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75章 惨,输得真惨

第375章 惨,输得真惨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00  |  更新时间:

第375章 惨,输得真惨

一颗圆润的毛绒球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吸引了围观众人的注意力,也打断了试炼台上看上去“惺惺相惜”的两人。

这一砸砸得可谓极准,正好砸到了南鸢和齐雨轩两人之间。

南鸢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小糖,将眼冒金星的小糖抱入了掌心,然后转头看试炼台下的罪魁祸首。

从此处望去,入目之处皆是着月白长袍的俊秀剑修,但南鸢最先看到的还是云无涯。

男人如雪松般挺拔又清冷的站姿自带强大气场,极难忽视。

此时,云无涯也正看着这边。

修士皆耳聪目明,南鸢将他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

明明还是跟以前一样沉静淡漠,南鸢却感觉到了一种山雨欲来的锋锐。

云无涯似乎心情不爽快?

南鸢觉得莫名其妙。

她可是哪里惹他不快了?好端端的为何扔她的灵兽?

若是不愿意照顾小糖,一开始不答应便是。

若是嫌她比试这么多场耽误他时间了,那他大可不必在此处观战。

筑基期剑修的比试,于云无涯而言的确没有太大的观战价值。

继扔掉小糖这一骚操作之后,那被南鸢看出心情不爽快的云大师兄淡淡开口,“师妹,时辰不早,该回去了。师妹若是没有打够,回去师兄同你打。”

此话一出,在场弟子表情都微妙地变了变。

云师兄亲自给黎师妹当陪打?

什么时候云师兄这么和蔼可亲了?

或许,只是对黎师妹一人如此和蔼可亲?

据说这位黎师妹便是云师兄带去掌门跟前的,然后被掌门破格收为亲传弟子。

云师兄还亲自带着黎师妹去办置新入门弟子需要置办的各种用品……

不过,众人的表情也只是短暂地微妙了一下。

大家都是无情剑修,寡情淡漠,从不谈情。

若谈了情,那还修什么无情剑,直接去修七情六欲剑得了。

想必云师兄也只是看重黎师妹的资质,一时起了惜才之心,这才一反常态。

师兄发话,南鸢这个新鲜出炉的小师妹哪敢不从。

没再跟齐雨轩闲谈,南鸢飞下试炼台,站到了云无涯身边。

方才说时辰不早该回去的是云无涯,可等南鸢从试炼台下来了,这人反而不提回无涯山的事情了。

他目光一转,视线落在了齐雨轩身上。

略略一抱拳后,云无涯道:“齐师兄可是刚刚闭关出来?恭喜齐师兄参悟人剑合一境界。”

齐雨轩朝他颔首,笑道:“云师弟,许久未见。我的确是刚刚闭关出来,我资质不如云师弟,用了许久才参悟了这人剑合一的境界。”

说着,他打趣起这位清冷淡漠总似一尊仙儿的师弟:“少见云师弟如此清闲,不若你我二人也比试一场?”

本来,齐雨轩只是打趣打趣罢了。

他堪堪参悟人剑合一的境界,就算要比试,也得等他熟练掌握之后才可与这位天才师弟一战。

哪料,他这玩笑话一出,云无涯竟微微颔首,“可。”

齐雨轩如温风一般和煦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啊?”

“云师弟方才说啥?”

一眨眼的功夫,台下那抹影子便出现在了试炼台上。

南鸢看了看身旁,然后望向台上那人,目光微动了一下,“好快。”

在听到南鸢和云无涯对话之后,围观众弟子本以为无热闹可看了,正准备散场,结果云师兄就、就上试炼台了?

我天!

云师兄竟要跟齐师兄一战?

若是这两人以元婴修为一战,方才黎师妹那三十六场筑基期的比试,全部加起来恐怕都不如这一场精彩!

这可是两个元婴期啊!

两个资质绝佳的元婴剑修啊!

这两人还全都参悟到了人剑合一的至高境界!

而且这两人还是弟子辈分中无情剑修和七情六欲剑的两个代表人物!

众人震惊之情还未完全消退,台上云无涯已将修为压制到了与齐雨轩一样的元婴初期。

“齐师兄,出剑。”

齐雨轩自知剑法不及他,也没客套,神色一变后,人剑合一,陡然出招。

围观弟子纷纷扬长了脖子去看。

不愧是元婴期剑修!

这一剑,绝了!

云无涯面色丝毫未变,手臂举起,猛一斩。

未见冰雪寒霜剑,却有磅礴的剑气在手臂一斩之下瞬间形成。

冰寒之气席卷八方,所有人都被这磅礴冰寒的剑气侵袭!

近处几个修为较低的弟子直接被那剑气卷飞。

远处弟子及时结出灵盾护体,方避开了剑气。

就连南鸢也在寒气的波及中打了个寒颤。

“吱——”身娇体小的小糖被这剑气震得飞了出去。

幸好小糖眼疾爪快地抓紧了南鸢的肩膀,这才避免了再一次飞出去的下场。

剑气太强,以至于小糖两只后爪连带着圆滚滚的身体都被这一波剑气荡得飘了起来,像是一颗在风中飘荡的白色肉气球。

“阿嚏!”小糖一个喷嚏打得浑身毛毛都抖了抖。

南鸢连忙将小糖抱入了怀里,揉了揉它的毛。

待围观众人重新站稳瞄向试炼台时,齐齐傻眼了。

卧槽!

不是吧!

众人只一个踉跄一个寒颤的功夫,便看到了惊掉他们下巴的一幕——

那刚刚打败黎师妹以人剑合一至高境界惊艳到众人的齐师兄,在云师兄更高级的人剑合一招式之下,以剑去挡时竟如螳螂挡车一般无用!

然后,齐师兄被这一剑直接劈出了试炼台,再哐当一声,人连同剑一起……栽倒在地。

众人噤声。

周围一片死寂。

众弟子本以为能看到一场惊天动地的高阶剑修大战,然,结局来得如此之快,让人猝不及防。

咕噜一声。

不知谁咽了咽口水。

齐师兄这输得好像有点儿……惨啊。

不,不是有点儿惨,那是相当的惨。

里子面子都输光了。

这要是换了个心性差的,当着众师弟妹输得如此狼狈,说不准会影响剑心。

但齐雨轩没有。

他爬起来,掐了一个洗尘决,身上便又变得干干净净。

齐雨轩朝云无涯一抱拳,神情竟有些激动,“多谢云师弟指教,我远不及云师弟,这便继续回去参悟剑道了!”

说完,步伐匆匆,竟是一副迫不及待赶回去继续参悟剑道的模样,似乎是从云师兄这一剑中感悟到了什么。

台上,云无涯神色清冷,一副仙人模样。

不久之前,南鸢一人对战三十六场,出尽风头。

然,云无涯一出,所有风头尽数归他。

众人屏息凝神,态度恭敬,如仰望大山一般仰望台上那人。

云无涯仙气飘飘地飞下了试炼台,看向神情似有怔愣的小花妖,“师妹,走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