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405章 糟糕,心动的感觉

第405章 糟糕,心动的感觉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08  |  更新时间:

第405章 糟糕,心动的感觉

众弟子已经接受了自己是庸才的事实,并打算继续走庸才之路。

却在这时,他们的掌门突然喃喃出声,“我以前总以为自己修为停滞不前,是因为花费了太多精力在宗门杂事之上,以至于我数次想交出掌门之位,却又担心别人胜任不了这个职位,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他以为自己身为无情剑修,不该操心任何事,可他却因为责任,不得不肩负起掌门一位,以至身上枷锁太多。

但他听完徒弟云无涯的话,一瞬间犹如醍醐灌顶。

他任大衍剑宗的掌门之位,不光是因为责任,更因为他对大衍剑宗有情!

这便是无涯说的那一点有情。

他不该将自己对大衍剑宗的付出视为一种负担。

严一淞突然激动,“无涯,我要立刻去闭关了,剩下的事情你和孙长老处理!”

尾音刚落,严掌门便咻地一下飞远了。

众弟子:……

天才,如云无涯师兄,很多时候无师自通,剑道上的成就不逊于掌门和数位长老。

亦或者如黎师妹这样的,不过是去秘境溜达一圈,出来后修为就跨了几个小境界,如今稍稍感悟一下剑意便入定了,此次很可能一举冲破金丹,进入元婴。

稍逊一些的聪明人,如掌门这样的,听完云师兄的话就能有所顿悟。

而他们这样的,大概是是比庸才还逊色一些的蠢材。

再次被扎心。

孙长老带众弟子回了宗门,云无涯则留下来给黎初护法。

目送一群人离开之后,云无涯在花妖对面席地而坐,盯着那舒展着花瓣的小花妖,嘴角细微地挑了一下,随即也闭目打坐起来。

小糖看了看身下的花花,再瞅瞅那端坐在对面的云假仙,打了个哈欠后,也闭上眼打瞌睡。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几天,也或许数月,花妖的身体在某一日变回了人形。

然后,维持着人形的模样又打坐许久。

终于这一日,妖修成功结出元婴,进入了元婴期。

南鸢缓缓睁开眼,一眼就看到了面前坐着的男子。

入定的时候南鸢便察觉到身旁有人,但她并不排斥那人的气息,甚至在潜意识里对那人信任有加。

对于这一点,南鸢自己都很意外。

她跟云无涯才相处多久,竟这么容易就对他放下了戒心?

南鸢盯着眼前的男子,沉思。

打坐便打坐,还非要跟她面对面。

她怀疑云无涯是故意的。

南鸢正盯着,那原本阖眼打坐,如一幅静态画卷的男子,唰一下睁开了眼,目光落在她身上,“醒了。师妹感觉如何?”

“结婴后,丹田灵气更充沛了,识海也宽广了不少。”南鸢回道。

内视丹田时,她看到了一个胖乎乎的小女婴,那是她结出的元婴。

意料之中,元婴的眉眼跟黎初完全不一样。

那大概是她原本的样子。

“师兄一直在替我护法?过去多久了?”南鸢环视一周后,问。

“一个月,师妹结婴很快。许多人闭关结婴,会用数月甚至数载。我原本还想,若等两个月师妹还没突破,我就把你连花带土一块刨了带走。”

南鸢微微一怔,“我修炼时化出本体了?”

云无涯嗯了一声,语气淡淡,“应该是师妹的本能反应,本体更利于修行。可惜时机不对,其他人都看到了。”

南鸢听出了一丝不悦。

她对黎初的本体并不排斥,被看见便被看见,只是不知师兄为何不悦。

想起什么,她突然问:“将我刨走?师兄莫非还想做第二次采花贼?”

云无涯一愣,看着她的眼里顿时有笑意浮出,“采花贼?这形容……倒也贴切。”

“师兄笑了,那应是高兴了。”

云无涯目光闪动,问道:“师妹方才是故意在逗我笑?”

南鸢摇头,“只是在哄你。”

云无涯顿时沉默下来,因为一句话,他的眼里似有光点攒动,看着小花妖的目光也变得格外动人。

他不禁抬手,掌心落在她脑袋上,“我将归一宗掌门骗来,让归一宗还师妹清白,也是在哄师妹。师妹可高兴?”

南鸢有些不自在地挪开头,抱着睡着的小糖,轻轻捋它柔顺的毛发,低声回道:“高兴,甚至觉得痛快。以前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谁惹我不高兴了,打一架就好。是师兄让我发现,还有比打架更好的解决方法。”

云无涯嗯了声,忽地问她:“师妹觉得我如何?”

南鸢觉得这个问题有陷阱,但还是如实回答了这个问题,“很好,是少见的真心待我之人。”

“既然很好,师妹为何不愿与我缔结道侣?

之前让师妹照着我这样的找道侣,师妹点头了,如今我把自己举荐给你,为何又不行了?”

南鸢维持着淡漠的表情,给出了自己的理由,“一,我喜欢独来独往,二,我修为稳定,暂时不考虑用双修提升修为的法子。这跟对方是谁无关。”

云无涯立马给出解决方案,“我们缔结道侣之后,师妹仍可以独来独往。师妹不想双修,便不双修。

其实我对这些也不如何感兴趣,虽然改造了剑心,但我仍是无情剑修,对许多事并不热衷,我原本还担心师妹嫌弃我寡情寡欲。”

南鸢有些不解,“既然如此,双修意义何在,我和师兄维持现状不好么?”

云无涯投去意味深长的一眼,“师妹太过出众,我想提前标记一下。”

南鸢一愣,然后速速移开目光,脸颊发热。

云无涯盯着她微红的耳根,嘴角微掀:“师妹便应了吧,我想跟师妹缔结道侣,并非因为馋师妹的身子。我欲望极淡,不会产生这种想法。”

南鸢只是微红的耳根唰一下红透了。

花妖的身体怎么这么容易脸热耳红?

原来的她肯定不是这样的。

南鸢想到什么,瞬间警惕,“等等,你为何突然说这话?”

馋身子什么的,这不是她跟小糖吐槽的时候说的吗?还是传音说的。

“只是怕师妹误会,所以解释一句。”

南鸢还是有些狐疑。

云假仙聪明地转移了话题,“师妹似乎喜欢灵石,我储物空间里的灵石都是品相极佳的上品灵石,全部赠与师妹。除了灵石,我空间里还有早年收藏的七彩晶石,这些晶石流光溢彩,十分美丽,也都给师妹。”

南鸢:……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