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78章 心情,有些奇怪

第378章 心情,有些奇怪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67  |  更新时间:

第378章 心情,有些奇怪

云无涯带南鸢去了一片妖兽林。

然后,他将南鸢肩上的小糖扯了下来,端在手上,“此处有一群十分凶悍嗜血的妖兽,师妹且去吧。我和小糖在此处等你。”

南鸢嘴唇微动,一句话还未出口,便被云无涯一掌送进了妖兽林。

南鸢进入妖兽林足足三个时辰未归,小糖隐约听到了妖兽咆哮愤怒的叫声,心里一急就要往外蹿。

云无涯及时揪住它的毛,淡淡道:“你要信我,也要信她。”

小糖气得吱吱乱叫,“我信你个大猪蹄子!”

云无涯虚心求教,“何为大猪蹄子?”

小糖哪里有心情跟他扯这些,急得都快哭了,“放开我,我要去帮鸢鸢,你个坏蛋!你居然不帮她!吱吱吱!”

云无涯望着眼前有血腥之气不断蔓延的丛林,目光淡漠,“强者之路,杀戮不可避免,何况她走的是杀戮剑道。”

怀中的小兽挣扎得厉害,云无涯似轻轻叹了一声,“你这小兽倒是护主。放心,有我在,小花死不了。”

云无涯盘腿而坐,闭目养神,小糖被灵力困缚,挣扎徒劳。

又过了一个时辰,云无涯才缓缓睁眼,朝眼前的妖兽聚集地看去。

一个狼狈不堪的女子走了出来,气息有些急促。

女子一身月白长袍已经染成了血色,那把晶莹剔透的大剑也仿佛刚刚从血池中拔出来一样,剑尖滴血。

一张脸沾满黏腻血污,眼里煞气未退。

那煞气浓郁至极,然而不待人细看,便已转瞬即逝。

云无涯看着她,眼里似有冰凉寒雪飘落,目光亦闪了一下。

“鸢鸢!”小糖心疼地大叫一声,从云无涯手中挣脱而出。

南鸢抱住小糖,手上的血不小心将小糖的白毛也染出了几片血斑。

“别担心,我没事,这些血都是那群妖兽的。”

南鸢神色平静。

连续四个时辰的战斗,的确让她获益不少。

这群妖兽凶悍异常,且已具备初级灵智,能团队作战,十分难缠。

若是一般人,肯定很难对付这群残暴又擅长群攻的妖兽,但南鸢不惧,因为她富有,储物空间内的补灵丹多不胜数。

金丹运转的速度一旦跟不上灵气的供应,她就立马往嘴里塞一瓶补灵丹。

就算不小心受了伤,她还有生肌造骨丹。

全都不是事儿。

不过,四个时辰注意力高度集中,丝毫不敢分心,精神力的确有些疲乏了。

云无涯看她片刻,忽地掐了一个洗尘决。

南鸢和小糖身上的血渍瞬间被洗尘决清洗得干干净净。

那一身让云无涯看上去不太舒服的血衣也重新变成了纤尘不染的月白色。

“天色不早了,我带师妹找个地方歇息,明日我们再继续。”

小糖愤怒瞪他,“明日我们就分道扬镳!我家鸢鸢不跟你了!”

南鸢安抚地摸了摸它的毛,“明日还请师兄带路。”

云无涯颔首,长睫微垂,掩下了眼里的神色,“师妹今日做得不错。”

说着,他似是想起什么,忽地对小糖道:“不是想吃烤肉么?你现在就去捕一只妖兽来。”

小糖前一秒还充斥着怒火的豆眼顿时一晃神,但还是不屑地吱了一声。

它在南鸢怀里调转了身子,用屁股对着云无涯。

云无涯略作思忖,补充了一句,“你能捕多大一只妖兽,我便给你烤多大一只。”

小糖偷偷偏了半个头看他,看完又马上调了回去。

云无涯摇摇头,“不过我瞧你也不像是有什么本事的样子,怕是能捕回来一只普通兔子便不错了。”

“吱!”小糖愤怒转身,用小爪子指了指云无涯,再指了指自己,咻地一下,化为一道白影,蹿入了深林里。

南鸢瞥他一眼,“它还小,师兄何必激它?”

云无涯语气悠然:“孩子再小,也得历练,不然如何变强,又如何护你?”

南鸢微微蹙眉,“我不需要小糖护我。”

云无涯“嗯?”了声,“可我不能一直护着你。”

南鸢顿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他,“我也不需要师兄护我。”

云无涯眼眸蓦然一寒,深潭里飞射出一道细小如针的剑意。

一只朝南鸢飞过去的小虫还没靠近便被这道剑意一分为二,丢了小命。

“此为醉虫,被咬一下不会死,但会如同醉酒一样。这玄天秘境中危机四伏,师妹若是意识不清,很危险。”

云无涯用实际行动表示,他的确是在护着小师妹的。

“醉虫?闻所未闻。”南鸢盯着那虫子一分为二的尸首,打量片刻,确信《百兽图鉴》里面没有记录这种虫子。

云无涯犹豫片刻,忽地一翻手腕,将两本手札递给了南鸢,“各大仙宗学习的《百兽图鉴》和《草木集》远不完整,这是我多年来自己收录的草木鸟兽虫,借师妹看几个月。”

南鸢有些意外,她双手接过了手札,嘴角掀起淡淡的弧度,“谢师兄。”

云无涯看着她嘴角那掠过的淡淡弧度,有片刻的失神。

他对女修的外貌向来没什么美丑感触,但不知为何,他竟觉得方才师妹笑起来,有些好看。

大概因为师妹是一朵花的缘故?

“我将师妹丢入妖兽群,师妹可怨我?”云无涯问。

以前他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懒得开口解释,被人误会了也无碍,他不在意,公正对错自在他心中。

可这一次,他不想这样,不想被人误会自己的好意。

“我知道师兄是为了我好,怎会怪师兄?”

云无涯颔首,“师妹懂我就好。”

“我来此处,凶险还有师兄提醒,但师兄当年第一次来,可知道这些妖兽群如何凶险?师兄可有我狼狈?”南鸢问。

云无涯闻言,目光竟难得茫然了一下。

稍许,他缓缓开口,清冷的嗓音似多了一抹暖意,“那是很遥远的事情了,那个时候的我还很年轻……”

南鸢听得眼里浮笑,“所以师兄那一次被打得半死不活?”

云无涯嗯了一声,深潭一般的眸子里也有浅浅涟漪荡漾,“何止,差点儿死在里面。九死一生之际,剑道有所顿悟,得以保住一命。”

“这世上,再没有比剑更重要的东西,因为危机之时,只有我的剑能救我。”

南鸢目视他,从他身上看到了一种跟自己很相似的孤寂。

“师兄。”南鸢突然叫他一声。

等到云无涯朝她看来,她淡笑道:“等我修为追上你了,或许,我也可以救你。如果你需要我救的话。”

云无涯眼睫微颤了下,心情在这一刻变得有些奇怪。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