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99章 师妹,靠我近些

第399章 师妹,靠我近些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08  |  更新时间:

第399章 师妹,靠我近些

……

带众人离开玄天秘境后,云无涯立马玉简传音给严一淞,“师父,玄天秘境这边有一桩大事需要您亲自出面,还望师父速速赶来。

另外,我要借师父之名给归一宗掌门传信。”

“何事这么严重?”

“事关两大门派的名誉,师父速来便是。”

通知完大衍剑宗的掌门,云无涯紧接着又给归一宗掌门掐了一道风信:玄天秘境有事发生,望归一宗掌门携几位峰主火速赶来。

“云师兄为何不言明是何事?”大衍剑宗的一个弟子不解地问。

云无涯淡淡道:“若说得太清楚,他们怕是会推脱不来。”

从其他传送点出来的归一宗弟子见云无涯这一系列行为,不禁面面相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直到陈长老带队的那一批弟子也从秘境里出来。

这群人刚被传送出来,一股恶臭便扑鼻而来。

周围的修士纷纷倒退数步。

“我去,这什么味道,也太臭了吧!”

何止是臭,简直是臭气熏天!

这群刚刚出来的归一宗弟子,法衣上竟沾满了一种黏糊的黑色汁液,裸露在外的肌肤上也都是。

最严重的是林雪雅,原本一张貌美如花的脸蛋完全被黑色汁液覆盖,变成了一个黑人。

一群人形容狼狈,恶臭熏天,所过之处,人皆避之。

戚凝焱站在这群人之中,面色阴沉。

虽然天降黑雨的时候,他及时躲避,但衣袍上还是沾了不少。

看到众人躲避的动作和嫌弃的表情,戚凝焱觉得十分难堪。

他从来都是别人夸赞和敬佩的对象,何曾接收过这种嫌弃的眼神?

云无涯袖袍轻拂,将自己和小师妹周围的臭气拂到了别处。

“师妹,靠我近些。”

南鸢看他,还没作何反应,便被那人拉着手腕,一把扯到了自己跟前。

随后,云无涯结了一个阵法,将周围的臭气都隔绝在外。

南鸢咳了一声,传音问:“师兄,你干的?”

云无涯:“如何能是我干的,走什么路可是自己选的。”

说这话时,云无涯的目光正好掠过戚凝焱。

戚凝焱身上的汁液相比其他人少了许多,那张颇为俊俏的脸上也只沾了四五滴汁液。

别人脸上汁液多一些,看上去其实并不怎么丑,反倒是他脸上这几滴颗粒大小的汁液,看上去极像是四五个黑痣。

极丑的那种媒婆大黑痣。

俊俏郎君顿时就变成了个丑八怪。

云无涯突然觉得,这样的戚凝焱比原来顺眼多了。

心里十分满意,眉眼都舒展了不少。

小糖也看到了戚渣渣的脸,吱吱吱地笑个不停。

云假仙真是干得太漂酿了!

小兽笑得有些放肆,云无涯不禁在它肚皮上屈指一弹,“矜持一些。”

这时,无影宗一位颇有资历的长老突然开口,“陈长老,我若没看错的话,你们身上这黑色汁液,应该是玄天秘境中红枫妖藤的汁液。

这红枫妖藤是一种寄生在枫树上的妖藤,成片成片地生长,若是遇到此物,万不可将其斩断,因为它们身上的汁液不但极臭,还会侵入人体肌肤,哪怕服用丹药,没个三五月的话,也不能将其排尽。”

虽然修真界几乎人手一份《百草集》和《百兽图鉴》,但那上面记载的妖兽和灵植并不完整。

这红枫妖藤便是玄天秘境内土生土长的变异妖藤,只有去过玄天秘境并进入过那片红枫林的修士,才会知道此物。

这位无影宗长老的话让归一宗弟子傻眼了。

三五个月?

林雪雅直接崩溃地大叫出声,“那我岂不是要维持这又丑又臭的样子三五月之久?”

众人看着这位满头都是黑色汁液的女修,纷纷窃笑。

这里面最黑最臭的应该就是这女修了,连牙齿和舌头都是黑的。

想必事发之际,这女修正好在张嘴说话,或者大喊大叫。

林雪雅出声的时候,那原本经常簇拥着她的两个弟子,都不着痕迹地偏开了头。

虽然他们也臭,但臭的程度还能忍受,林师妹真的太臭了!

南鸢看着这一群互相嫌弃、比从粪坑里捞出还臭的人,嘴角不禁掀起一个细微的弧度。

旁边云无涯发现小师妹在偷笑,眼里也掠过了一丝浅笑。

不过是给嘴臭之人的一个小小教训罢了,这就高兴了?

师妹似乎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难哄。

·

严一淞听到爱徒的玉简传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急匆匆赶去。

“无涯,究竟何事?”

“归一宗众弟子污蔑师妹勾结魔修残害同门,言辞十分难听,我今日便要找归一宗掌门讨要一个说法。”云无涯道。

严一淞瞬间的懵逼之后,问:“这就是你说的大事?”

“事关师妹名誉,自然是大事,若师妹因此事生了心魔,影响到修为,我大衍剑宗便少了一名天才弟子。它归一宗可赔得起?”

严一淞一想,有理。

仙宗百门弟子一想,也觉得有理。

对于修真界的仙宗仙门来说,最珍贵的不是什么法器丹药,而是资质卓绝的弟子。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飞升,但凡哪个宗门有人白日飞升了,整个宗门都能沾大光,地位也水涨船高。

黎初这样的天才弟子,可不就得护着么!

没等多久,归一宗来人了。

云无涯传信时,打的是掌门严一淞的名号,归一宗掌门不敢怠慢,但谨慎的性格让他只带了三位峰主过来。

这位于明哲于掌门亦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只是脸上皱纹比严一淞多了不少。

此人总是一副笑着的样子,像一个和蔼的长辈。

但南鸢根据黎初的记忆,知道这位看似随和,实则精明得很。

得知前因后果,于掌门脸上的笑容顿时没了,知道自己这是被云无涯下了套。

他先是极快地扫了一眼云无涯旁的女修,然后再看向自己门中那一群丑态毕露的弟子,眼里有明显的怒意,“当日我在闭关,不知此事,但了解来龙去脉后,便严禁众弟子再议此事,陈师弟为何明知故犯?”

陈长老额上冒出一层冷汗,立马跪地认错,“是我言行失当,请掌门师兄责罚。”

于掌门低喝道:“所有非议黎初之人,自去戒律堂领八十戒鞭!”

众人闻言一惊。

八十戒鞭!

归一宗掌门这处罚未免也太重了。

云无涯淡淡开口,“于掌门不如回去之后再处置弟子,到时候无论是十鞭还是八十鞭,都由掌门一句话定夺,我今日只想让掌门还我师妹一个清白。

我师妹因何修为全无,因何离开归一宗。

这其中隐情,还请于掌门当着仙宗百门众修士的面,说清楚。”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