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96章 怎么,你有意见?

第396章 怎么,你有意见?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097  |  更新时间:

第396章 怎么,你有意见?

这人刚刚说完,旁边另一个弟子便低斥出声,“王师弟,慎言!掌门早有令,此事任何人不得再议。”

“可我见不得这么个叛徒被众人捧着!反正这是真话,说了又如何?”那弟子一脸不屑。

归一宗对外的说辞是黎初自废修为离开归一宗,但真相并非如此,当初戒律堂明明审讯了黎初,谁知最后竟遮遮掩掩,不公布审讯结果。

询问几位在场的师兄,师兄们竟也讳莫如深。

不给一个结果的话,如何服众?

所以,哪怕上面严禁门中弟子再提黎初一事,弟子们嘴上不说,心中却都认定黎初离开归一宗的原因是勾结魔修残害林师妹,毕竟当初黎初被关进禁室的时候,大家都这么传言。

这位嚼舌根的王师弟也对这个说法深信不疑。

放眼整个修真界,谁能有那个胆魄,两百年修为能说不要就不要?

这可能吗?

所以黎初的修为肯定不是自己废除的!

八卦小团体的人闻言都惊呆了。

“勾结魔修残害同门?如果真是这个原因,归一宗为何不对外公布?”

“是啊,这种不仁不义的叛徒若是不钉上耻辱柱,大家怎么避开?黎初如今在大衍剑宗,可比在归一宗待遇还要好上数倍。”

“我怎么觉得黎初不像这种人。”

那归一宗弟子满脸不屑,“她是什么人,我们归一宗弟子难道不比你们清楚?平日里那眼睛便长在了头顶,高傲得看不起人,后来还因为戚师兄对林师妹关照了几分,便嫉妒成性,处处刁难林师妹。

至于为何不公布这件事,那必定是葛峰主顾念旧情,向戒律堂堂主和其他峰主求情,这才给了黎初一块遮羞布,希望她日后能改过自新。

谁知我们这位黎师姐本事这么大,转头就巴结上了大衍剑宗,还成为严掌门的亲传弟子,呵呵。”

虽然这人说话时一脸不屑,但那语气却酸里酸气的。

就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女声突然插了进来,“哦,原来归一宗弟子都这么认为。”

那归一宗弟子正要应话,却在意识到什么,陡然间偏头一看。

一身红衣的女修就矗立在旁边,正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看。

这位背后说人坏话的王师弟一阵面红耳赤,但梗着脖子没有道歉。

另一位归一宗弟子连忙道:“黎师姐,王师弟他是胡说的,你别放在心上。”

南鸢嘴角扯了一下,没理他,只盯着这背后嚼舌根的弟子问:“是谁给你的脸,让你在我的地盘上说我的坏话?”

女子手一张再一收,青木杀戮剑便已握在了手中。

然而,不等南鸢出手,这人便被一股浑厚又冰寒的剑气给掀飞了出去。

剑气不光将人掀飞出去,强大的气流还划破了他的法衣,在他身上划出了一道血口子。

那人惨叫一声,“啊——”

一抹白影晃过,云无涯已来到了南鸢面前,清冷的嗓音随之响起,“何须师妹动手,直接丢出飞舟便好。”

南鸢看他一眼,“师兄难道不知,这种事情自己动手才能出气吗?”

云无涯解释道:“此处不宜打斗,回头师兄带你去归一宗出气。”

南鸢顿时了然,眯起了眸子,“原来师兄是担心我跟人打斗间把这飞舟给毁了。”

小糖立马也在南鸢肩膀上跳了一跳,用小爪子指他,“吱吱吱吱!”

我家鸢鸢重要,还是这飞舟重要?

云无涯看着这说变脸就变脸的一人一兽,默默叹了一声,“也罢,是我考虑欠妥,飞舟若是被毁,大不了将灵石还给众人,但师妹这口恶气不应憋着,该马上出。”

南鸢一听这话,先是一怔,随即便轻咳一声,“我觉得师兄的做法很对,这飞舟是自家东西,要是打斗中弄坏了,亏的是自己,不值当。”

云无涯的声线清冷依旧,却明显藏了笑意,“师妹气消了?”

“师兄多虑了,我并未真的动怒,只是单纯觉得这种人应当吃一顿教训。”

云无涯颔首,“师妹向来心胸宽广。”

南鸢立马斜他一眼,“那师兄便看错我了,我并非心胸宽广之人,只是许多人许多事我并不在意。”

云无涯目光不由一深,忽而问了一句,“那我,师妹可在意?”

南鸢的表情凝固了一瞬,不由移开目光,“师兄修为高深,不需别人保护,我在不在意并不重要。”

“不,很重要,毕竟师妹是我想结为道侣的人。”

现在南鸢再听这种撩骚话,已经比一开始淡定许多。

不过她倒是淡定了,旁边竖起耳朵留意这边的修士们却纷纷震了个大惊。

等等,这人是大衍剑宗的云无涯吧?

是吧?

这位元婴期剑修第一人,不该是冷漠无情的吗?不该是禁欲寡淡的吗?

当着众人面就开始跟师妹说情话是怎么回事?

然而,当众人瞄向飞舟上的那几位大衍剑宗剑修时,这几位剑修竟也是一副如遭雷劈的模样,受到的刺激甚至比他们更大。

这、这……怎么回事?

云师兄跟黎师妹?

这两人啥时候发展出了如此奸情?

云师兄可是无情剑修啊,如何能动情?

就不怕剑心崩塌?

这时,一人突然低喝出声,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

“云无涯,你这是何意?”质问的是一位归一宗长老。

那被云无涯扔出飞舟的弟子竟没有坠落下去,而是被这位陈长老及时丢出一根鞭子,将人捆住拉了上来。

其实,此人就算从飞舟上坠落下去也不会摔死,毕竟此次进入秘境的弟子修为都在筑基期以上,已经可以控制天地灵气来护体。

但归一宗弟子被云无涯就这么当着众人面,随随便便丢出去,这无异于是在归一宗的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

这对向来注重面子的归一宗来说,如何能忍?

云无涯看向那长老,面对南鸢时少有的柔和消失得一干二净,眉眼甚至有些锋锐。

“此人在背后诋毁我师妹,我不过是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罢了。怎么,长老有意见?”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