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409章 这瓜,甜极了

第409章 这瓜,甜极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095  |  更新时间:

第409章 这瓜,甜极了

修真界大多数仙宗都是每隔五年去一趟凡尘界,从凡尘界挑选有仙缘的好苗子。

为了避免出现两大仙宗抢人的情况,各大宗门通常会将去凡尘界的时间错开。

这一年正好是大衍剑宗和部分小宗门去凡尘界挑选苗子的时候。

从挑选苗子到带这些幼苗回来,而后进行各种考核筛选,最后正式拜入宗门,整个过程要历经近一年。

胸闷多日的云无涯主动找掌门严一淞,揽下了这桩事。

当然,因为云无涯常年都是那副冷冷清清的样子,所以没人看出这位剑修胸闷。

“什么?你也要去?这种事用不着你。”严一淞不太赞同。

为避免在凡尘界引起骚动,修士不能随便动用术法,抵达凡尘界之后只能步行或者用凡尘界的马车、船只等代步工具。

再加上四处寻觅有仙缘的苗子,本身就是一件耗费时间和精力的事。

这一趟,少则数月,多则一年。

出去挑选苗子的人通常是修为停滞不前,刚好闲赋在宗门内的长老弟子,长老为元婴期修为,一到两名,弟子金丹期修为,三到五个,还需性格沉稳。

在凡尘界,即便是炼气期修士都高人一等,何况金丹修士和元婴修士,去这么几个人足矣。

毕竟很多小宗门派出去的也只是金丹期修士。

所以,云无涯这种化神期大能者,亲自去凡尘界挑苗子,完全是大材小用,还耽误修行。

“我心境不稳,想出去走走。”云无涯解释道。

严一淞却被这风轻云淡的一句话给吓到了,“无涯,你如何就心境不稳了?”

整个大衍剑宗,心境最稳的就是云无涯,从不生任何心魔。

可现在,无涯竟跟他说,他心境不稳!

“只是有件事情令我困扰罢了,等我回来或许就想通了。”

严一淞还能说啥,自然答应了。

他一开始怀疑无涯跟黎初的感情出了问题,可转念一想,这些年两人时常同进同出,感情虽不像其他道侣那么黏糊,却也十分稳定。

严一淞是个老光棍,有所感悟后虽也改造了剑心,参透了那无情之中的一点有情,但他的这点情非男女之情。

他觉得道侣像云无涯和黎初这样相敬如宾,才是最完美的状态。

所以,应当不是感情上的问题。

那无涯徒儿究竟因何烦忧?

严一淞没多问,心底却有些担心。

这一日,剑修跟小花妖师妹道别。

无涯山上,剑修看着眼前的女子,目光沉静,“此一去少则三个月,多则一年。”

南鸢点头,“师兄保重。”

“……师妹就没有别的话同我说?”

南鸢顿了顿,“师兄近日似乎有心事?”

云无涯垂眸,“师妹竟看出来了么?师妹从不问我,我还以为师妹并不知晓。原来,师妹不是不知,只是不在意。”

南鸢微微蹙眉,“师兄,不是如此。”

她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却在此时,面前的人忽道:“师妹,我想再尝一尝瓜。”

话毕,云无涯蓦地低头。

南鸢怔住,没有躲避。

这次的吻仍旧没有深入,只是重重地吮了几下。

唇分,云无涯淡笑道:“似乎比以前更甜了。”

南鸢望着他那双深不见底、却仿佛藏了很多心事的眼瞳,忽地也朝他淡笑,“师兄未能深入,如何知道这瓜甜不甜?舔一舔瓜皮难道就知道了?”

云无涯蓦然一怔,“师妹……何意?”

南鸢没有废话,直接用行动告诉他,自己是何意。

她抬起手臂,掌心顺着剑修最脆弱的后颈往上,猛地按住他的后脑勺朝自己面前一压。

随后,便是一记让云无涯找不到东南西北的深入一吻。

带着一种掌控的霸道,却也格外……缠绵。

云无涯的身体在僵硬了片刻之后,忽地将人搂入了怀中,低头迎上去啃瓜。

这一啃,才知之前两次啃的果然只是瓜皮,并未品出味儿。

这才是甜。

甜极了。

等到唇分,云无涯的呼吸变得有些不稳,略急了几分。

这种感觉令他着迷。

南鸢用食指指腹在他嘴唇上捻了捻,将那不小心啃出来的一点儿牙印抹去,也将那裹在唇上的晶莹拭去。

“师妹别擦,我喜欢。”云无涯握住了她纤细如玉的手指,嘴角微微掀起,“很甜,甜得有些醉人。”

南鸢见自己哄好人了,便问他正事,“师兄可是因为我不同你双修,所以这些日在闹脾气?”

云无涯愣住。

他只是心中郁郁,怎么就成闹脾气了?

但不管是什么,他都下意识觉得,这个时候应该保持沉默。

南鸢见自己猜对了,默了默,轻叹一声,“师兄当初言辞凿凿,我都当真了。不过,师兄确实没说,只是在心里想,然后一个人生闷气。”

说着,南鸢目光微闪了一下,认真地问了句:“师兄很想同我双修?”

云无涯沉默片刻,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回了句:“一切以师妹的意愿为准。”

此话一出,南鸢愈发肯定他是因为双修一事郁郁寡欢。

别人或许看不出师兄的情绪,但她同师兄相处时日久,还比任何人都亲近,自然要比别人更容易察觉。

师兄少有这么烦郁的时候,南鸢觉得意外极了。

师兄待她极好,好到她愿意放心地依赖他。

南鸢不知道以前的自己是不是也这样依赖过一个人,但云无涯在她心中的份量确实很重。

她确定自己是喜欢师兄的,只是不知自己的喜欢到了一种什么程度。

她从未去度量过,所以并不清楚。

跟喜欢的人双修,并不是一件多么让她抗拒的事情。

她只是觉得,自己暂时用不着,若日后修为遇到瓶颈,她很愿意尝试。

南鸢沉思片刻,心中有了抉择,“师兄若是喜欢,我们提前双修便是。日后若修为遇到瓶颈,我们再想其他办法。”

云无涯怔怔地看她,声音不自觉变得低沉下来,“师妹此话……当真?”

“当真。等师兄回来,我们便双修。”南鸢承诺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