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86章 幻境,迷心幻境

第386章 幻境,迷心幻境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21  |  更新时间:

第386章 幻境,迷心幻境

南鸢没细究这一丝异样,想起什么,突然问云无涯:“我好像被那三头蛇怪咬了一口,可是师兄救了我?”

之前的松懈让南鸢不得不反思自己。

小糖说她原身是万蛇之祖,令万蛇惧怕,哪怕换了个身体,元神在,威慑在,所有蛇类都会臣服于她。

她信了。

然后,就悲剧了。

小糖的话果真不可尽信,它或许没想坑她,只是它自带坑货属性。

云无涯扫了眼掌心的蠢兽,“除了我还有谁?你指望这小蠢兽救你?”

“小糖这是……”

“吃了一枚龙元果,睡了。”

“师兄,多谢你救我。”南鸢是真心感谢云无涯。

她想,或许也是因为洞外有这么一个人,她才放纵松懈了这么一次。

“谢我便算了,师妹可知道错了?”云无涯问,语气并不严肃,反而有些温和。

南鸢从一开始就觉得眼前的云无涯有哪里不对劲儿,现在愈发觉得奇怪了。

她莫不是不小心陷入了什么幻境之中?

此人当真是云无涯?

南鸢瞬间警惕,打算静观其变。

“我错在不该掉以轻心,让师兄担忧了。”南鸢掩下心中怀疑,也用同样温和的语调回道。

说话间,女子微微垂眸,眼睫微颤,看上去竟给人一种娇柔脆弱的错觉。

云无涯少见她露出这般姿态,不禁盯着她看得久了一些。

良久,他才移开目光,微微颔首,“你知道就好,我的确很担心你。”

南鸢一听这话,心里愈发怀疑了。

云无涯不是会将这种话挂在嘴上的人。

然而,当南鸢想要进一步挖掘此人的异样时,此人却道:“师妹打坐休息吧,明日继续试炼。”

南鸢盯着那已闭眼打坐的男子,目光带着审视。

除了说话有些奇怪,似乎并无任何异样。

是真的?

好端端的师兄怎么感觉突然变了个人?

云无涯忽而睁眼,目光准确无误地落入她审视打量的眸子里,“师妹不过入定五日而已,竟像是不认识我了?”

南鸢被那双深邃难辨的眼盯得有些不自在,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疑问:“师兄似有些不一样了。”

“原来是因为这个。”

云无涯嘴角似是扬起了一个细微的弧度,但因为太淡,又稍纵即逝,极易让人以为是错觉。

“不过是有所感悟,重塑了剑心。”

云无涯的语气风轻云淡,南鸢却吃了一惊。

剑心只有稳固和松动之说,因为从一开始,剑修的剑心便确定了方向,如此,又何来重塑剑心一说?

除非原来的剑心因剑道崩塌而破碎,或是中途改修其他剑道。

师兄的剑道稳固,怎会重塑剑心?

不过,纵然南鸢心中不解,却也没有过问这个问题。

眼前这人没有任何剑道剑心受损的样子,说明他如今的剑心十分稳固。

“师妹觉得,这一丝变化是好,还是不好?”云无涯问这话时,神情十分认真。

南鸢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思忖了片刻她才道:“从前的师兄锋芒内敛,如今的师兄不但藏锋于内,更多了一丝以前不曾有的温润,自然是现在的师兄好。”

就是这变化太过突然,她一时无法适应。

云无涯似是十分满意这个回答,颔首应了一句,“师妹喜欢便好。”

南鸢:……

不,她并不喜欢,她只觉得毛骨悚然。

第二日,当温和过头的云无涯再次化身狗师兄的时候,南鸢才又重新放下了心。

师兄还是那个师兄。

秘境试炼长达三个月,而玄天秘境更是大之又大,熟知这里每一个角落的云无涯给南鸢开启了一个接一个的魔鬼试炼。

于是,南鸢一次比一次狼狈,受的伤也一次比一次重。

一开始,狗师兄云无涯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可渐渐地,他的表情越来越紧绷,那背在后面的手也一点点儿蜷了起来。

又一次,南鸢入地火熔岩,从一群高阶妖兽手中抢走了一株赤金芝。

这次付出的代价十分惨重,南鸢的法衣完全破损,浑身没一块完好的肌肤,不是烧伤,便是咬伤,连那头乌黑柔顺的头发都被烧了大半,露出了头皮。

南鸢换回了自己的红色缀星花衣,神色淡然。

她不紧不慢地服下一颗生肌造骨丹,身上鲜血淋漓的地方长出了新肉,被熔岩地火烧毁的发丝也重新长了出来。

女子眼里还有杀戮锐气未消,语气却十分平和,“谢谢师兄,这几次历练,我的剑道又有了长进,方才生死一线之间,我已悟出了以神驭剑的境界。”

云无涯闻言,脸上却无半分欣喜。

他想说,我在你身上偷偷留了三道剑意,不会让你出事。若那个时候你没能躲过去,我的剑意也会护你。

但他很清楚,这话不能说。

人一旦有了退路,就会心存侥幸,不会被逼到绝境。

不到绝境,便不能发掘出自己最大的潜力。

“师妹,我不会让你出事。”云无涯只能如此承诺。

他不想让师妹觉得自己是个冷血寡情之人。

南鸢颔首,神色淡然,也不知信了没有。

云无涯掩下眼里的那一丝躁郁,“时日不多了,我带师妹去最后一个地方。”

“好,有劳师兄。”

……

“此处再往前五步,便会踏入迷心幻境。此幻境存在有数万年,已经生出灵智,能挖掘修士心底最畏惧的东西和最隐秘的念头。

师妹且记,幻境中一切皆为虚幻,万万不可沉溺其中,更不要被里面的假象所迷惑,否则,稍有不慎,万劫不复。

师妹可准备好了?”

南鸢神色点头。

两人一起步入了迷心幻境。

在两人踏入幻境的一瞬间,周围的景象变了。

明明是一起踏入,云无涯旁边的南鸢却不见了踪迹,只剩他一人身处刀山剑山之中。

云无涯刚走了两步,眼前那插满刀剑、冒着热气滚滚的刀山剑山便细微地扭动了一下。

随即一个男女不辨的声音暴躁响起,“云无涯!怎么又是你!”

云无涯淡淡道:“幻灵,许久未见。”

“啊呸,老子不想见你,滚滚滚。不滚是吧,那我就想尽办法折磨你带来的这位小美人儿!”

云无涯微微蹙了下眉,并未搭腔。

那幻灵不知发现了什么,忽地咦了一声,陡然间变得兴奋起来,“小师妹?你这小师妹,似乎对你有些不同啊,让我看看,让我再看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