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403章 罚我,不关师妹的事

第403章 罚我,不关师妹的事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22  |  更新时间:

第403章 罚我,不关师妹的事

南鸢将挡在身前的师兄稍稍推开一些,丝毫不憷那已没了好脸色的归一宗掌门,继续道:“掌门和几位峰主既然知道冤枉了我,并对我深表歉意,那我想听掌门和几位峰主亲口说一句对不起。

至于其他峰主,既然他们此次不在场,那便算了。”

围观众人倒吸一口气。

要归一宗掌门和长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一个小辈道歉?

方才于掌门已经以归一宗名义道歉了,她却非要让几个长辈再以个人名义道歉。

嘶,虽然黎初占理,但哪有小辈让长辈道歉的?

黎初这样强硬,一点儿面子不给于掌门,这是要跟归一宗彻底决裂啊!

不过,这一点儿不肯吃亏的性格倒是很适合做剑修,也难怪黎初改修剑道之后,修为突飞猛进。

于掌门缓缓调头,目光落在南鸢脸上。

这位仙宗百门之首的归一宗掌门,人人都要敬畏礼让三分的老者,此时已经做不出任何虚假的表情了。

他僵着脸打量南鸢片刻,方才缓缓开口,“黎初,这件事,掌门做得不对,对不起你。”

三位峰主,以天蓬峰峰主为首,也铁青着脸,分别说了一句干巴巴的对不起。

南鸢淡淡回了一句,“没关系,日后,互不相欠。”

突然间,那群臭烘烘的归一宗弟子中,一人冲这边大声道:“黎师姐对不起!我以前误会你了!”

开口的竟是那位在飞舟之上诋毁黎初名誉的王师弟。

这位归一宗的王师弟在震惊、难过、茫然之后,如今只剩下羞愧。

回想从前种种,他发现自己其实并不真的讨厌这位黎师姐。

他与黎师姐接触并不多,很多事迹都是从别人口中得知。

因为周围的师兄师姐提起黎师姐时,都是一副不怎么尊重甚至有些反感的样子,久而久之,他就被感染了,觉得自己也不喜欢黎师姐。

到后来黎师姐离开归一宗,大家都在私下里议论那件事,他就信以为真,觉得黎师姐的确做了那些不仁不义的事情。

可他现在想想,觉得自己挺蠢的。

哪能因为一些道听途说的事情,就轻易否定一个人。

在飞舟上的时候,他其实也不是故意要闹,就是突然听到一群人如何如何夸赞一个背叛师门的叛徒,心中觉得愤怒,也有些嫉妒。

现在他才明白,真相与大家传言的完全相反!

可他不懂,为何掌门和长老要隐瞒此事。

他们当真不知道门中弟子背后是怎么议论黎初的?

还是他们知道却当做不知道?

想到自己最信任的掌门和长老可能没想象中那么公正,再亲眼目睹自己平日里十分敬佩的戚师兄跟暗恋的林师妹在背地里是另外一副嘴脸,这位王师弟的道心一时之间竟受到强烈冲击,隐有崩塌之势。

有这种想法的并非王师弟一人。

这些人以身为归一宗弟子为荣,对宗门的每一个决定深信不疑,将掌门的话奉为圭臬。

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他们深信不疑的真相,竟是假的。

他们以为的恶人,其实是被宗门冤枉的可怜人!

他们喜欢的师兄师妹也都欺骗了他们!

南鸢看向那人,发现他状态有些不对,想了想,便对他道:“既然是诚心道歉,你的道歉我便收下了。修仙道路长且阻,想清楚自己想修的道是什么道。”

那王师弟听到这话,一瞬间像是突然顿悟了什么,朝她恭恭敬敬地作了一揖,“多谢黎师姐提点。”

继这位王师弟之后,又有几名弟子道歉,但并不多。

归一宗弟子都是骄傲的,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道歉,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尽管,他们知道自己误解了黎初。

对于这主动道歉的几人,南鸢一一回复,态度平和,“无碍,人总有被蒙骗的时候。”

归一宗掌门见到此番景象,再听到那句意有所指的话,狠狠一拂衣袖,化作一道流光飞远。

三位峰主紧随其后,其他归一宗弟子也御剑跟了上去。

林雪雅还不知自己在昏迷中被仙宗百门的修士撞破了奸情,善良纯真的人设也已崩塌成了渣,昏得正死。

因为无人理会她,最后还是那位陈长老匆匆将一套衣服扔了上去,隔着衣服将这臭气熏天的弟子给扛走了。

空中数道剑光飞得极快,众人竟品出了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归一宗离开,这戏也看完了,仙宗百门的领队长老纷纷告辞离去。

没多久,秘境之外就只剩下东道主大衍剑宗的弟子。

掌门严一淞绷着脸扫了眼云无涯和南鸢,表情严肃。

老头子一严肃,看起来就特别吓人。

云无涯率先开口,“不关师妹的事,都是我的主意,师父责罚我便可。”

“你以前是让我最省心的一个,而今变成了最不让我省心的一个!”

严一淞双手负背,沉声训斥道:“于掌门是什么身份,你们敢如此咄咄相逼?回去之后,两个都给我闭门思过!”

这个时候,严一淞都只以为云无涯护黎初,是因为爱护师妹,直到一个弟子好奇地问出声,“师兄,你真的打算跟黎师妹缔结道侣?可云师兄明明是无情剑修,是如何对黎师妹动情的?”

无情剑修因修无情剑,为人都十分冷漠,也极难对什么人动情。

若真的动情了,无情剑修一般会立马掐掉这个苗头,一些心狠的,甚至会冷血地杀掉影响他情绪之人。

可众人观云师兄,明显是听之任之了。

这已经不是苗头了,这两人之间都快燃起熊熊大火了!

但这才是更让人觉得纳罕的地方。

云师兄都这样动情了,剑心居然没有崩塌?

严一淞听到这话,表情瞬间大变,“何意?”

一群弟子齐刷刷看向掌门。

“掌门师伯,您难道没看出来?云师兄喜欢黎师妹啊。”

“掌门师叔,我们在秘境的时候,亲耳听到云师兄说想跟黎师妹缔结道侣,但黎师妹似乎没答应。”

严一淞懵了一会儿后,突然觉得心口疼。

“无涯,究竟怎么回事?你自己说!”

云无涯看了眼身旁安安静静乖乖巧巧的小师妹,表情清冷,目光坦然,浑身却散发着一种别样的气息,“正如几位师弟所言,我想跟师妹结为道侣。”

此时的南鸢面无表情。

小糖也面无表情。

还没追到手呢,这种事是能到处说的吗?

心机云假仙!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