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83章 找道侣,找我这样的

第383章 找道侣,找我这样的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87  |  更新时间:

第383章 找道侣,找我这样的

有那么一瞬间,南鸢被震惊到了。

因为这种撩骚话绝不是一个无情剑修能够说出来的。

然而,当她对上云无涯那只是单纯不解的眼神后,立马就懂了什么。

师兄似乎只是单纯地想不通她为何能轻易对戚凝焱动情,却对他无丝毫邪念?

南鸢顿觉可爱。

师兄竟将这种事也拿来做对比。

“师兄的确比戚凝焱强上百倍,他如何能与师兄相比。师兄仙姿玉色,美如神祇,而戚凝焱不过一个伪君子罢了。

只是,如师兄这般的谪仙,远观而不可亵玩,我自然不敢冒犯师兄。”

小糖本来蹲在南鸢肩上打瞌睡,听到这情真意切的彩虹屁,被自己笑醒了。

云无涯扫了一眼吱吱吱的小糖,小糖顿时装死不动。

“因为我太过出色,所以无法对我鬼迷心窍?师妹会产生这种想法,难怪被那种男人哄了去。”

南鸢不语,只礼貌地笑笑。

说起来,戚凝焱在归一宗的确是位十分出色的男修,黎初会动心很正常。

当初定情的时候,黎初又怎么想得到,戚凝焱会是这种拎不清还自以为是的渣男呢。

云无涯思忖片刻,忽而又道:“我觉得师妹妄自菲薄了,即便如师妹所言,我仙姿玉色、美如神祇,但师妹也清艳卓绝、举世无双。

日后你再挑选道侣,便照着师兄这样的找。”

南鸢听到这话,陡然一愣。

小糖也傻眼了。

这说的是正经话,而不是骚话?

哪有对一个女修说,找道侣照着自己这样找的?

如果云无涯不是个无情剑修,南鸢定然会觉得他在毛遂自荐。

“如何?有问题?”云无涯问。

南鸢摇头,低咳一声道:“没有,师兄的意见……很好,我采纳了。”

虽然顺着云无涯的话回答了,但南鸢心中压根没有找道侣的打算。

修仙大道长途漫漫,还是一个人闯荡比较合适。

云无涯见她如此乖顺,心下满意,转而又问起了另一件事,“师妹当年因何自废修为离开归一宗?”

南鸢顿了顿,问他:“师兄知道之后,欲如何?”

“自然是去归一宗替师妹讨回公道。如今你是我大衍剑宗掌门的亲传弟子,是我云无涯的小师妹,不该受的委屈便不能受。”

南鸢眼睫轻颤,忽地笑了一声,“我以为师兄是个不愿多管闲事之人。”

“平时的确不爱管闲事,但师妹的事,如何能算闲事?”

南鸢闻言,不禁失神。

一旁的小糖则小声嘀咕了起来:云假仙这几句话说得还挺好听的。

等等!

不行啊啊啊,现在的鸢鸢没有记忆,正是最好骗的时候!

肿么办肿么办?

小糖陷入了沉思。

不然,就从了云假仙?

虽然云假仙会装,但放眼整个修真界,好像也没有比他更出色的了。

可是,鸢鸢要是收了云假仙,估计就不能开后宫了,毕竟这人一看就不是个大度之人。

小糖开始纠结。

南鸢不知小糖丰富的内心,她的确被云无涯的话给暖到了。

“师兄,其实我并未受委屈,当初他们冤枉我勾结妖修残害同门,我便以毕生修为为代价,施展搜魂投影之术,自证了清白。”

云无涯的目光陡然一沉,浑身气息亦在瞬间变冷,“师妹何以落到以搜魂投影自证清白的地步?”

若外人强行搜魂,会伤其神魂,终生痴傻,变成废人一个。

自己搜魂虽不至于如此,却也对自身损伤极大。

好在南鸢神识足够强大,才没有令神魂受损,只伤了根基,且可以修复。

南鸢再想起当初的事情,已经没什么太深的感触,毕竟被辜负的是黎初,被冤枉的也是黎初,而她,到底不是真的黎初。

“其实当时的我是去救人的,并非杀人,奈何魔修狡猾,陷我于不义。

于是乎,他们人证物证俱全,所有人都不信我。”

云无涯眉头一拢,锋锐尽显,“非魔修狡猾,而是他们蠢笨。我且问师妹一句,若当初师妹没能自证清白,会落到什么地步?”

南鸢淡淡道:“当时已受下八十条戒鞭,之后应该会被他们强行废除修为,然后公布罪行,逐出师门。”

云无涯拢起的眉峰陡然间布上了一层薄霜,眼里无数锐气狂肆,原本只是清冷的嗓音也似裹了一层寒冰,“归一宗欺人太甚。此事,我定要讨个说法。”

“师兄护我的心意,我领了,只是此事闹大的话,恐影响两大宗门之间的关系,师兄三思。”

归一宗为仙宗百门之首,说得好听些,他们非常注重自身口碑,说得难听些,他们极要面子。

当年她离开归一宗的前因后果显然是被归一宗给压下去了。

那日围观的人可不少,想要封口,丝毫风声不走漏,少不得要花费一番功夫。

若是云无涯将这件事捅破,坏了归一宗最注重的名声,归一宗与大衍剑宗很难不生罅隙。

南鸢自己是个怕麻烦的人,并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让门中弟子觉得她是个惹祸精。

云无涯却不以为意,“大衍剑宗与归一宗早就不如表面上那般友好。此事你占理,归一宗若是因为此事撕破脸皮,便是心胸狭隘,不配做仙宗百门之首。

师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归一宗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师兄,我既自证了清白,便不觉得委屈。”

说着,南鸢似想起什么,风轻云淡地一笑,“何况,我因祸得福,若非离开归一宗,若非从头修炼,如何巧遇师兄,还做了一名剑修?”

云无涯陷在这令他浑身舒适的笑容里,声音也跟着温和了不少,“师妹倒是心胸豁达。”

可很快,他便又道:“师妹说的不对,当日是我被你身上的幽香吸引,继而将你采摘回去,这与你是否从头修炼并无干系。”

南鸢眉眼微微弯了弯,没有跟他争论,“师兄说得对。”

云无涯:“所以,我还是要为师妹讨回公道。”

南鸢无奈道:“好,那便由师兄做主吧。”

确定小师妹对渣男无意,并给小师妹制定了日后寻找道侣的标准,最后还得知了小师妹心中委屈,很快就能替她出头,云无涯心里那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郁气突然就散了。

现在的他通身舒畅不已,看什么都顺眼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