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400章 感情牌,她也会打

第400章 感情牌,她也会打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10  |  更新时间:

第400章 感情牌,她也会打

云无涯这话说得不留情面,不过他在说完之后还是礼数周到地朝对方作了一揖。

严一淞瞥了徒弟一眼,这个时候只能站在自己人这边了,“无涯若有无礼之处,于兄海涵。只是我大衍剑宗皆是些蠢笨剑修,修行不易,平日里最受不得委屈,一旦受了委屈,剑心剑道就要受到影响。

我这个当掌门的,只能时时刻刻护着他们那脆弱的剑心了。”

剑心脆弱的众剑修弟子:……

云无涯传音给师父,“师父这话说得极好。”

严一淞:“你可闭嘴吧!”

今日他替徒弟出头,日后归一宗和大衍剑宗便真的只剩表面那点儿情分了。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眼前这个老家伙将归一宗的名声和自己的脸面看得有多重要。

严一淞就纳闷了,他这徒弟看似不如其他无情剑修那么冷漠,但其实是最冷漠的。

这徒弟极少关注剑道以外的事情,平时就算遇到什么不公平的事情,也只会简单粗暴地打上一架。

可如今,他竟为了给黎初讨回公道,学会了算计人,不但给他这个师父下套,还给归一宗掌门下套。

今日仙宗百门皆在,于明哲站在这里,便不得不将他当初想隐瞒的真相公之于众。

放眼整个修真界,能把这个死要面子的老头逼到这份儿上,他这好徒弟绝对是第一个!

严一淞这么一想,居然觉得有些欣慰?

咳~

此时,于掌门的表情看上去还算温和,但跟他打交道数次的严一淞却知道,他已经动怒了。

沉默片刻后,这位归一宗的于掌门长叹一声,“罢了,此事我早便想说了。

当初是我归一宗对不住黎初,害她受了委屈。几位峰主不想将事情闹大,便对外隐瞒了此事。”

眼见着于掌门就要说出黎初离开归一宗的真相,林雪雅心里一急,立马给自己师父传音,“师父!万万不能让掌门师叔说出真相,否则我归一宗的脸面就要丢光了!黎初不可能再一次搜魂投影,我们不承认的话,她又能如何?”

立在于掌门身侧的天蓬峰峰主,立马看了那黑黢黢的小徒弟一眼,沉着脸道:“为师自然知道,但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这位同来的天蓬峰峰主,已经直接将怒意写在了脸上。

他恼怒黎初将此事四处宣扬,怀疑大衍剑宗是故意借用黎初之事打他们归一宗的脸,以涨大衍剑宗的气焰。

林雪雅见师父犹豫,知道有戏,突然之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大胆包天地给掌门传音,“掌门!我们不如——”

然而林雪雅一句话没说完,脑中突然一震荡,七窍流血。

羊癫疯似的抖了几下后,她便晕死过去。

“林师妹!”旁边两个弟子低呼出声,齐齐冲上去,但又被那浓于自身数倍的臭气给熏退了。

戚凝焱动也未动一下,只冷漠地扫了一眼。

天蓬峰峰主见小徒弟晕倒,不禁看了眼掌门。

他知道这是小徒弟以下犯上,妄图给掌门传音,结果遭到了精神力反噬。

每个人皆有精神力,强弱不同。

修士传音利用的便是精神力,当精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可内视自身识海和丹田,可外视周围环境。

达到这种程度,才可称之为神识。

对于高阶修士来说,对外界窥探自己的精神力极为敏感,因为精神力很容易攻击对方的识海。

识海一旦被攻击,造成的损伤极难修复。

林雪雅不过一个小小的筑基期修士,竟妄图用精神力传音给一个高阶修士,蠢不堪言!

但凡对方有一点点排斥,她放出的精神力便能瞬间被反噬回去,造成不可修复的识海创伤。

若非掌门留情,此时的林雪雅可不就是七窍昏迷这么简单了,而是直接识海崩塌,再无缘仙道。

扔过去一瓶丹药,天蓬峰的这位峰主便不管了。

这种关头,他哪里顾得上自己的徒弟。

于掌门并未隐瞒黎初之事,当着仙宗百门的面,如实讲述了当初的真相,“……事情经过便是如此。当初的确是戒律堂堂主冤枉了黎初,那几个作证的弟子并没有害人之心,只是被魔修利用了。

他们起心魔誓作证,自那之后,修为寸步不进,已无缘仙道。

不过,这是他们自己的命数。”

说到这儿,于掌门看向南鸢,慈眉善目,表情带了几分愧疚,“孩子,几位峰主也是被蒙骗了,别怪你几位师叔伯。

自从你修为尽废离开宗门之后,几位峰主自责不已,尤其是戒律堂堂主和你师父。

这两人一个卸职外出,一个闭关不出,皆因此事产生了心魔。”

南鸢面无表情地看他,“所以,于掌门想表达什么?谁惨谁有理?”

于掌门一番话动之以情,与之相比,南鸢这番话便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一个宗门长老忍不住开口,“归一宗冤枉黎初的确有错,但……唉,归根结底最可恨的还是魔修。”

“黎初,你就不要怪罪归一宗了,你如今已是大衍剑宗严掌门的亲传弟子,也算因祸得福。”

“是啊,那几个指证黎初勾结魔修残害同门的弟子,也只是被魔修蒙蔽了,不然也不会发心魔誓,没人会拿自己的前途去陷害别人。”

云无涯目光微沉,正欲开口,南鸢却突然抓了抓他的臂膀,“师兄,我自己来”。

云无涯为她做到这一份上,已经足够了。

她不喜欢躲在别人的后面。

剩下的事情她自己解决。

“师父对我有教养之恩,归一宗对我有收留之恩,我从未忘过。

所以,这两年我并未在背后说过归一宗哪怕一句坏话。

若非此次秘境历练,有归一宗弟子当着仙宗百门提出当初之事,诋毁我在先,我和师兄也不会出此下策,让掌门再当着仙宗百门的面还我清白。”

“两年前,我遇到师兄,激发潜能,改修剑道,又得现在的师父看中,才有了如今的风光。

若我没有遇到师兄,没有另辟蹊径改修剑道,你觉得我现在过得如何?

或许我早已因为修为尽毁死在了路上,随便被一只妖兽吞入腹中,啃得只剩一堆白骨,也或者只一条毒蛇便要了我的命,若我侥幸活着,大概也只是躲在某个山洞里苦修。

我看不到外面,听不到那些声音,只能任由这些曾经的同门诋毁污蔑我,而我没有能力为自己辩驳一句。

渐渐地,仙宗百门所有人都会知道这所谓的真相,我会成为大家眼里勾结魔修的叛徒,就算死在荒郊野岭,也会被道一句活该。

那个时候,掌门可还愿意主动站出来,替我说一句公道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