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92章 亲尝,师妹很甜

第392章 亲尝,师妹很甜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432  |  更新时间:

第392章 亲尝,师妹很甜

——双修心法?

——我觉得,日后我和师妹能用到?

这话由云无涯那张嘴说出来,怎么就让人觉得那么惊悚呢?

南鸢想赶紧离开这迷心幻境了。总感觉出去之后,师兄就又会变成那个清冷孤高的师兄。

现在的云无涯忒不正常了!

连带着南鸢都觉得自己也不正常了。

幻灵也没想到,自己等了这么多年,居然能从云无涯口中听到双修两个字!惊得它下巴都快掉了。

给给给!必须给!

它张开嘴,将手塞进了嘴里。

幻化出的人手变成了半透明,并不断拉长,往肚子深处探去。

一阵搅动之后,幻灵居然就这么从肚子里掏出了一张发旧的兽皮。

那打磨光滑的兽皮上写满了上古时期的上古文字。

云无涯展开兽皮,南鸢看过去,发现自己竟能看懂这上古文字。

她瞟了几眼,看到了魔修、人修、妖修等字眼,甚至还看到了更详细的划分,法修佛修剑修音修皆有之。

所以,这上古残卷里竟还有各大类别的修炼心法?

如此齐全,竟只是一个残卷?

若是完整的,那岂不是将这天下心法都囊括于其中了?

手痒,想收藏。

用不用得到是一回事,南鸢觉得好东西就应该收藏。

然而云无涯却一副丝毫不为所动的样子,他略过其他心法,甚至包括自己的剑修心法,目光直接落在双修心法之上。

这双修心法十分详细,细分有许多种。

人修与人修的双修心法,魔修与魔修,妖修与妖修,还有人修与魔修的,人修与妖修,妖修与魔修……

每一种的心法竟都略有不同。

云无涯虽然知道师妹是妖修,但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还是将所有双修心法都记下了。

“师兄,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还是誊抄一遍吧。”旁边南鸢提醒道。

此刻南鸢脑中的想法居然是:若以后她和师兄真的要双修,绝不能记错这双修心法。

心法这东西,一字之差便可能造成截然不同的效果,还是慎重为好。

可南鸢刚说完,她就愣住了,随即抿紧了嘴。

幻境里的她怎么感觉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

云无涯听了她的话,偏头看他,眉眼含笑的模样迷人极了,“师妹提醒得对,是该慎重一些,若是记错便不好了。”

南鸢闭嘴,不想搭腔。

她十分想将刚才说的话给收回来。

南鸢深刻怀疑,这迷心幻境不但有迷惑人心的作用,还会给人降智。

不然她怎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迷惑发言?

云无涯从善如流,将双修心法刻在了玉简之上,然后将那上古残卷递还给幻灵。

幻灵也伸手欲接,还假惺惺地道:“云无涯,这上古残卷你真不要?老子给你,你也不要?”

云无涯正要说不,旁边南鸢突然扯了一下他的袖子,并轻咳一声。

云无涯一愣,“师妹可是想要?既是师妹想要的,便是幻灵不给我,我也给师妹抢来。”

那伸出去的上古残卷立马就被收了回去。

手还在半空中的幻灵:……

南鸢低声提醒:“师兄,有些话你心里明白就好,不用说出来。”

云无涯不解,“我若不说出来,如何确定自己意会到的一定是对的?”

“师兄就不能与我心意相通?”

说完这话的南鸢又后悔了,陷入自闭之中。

云无涯却又笑了,那笑意攒动的眸子比星辰还要闪耀,闪得南鸢眼都快瞎了,“日后,师兄会努力修炼这项技能。”

南鸢继续自闭。

幻灵:奶奶的,说这话的你们,把老子当虚空了是吗?

云无涯这才似想起了幻灵,对它道:“幻灵,这上古残卷对你重要,我便不带走了。你等我片刻,待我将这上面的心法誊抄完,残卷便还你。”

说着,还贴心地询问旁边的小师妹,“师妹觉得这样可好?”

南鸢想了想,“好,我跟师兄一起抄,师兄看仔细一些,别抄错了。”

幻灵气得没脾气了。

表情丰富多彩的幻灵此时面无表情,“不用抄了,拿着这残卷滚蛋吧,老子不想要了。老子看见你们两个就烦,赶紧滚,有多远滚多远。”

云无涯瞥它一眼,没跟粗鲁暴躁的幻灵一般计较,而是将残卷给了南鸢,“师妹收好,切勿在人前翻阅。”

南鸢不客气地收下了。

她发现,收藏宝贝是一件能让她心情十分愉悦的事情。她可能有一定的收藏癖。

云无涯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思忖片刻后道,“我空间里还有许多宝贝,日后都交给师妹保管。”

南鸢一顿,问:“师兄当初留我在无涯山时,赠了许多丹药法器灵石,除了那些,竟还有许多?”

云无涯微微挑眉,“自然。给你的都是对我无用的东西,放着也是占用空间。”

南鸢抿了抿嘴,又问:“法器丹药这些便不说了,那些对师兄而言的确多余,但那些灵石,师兄竟也觉得占用空间?”

这世上竟有人嫌弃自己钱多的?

两堆小山一样的灵石啊!

那么多灵石,宗门里的弟子要做多少任务才能换到!

“我给师妹的都是下品灵石和中品灵石,我空间里的上品灵石比送你的中下品灵石还要多。”云无涯语气闲适,姿态悠然。浑然不觉,这话对一个穷鬼来说有多可恨。

南鸢吸了一口气,不想跟这个炫富的土豪说话了!

云无涯看出小师妹生气了,但他不懂,自己明明在好好回答她的问题,又如何惹她生气了?

莫非……师妹在怪她没有将最好的东西给她?

云无涯解释道:“师妹别恼,我赠你的虽是对我无用的东西,但对师妹来说却是珍品,剩下那些你暂且用不着,我给你也无用。

不过师妹若想要,等我们缔结道侣后,师兄全给你。”

南鸢有些难以置信,“全部?”

修真界,多少人为了这些资源打得头破血流,云无涯竟说要全部给她?

云无涯颔首,“全部。”

“那……师兄什么都没有的话,打斗中受伤了怎么办?”

再厉害的高阶修士,也需要有一些丹药傍身吧,还有灵石,这年头干啥都要花钱的。

“简单,师妹时刻陪在我身边。我需要什么,便找师妹。”

南鸢瞬间恼怒:可去你的吧!当我人形储物库吗?

“师兄,别想了,我不会跟你缔结道侣的!我俩不合适,强扭的瓜也不甜!”南鸢无情拒绝。

装什么失忆,不想要就不要,便是云无涯又如何。

云无涯看她,十分真诚地道了句:“我觉得师妹不是强扭的瓜,因为很甜。”

南鸢被这骚话逗乐了,“你怎么知道——”

一句话未完,南鸢整个人都僵住了,瞳孔里倒映出了那张突然放大的无死角俊脸。

冷香扑鼻,透着凉意的唇落在了她唇瓣上,停留稍许,轻轻一压,再一抿,而后离开。

云无涯看着她,仍是那副浑身冒仙气的谪仙模样,说出的话却震裂了南鸢的瞳孔。

“本人亲尝,师妹很甜。”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