧,反正它没说是哪一种神兽。

呼。

好险好险。

这个云假仙太鸡贼了。

但小糖很快就又意识了一件事!

既然云假仙能听懂它的兽语,那它以前……

它无数次仗着这假仙听不懂自己的兽语,说他不要脸,说他装逼,说他假仙啥的……

小糖浑身白毛一颤,差点儿吓瘫。

它悄咪咪朝这人瞄去。

云假仙还是那副仙气飘飘寡言少语的样子,没有追究什么的意思。

小糖乖乖地趴在他肩上,再也不吭声了。

云无涯没有再套这小蠢兽的话,继续看起了试炼台上的比试。

南鸢放出话后,很快有人提出了比试。这一排竟排了三十多人!

一人一兽短短几句话的功夫,场中那英姿飒爽的女剑修便已击败了三个筑基期剑修。

比试不断,南鸢腰包里的补灵丹也越收越多。

加上岑楚陌那一场,共三十五场比试之后,突然,一位元婴初期的剑修飞了上去!

此人与其他剑修气质截然不同,穿着如云无涯一般的月白宽袖长袍,只是云无涯戴的玉冠是冰雪一般的白玉冠,此人戴的却是淡青色玉冠。

他面上含着三分笑,眉眼温和,通身气质温润如玉,见之便觉亲切。

围观弟子见到此人,齐齐一惊。

“玉恒山的齐师兄?他怎么来了!”

“是啊,齐师兄怎么也来凑热闹?玉恒山的师兄弟们每次比试都会提前三天下战帖,斯文得很。”

大衍剑宗的掌门修无情剑,掌门同一辈份的诸位大小长老大多也是无情剑修。

但这玉恒山之主,连掌门严一淞都要称呼一声大师兄的徐长老,修的却不是无情剑,而是与之相反的七情六欲剑。

这位徐长老如今已有三千多岁,期间所收弟子皆是七情六欲剑修。

七情六欲剑是一个统称,细分又有无数种,不同于无情剑,但凡跟七情六欲扯上关系的,皆可归于七情六欲剑。

譬如黎师妹的杀戮剑,杀戮多跟怒有关,所以这杀戮剑应属于七情六欲剑的一种。

这位齐师兄虽修为跟云无涯比差了好几个小境界,但他比云师兄还要早入门一百年,是位很有资历的亲传弟子。

资质佳,性格好,大衍剑宗里许多弟子都很敬重这位齐师兄。

此时,风度翩翩,温润如玉的男子,朝南鸢丢过去一瓶补灵丹,拱手笑道:“玉恒山徐长老座下弟子齐雨轩,前来向黎师妹讨教。”

南鸢回礼,压根不管来人是谁,提剑就干。

这一场比试极为精彩,所有人屏息凝神,不敢有丝毫分心。

宝剑交锋,剑气碰撞,数道剑光亦如火花一般炸开!

终于,百个回合之后,齐雨轩使出了自己的终极一剑。

人与剑合二为一,那斩出的一剑气势滔天,一瞬间剑光大盛,场中弟子皆被那剑光刺得睁不开眼。

观战的云无涯目光微动,“人剑合一?可惜,差了点儿火候。”

然而,云无涯眼里的差点火候,却引得众人纷纷惊呼出声。

“是人剑合一!齐师兄竟也修到了人剑合一的至高境界!”

“这还是齐师兄压制修为后使出的剑招,若没有压制修为,那这一剑又该是如何的惊艳绝绝!”

剑道之境界:以气驭剑、凝练剑心、以神驭剑。

神即为神识、意念。

意念神识一动,手中的剑便仿佛有意识一般,跟随主人意念而动,能修炼至此境界,已十分了得。

而“以神驭剑”再往后,才是被剑修视为至高境界之一的“人剑合一”。

整个大衍剑宗,能做到人剑合一境界的只有掌门、部分长老和云无涯师兄!

且说此时,齐雨轩人剑合一的这招一出,连赢三十五场的南鸢终于落败。

“黎师妹,承让。”齐雨轩淡笑道。

“齐师兄剑法了得,我甘拜下风,敢问齐师兄手中这剑为何剑?”南鸢对他的态度明显慎重了许多。

齐雨轩将手中宝剑衡于胸前,笑得温和:“此乃问缘剑。正如我今日与黎师妹一战,便是一场缘分。”

眼见场中两人越聊越热乎,云无涯抬手,抓小糖,轻轻一抛。

“吱——”小糖惊叫一声,被动砸向了试炼台上的南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