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408章 撒娇,或者狗一狗

第408章 撒娇,或者狗一狗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69  |  更新时间:

第408章 撒娇,或者狗一狗

云无涯及时解释道:“师妹可见我被哪个女修掳走过?她们就算想掳我,也没那个本事。此事师妹不必忧心。”

说完,他冷冷瞥了齐雨轩一眼,那一眼带着警告和不悦。

齐雨轩笑了笑,当没看见。

虽然上次跟云师弟一战,他受益匪浅,但事后回想那一战,他总觉得云师弟是在故意让他出丑。

如今他不过是说了实话,并未造谣。

南鸢表情严肃,“师兄,虽然我暂时不想走双修这条路子,但师兄既然跟我缔结道侣,便一定要洁身自好,日后若是被我发现你跟其他女修双修,或者被哪个女魔修采补了,我就……呵呵。”

云无涯失笑,“我只跟师妹双修。”

齐雨轩轻咳了一声,提醒道:“云师弟,黎师妹,宾客已经到齐,可以出发了。”

云无涯拎起小糖,“劳烦齐师兄帮我照看片刻。”

小糖在空中刨了刨,表示抗议,“吱吱吱!”

“你也要去?”

“吱。”

南鸢道:“便带着小糖吧,毕竟是很重要的大典。”

云无涯淡笑,“师妹说的对,的确是很重要的事,小糖当参与。”

齐雨轩:……

请照顾一下单身汉的感觉,谢谢。

大典开始,远处传来一声钟鸣。

随后,一对七彩凤尾鸟朝这边展翅飞来。

那七彩凤尾鸟的背上站着两个身着月白长袍的年轻修士。

一男一女,携两袖清风而来,仙姿玉色,风华绝代,如一对下凡的仙侣。

大衍剑宗的行事作风向来是干脆利落、一切从简,此次大典能整出这样花里胡哨的出场方式,实属难得。

南鸢站在鸟背上,一眼望去,被这阵仗惊到了。

大衍剑宗内的弟子不管亲传、内门还是外门和杂役,今日皆有机会观摩缔结大典,是以人数众多,围了好几圈。

加之仙宗百门前来贺喜的修士,一眼望去,乌压压的一片。

南鸢看得眼花。

缔结道侣的大典很简单,两人出现后,掌门和数位长老一一赐福,露个脸,过一过明面就结束了。

也幸好不麻烦,不然南鸢得更嫌弃云无涯。

……

四年后。

对于修真界的修士来说,闭关短则数日数月,多则几年,四年也只是一晃眼的功夫。

无涯山上,一团剑光爆开,南鸢被强大的剑气掀飞了出去。

不过很快,一抹残影便朝她疾冲而去。

云无涯揽住南鸢的腰落了地。

“师妹的剑法又精进了。”云无涯道,并未松开怀里的女子。

“师兄,松手。”

云无涯发了会儿呆才松手,然后抬臂一拦,将那砸向南鸢的毛团子截胡到手中,“走,我带你兜风去。”

“吱吱吱!”小糖一听兜风,瞬间忘了自己是要找鸢鸢求抱的。

南鸢看着一人一兽走远的背影,目光柔和了几分。

然而下一瞬间,女修周身气势骤然一变,再次舞起了剑。

一柄宽大的重剑被纤细高挑的女子舞得猎猎生风,刚才与云无涯打斗中收敛许多的杀戮之气亦在一瞬间全部释放出来,剑光肆意张狂。

以后不能跟云无涯比剑了,南鸢想。

大衍剑宗仙山起伏,一叶飞舟盘旋在半空中。

一批正在练剑的弟子忍不住吐槽。

“云师兄又带着黎师妹那只灵兽兜风了。”

“上次我去无涯山找云师兄,看到云师兄带着那灵兽在无涯山峰顶玩冰。云师兄用木头做了一个小盆儿,那灵兽蹲在盆里,顺着山顶的积雪往下滑,高兴得一路嗷呜嗷呜叫。”

“云师兄对黎师妹的灵兽都如此宠爱,更别说黎师妹了。”

吐槽到此,众人纷纷忆起了高冷云师兄近几年那令人窒息的行为。

云师兄用上千枚上品灵石,给黎师妹打造了一张亮晶晶的长榻!

这么多灵石啊,就这么糟蹋了,众人想想就觉得窒息。

云师兄还去各地收藏七彩晶石,后来却将如此珍贵的七彩晶石雕刻成工艺品,就为了给黎师妹装饰洞府。

再次窒息!

云师兄四处搜罗美酒,甚至跟魔修做交易,只因为黎师妹嗜酒。

又一次窒息!

魔修那种言而无信的东西,是能正儿八经做交易的吗?云师兄就不怕对方在酒里下毒?

好在云师兄牛逼,魔修也不敢欺他。

而大衍剑宗公认的宠道侣狂魔,此时正在灵舟上跟小糖吐露心事。

云无涯有些心烦。

“小糖,我觉得我最近不太好。”云无涯长身而立,望着远方。

“吱?”趴在飞舟边沿赏景的小糖抬头仰望他。

剑修叹了一声,“我最近手脚不听使唤,总想靠近师妹。”

小糖顿时斜他一眼,小大人一样地剖析道:“男银嘛,都想跟自己的情侣卿卿我我,何况我家鸢鸢如此美丽动人。”

云无涯虚心求教,“那我如何能让师妹也想跟我卿卿我我?”

云假仙每次用这么虚心的语气请教小糖,小糖都特别膨胀,它顿时挺了挺胸道:“鸢鸢吃软不吃硬,你多撒撒娇就好了呗。”

云假仙沉默片刻,忽地问:“以前那些男人便是如此讨师妹欢心?”

“是啊是啊,在我家鸢鸢这里,撒娇男人最好命。如果力量比鸢鸢强大,也可以狗一狗,狗一点能最快吃到肉肉,不过鸢鸢变厉害之后会暴打回去……”

小糖唠唠叨叨一堆后,猛然察觉到什么,吓得一蹦而起,“你你你刚才问了我什么?”

云无涯目光深沉,淡淡回了句,“我问你如何讨师妹欢心。”

小糖顿时松了口气。

“什么是狗一狗?”云无涯又问。

“就是不做人事,比如强取豪夺,仗势欺人等等。”

云无涯点点头,没有再问。

小糖觉得自己嘴很严,还算聪明,但它不知自己在云无涯这里早就是光的了,能套的话基本都被套走了。

若非小糖本就被南鸢下了禁制,估计会透露出更多信息。

云无涯望着远处的仙山,眼底似有暗潮涌动。

师妹不是以前的黎初。

师妹从前很厉害,极有可能是上界之人,只是元神受损,记忆全无。

师妹以前可能有过……很多男人。修为不如她但会撒娇的,修为在她之上,性格很狗,但双修次数最多。

云无涯突然觉得胸口有些闷。

不,是非常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