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84章 感悟,重塑剑心

第384章 感悟,重塑剑心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425  |  更新时间:

第384章 感悟,重塑剑心

浑身舒畅的云无涯伸出一根指头戳了戳小糖圆滚滚的肚皮,主动对南鸢解释道:“方才师妹好像问我这会发光的灵植是何物?

此乃灯火阑珊,白日与寻常灵植无异,花朵含羞不开,到了晚上戌时末亥时初,才会悄然绽放……”

“这花名可是师兄取的?”

“是我取的。师妹若是喜欢,也可以唤它别的,比如灯笼花。”

“是有些像灯笼。但师兄取的名字更好听。”

“嗯,我也觉得。”

“噗。”

“师妹笑什么?”

“我也不知,大概是觉得师兄可爱。”

“……胡言乱语。”

梦幻花海之中,两个姿容绝色的剑修端坐于其中,被灯火阑珊环绕着,洒下一片光辉灿烂,一不小心就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这一夜,南鸢还跟云无涯谈过去谈心事,气氛和谐。

然而,好景不长,第二天,云无涯就从好师兄又变成了狗师兄。

云无涯目标明确地带南鸢去了一处石洞口。

眼前的石洞有一人之高,洞口极为隐蔽,四周皆是高大草木,将其挡得严严实实。

“师兄,这石洞里真有龙元果?”南鸢看着眼前的石洞,心情难得地小小激动了一把。

龙元果一千年开花,一千年结果,是极少见的天地灵果!

此灵果可直接服用,元婴期以下的修士,服之可提升修为至少两个小境界!

南鸢剑心已经十分稳固,并不排斥吃这种灵果来提升修为,她的剑心和剑道本就远超于现在的修为。

“龙元果旁有一条三头蛇怪,此蛇盘踞此处已有数百年,师妹小心。”

云无涯说完,将南鸢肩上的小糖端走,不等南鸢反应,一掌将其推送进了石洞中。

“吱!”小糖气得尖叫一声,朝云无涯龇牙咧嘴。

云无涯将它放在掌心来回颠了颠,“重了。”

“你才胖了!云无涯你好狠的心,昨晚上还跟我家鸢鸢谈情说爱赏花看星星,今天就把鸢鸢推入了蛇窟,嘤嘤嘤,你个没良心的假仙!”

“你说什么?”云无涯眉头微动,似有不解,“谈情说爱?”

小糖站在他掌心,双爪环胸,“装,你再装,别说你对我家鸢鸢一点儿想法都没有!”

云无涯神色微妙了那么一瞬间,正色摇头,“我对师妹并无想法。”

“扯淡!要是一点儿想法都没有,你会让我家鸢鸢照着你的样子找道侣?”

“我只希望她不要再遇负心郎,我这样有担当的男修绝非负心郎,让她照着我这样的找,有何不对?”

小糖双爪改为叉腰,“啊呸!你以为你这样的好找吗?这天下还有哪个男修能有你这般风姿?除非你想让鸢鸢光棍一辈子,否则,就是你想自己给她当道侣!”

小糖双眼精光湛湛,俨然一副“老子已经把你看穿”的模样。

云无涯听完这话,不禁若有所思。

良久,他才摇头,“我为无情剑修,修的是无情剑,怎可对人动情?我只是欣赏师妹,你莫要胡言乱语。”

小糖撇嘴,“无情之中一点有情,这不是你们无情剑剑心的最高境界嘛?”

小糖刚说完就猛地用爪子捂住了嘴。

啊啊啊啊,难道这个世界的剑修们都不知道,为毛云假仙用这种眼神盯它?

难道它一不小心泄露了天机!

云无涯盯着小糖看了半晌,目光忽明忽暗,疑惑低喃,“剑心竟也有境界之分?无情之中一点有情,一点有情,何为一点有情……”

小糖见他这都已经感悟上了,吓得立马摆头又摆爪,“我刚才什么都没说,我是胡说八道的!你神马都没听到!神马都没听到!”

云无涯却没有再理会它,他维持着一手负背,一手摊开托小糖的站姿,一动不动,只一双眼里光芒明明灭灭,已然陷入了某种玄妙的感悟之中。

小糖企图干扰他,在他掌心扭臀甩胯,“嗨~云无涯云假仙,你别想了,我刚才真的是胡说八道的哦。你现在那个剑心就特别稳固牢靠了,千万别去动摇。无情无情,对任何人都要无情,这是对哒,非常对!”

然而,不管小糖如何蹦跶,云无涯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受干扰。

恰在此时,小糖听到山洞里响起打斗声,趁机脱离了云无涯的束缚,溜入了山洞。

“鸢鸢,我来助你——”

石洞里的打斗和石洞外进入冥想状态的剑修形成了鲜明对比,恍若两个世界。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静立如一座冰雕的剑修才忽地颤动了一下眸子。

一瞬间,从某种状态中挣脱了出来。

云无涯望着眼前的石洞,一双常年如死寂深潭的眸子,此时有碧波轻轻浮动,深邃淡漠中竟似点缀了一点儿生气。

周身上下的气息好似没什么变化,却又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

小糖如何想得到,它不过随口一说,竟帮这位元婴期剑修第一人、大衍剑宗无数弟子的楷模,重塑了剑心。

若换了别人,定不会相信小糖的随口一说,毕竟对现如今的无情剑修来说,断绝七情六欲才是无情剑修的剑心精髓。

这是世代先辈传下的经验,怎么可能轻易打破。

如若随便动摇剑修,极易造成剑心崩塌、走火入魔的后果!

然而,天之骄子云无涯不但轻易信了小糖的“随口胡诌”,还在这么短时间内便成功重塑剑心!

“师妹。”云无涯对着洞口喊了一声。

石洞内没有响起南鸢的回应声,也没有小糖的声音。

云无涯等了片刻,终究是等不住了,主动去寻人。

石洞很深,里面好四五个个岔口,云无涯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选择了中间的那个。

越往里走,那腥臭的血腥味儿便越浓。

云无涯神色凝重,步伐越来越快。

某一刻,暗黑的空间里有了光线,那高大的石洞顶端竟有一条露天的缝隙,光线投射进来,令昏暗的石洞里得以看清物体的轮廓。

那一条腰粗的三头蛇怪已经被斩断成了几截,血流一地。

衣着整齐不似激战过的女子倒在一棵结着红色果子的灵植旁边,浑身僵直,动弹不得,唯有变得乌黑的嘴唇轻颤不止。

小糖在一旁吱吱乱叫。

虽然鸢鸢被三头蛇怪的毒牙咬了,但它立马给鸢鸢服用了空间里的高级丹药,怎么会没用呢?

莫非它的高级丹药连这区区三头蛇怪的蛇毒都解不了?

不可能啊!

“呜呜,怎么办?鸢鸢被这臭蛇咬了!这狡猾的臭蛇明明畏惧鸢鸢畏惧得要死,居然搞偷袭,不要脸!”

云无涯蹙眉上前,只略略犹豫,便将南鸢抱入了怀中。

他扭头对小糖吩咐一句:“把那三枚龙元果摘了。”

“你个臭男人,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什么龙元果!”

云无涯冷飕飕扫它一眼,“蠢兽,这果子能解蛇毒。”

话落,云无涯将中了蛇毒的小师妹打横抱起,疾步流星地离开了石洞。

小糖摘了三枚龙元果之后,追了上去,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