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82章 日后,见我师妹绕道走

第382章 日后,见我师妹绕道走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36  |  更新时间:

第382章 日后,见我师妹绕道走

戚凝焱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女子,摇头低喃:“初儿,你变了。为何才两年不见,你便变得如此尖酸刻薄?

我只是想兑现当初的诺言,当年你我二人身陷困境,我们对彼此许下的诺言,初儿你都忘了么?”

南鸢瞥他一眼,一脸漠然,“对,我都忘了,戚道友也不必再惦念了。”

一旁云无涯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南鸢,心里那一丝烦意和不悦并未因为这话散去,反而更浓了,看戚凝焱的目光变得挑剔而冰寒。

长相不如何,修为不如何,还喜欢花言巧语,更喜欢作出一副感情丰富的小女儿姿态。

这么个男修,小花以前居然喜欢他,还跟他海誓山盟?

眼光竟如此之差!

云无涯眼里的静谧深潭已经冰封万里,从头到脚都写着几个字:我现在不爽。

南鸢说得很明白,戚凝焱却不信,“初儿,你是不是在怪我所以才说这种话气我?当初的确是我去迟了,害你受了委屈,我——”

“戚道友,我不想一句话重复说很多遍,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如今我是大衍剑宗剑修黎初,不再是归一宗天冲峰的妖修黎初,更与你再无瓜葛。

你若喜欢林师妹,尽可以去喜欢,不必碍于曾经的山盟海誓束手不前。”

南鸢确定自己说这话时的表情十分真诚。

虽然这两人的姿态让人生厌,但最终害得她不得不自证清白的,是整个归一宗,是他们的先入为主,是他们对妖修的偏见。

所以,她不会只揪住一两个不放。

这两人一个明知戚凝焱有道侣,却以小师妹的身份黏着戚凝焱,自己是个弱鸡,却非要上赶着去救人,让戚凝焱欠下一个恩情后,愈发光明正大地霸占戚凝焱的时间。

另一个明知自己有道侣,却还跟别的女修暧昧不清,以还恩情为借口,数次将正派道侣晾在一边,反倒对所谓的恩人嘘寒问暖。

这样两个人,如此般配,南鸢真心祝福他们永结同心,只要别来再烦她。

可戚凝焱听了南鸢的话,却愈发肯定她在说气话,不禁又气又笑地道:“初儿,我就知道你是因为林师妹才对我冷脸。

我跟小师妹真的只是师兄妹的关系,你究竟要如何才肯信我?”

南鸢烦不胜烦,“你们如何不关我事,离我远点儿。”

这时,小糖突然指着戚凝焱,对南鸢吱吱吱地叫了起来。

鸢鸢,你傻啊!你怎么能放过这一对渣男贱女?

既然渣男不承认喜欢白莲花,你就让他发心魔誓,这样他以后就真的不能跟白莲花在一起了!

小糖觉得自己特聪明。

不是自诩深情咩,就让这个渣渣为自己那作呕的深情付出代价,哼!

南鸢看向小糖,觉得这办法不妥。

如此一来,戚凝焱岂不是更有理由继续骚扰她了?

南鸢没有采纳,周身气息不断变冷的云无涯却凉凉开口,“既然戚道友对我师妹如此情深不寿,那便发心魔誓吧,便说你对你这小师妹无丝毫男女之情,若是有,修为终身止步不前。”

戚凝焱闻言,竟只是略微犹豫后便发下了心魔誓,快得南鸢都没来得及阻止。

林雪雅听到戚凝焱发心魔誓,整个人都恍惚了。

无丝毫男女之情?

无丝毫……男女之情。

戚师兄他怎么敢这么说!

多年来他们之间相处的点点滴滴都是假的不成?

他对她的关怀和呵护,真的没有掺杂男女之情?

她不信!

戚师兄肯定是喜欢她的,只是还不自知。

林雪雅愤恨不已地盯向那逼戚师兄发心魔誓的一男一女。

这两人趁着师兄没有看清自己感情的时候逼迫他发这种心魔誓,其心可诛!

此时的林雪雅俨然已经忘了,不久前正是眼前这两人救了她和其他师兄弟。

戚凝焱发心魔誓也并非两人逼迫。

发完心魔誓的戚凝焱笑着看南鸢,如同看一个喜欢玩闹的孩子,“如今我心魔誓已发,初儿可信我了?”

南鸢扭头看云无涯:你干的好事,你去应付。

云无涯将她的这一丝羞恼的表情收入眼底,眼里寒意淡了一些。

他上前一步,挡住戚凝焱炙热的视线,声线极冷,“你对师妹的情意,我知晓了。但你心悦我师妹,那是你的事情,莫非还必须我师妹回应你不成?”

尾音一落,属于高阶剑修的威压猛然释放。

戚凝焱双腿一软,差点儿跪倒在地。

“云师兄,我……我对初儿是真心的!”戚凝焱额上一渗出一层冷汗,双腿微微打颤。

他是这几个归一宗弟子中修为最高的,他亦是如此,更遑论其他人了。

几个筑基期修士被这威压震得气血翻涌。

等到云无涯气势一收,几人才仿佛重新活了过来,急促喘息。

“日后见了我师妹,记得绕道走,别去烦她。”

云无涯冷冷撂下一句,回头看南鸢,“师妹应当不想叙旧吧?”

南鸢恍惚了一下,摇头。

“那便走吧,这人我看着不喜,日后你离他远一些。”

两人直接御剑飞远,留下一群归一宗弟子面面相觑。

戚凝焱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在这一刻终于察觉到,黎初似乎是真的放下他了。

真的不喜欢了吗?

可是以前明明爱他如命,怎么能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

云无涯另寻了一个幽静的地方,南鸢跟着他落地。

她望着周围的世界,眼里倒影出了一个光彩夺目的梦幻世界。

两人身处一个峭崖之下,四周都是会发光的植株。

翠绿的淡蓝的色彩为底,红色橙色的花开在上面,仿佛一个个小灯笼似的,缓缓地变亮再变暗,美极了。

“师兄,这又是什么灵植?我从未见过。”

云无涯没有回答她的话,兀自寻了一片草丛席地而坐,淡淡道:“师妹,坐,我有话问你。”

南鸢扶额,已然猜到了他想问的话。

“师妹,此事莫非难以启齿?”

南鸢:“……此为私事,师兄便不要过问了。”

云无涯似有不悦,“为了防止师妹生出心魔,我觉得我需要知道。”

南鸢无奈,斟酌了一下语言,解释道:“多年前,我为救戚凝焱深陷险境,那时候许是……环境太美,唔,约莫就像此时一样,我一时鬼迷心窍,就信了他的海誓山盟。后来,他脚踩两只船,我就把他甩了。”

云无涯目光幽幽地看她,“师妹的眼光奇差无比,我大衍剑宗弟子哪一个不比他好?”

南鸢顺着他的话道:“师兄说的是。”

云无涯却还是不爽。

沉默片刻,他忽地问了句:“环境太美,便容易鬼迷心窍?”

南鸢点头。

“那我比那戚凝焱强十倍百倍,怎的不见你对我鬼迷心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