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410章 遇袭,未归

第410章 遇袭,未归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15  |  更新时间:

第410章 遇袭,未归

小师妹一句话直接让阴天变成了晴天。

云无涯看着她,目光突然变得如水般柔软,眼里有笑意荡开。

他一个人闷了多日的郁气似乎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师妹过去有过很多男人又如何,至少在她重生为小花妖之后,她喜欢的就只有他一个。

她只是自己的小师妹,他们缔结了道侣,日后小师妹也只会跟他一个人双修。

“师妹,我很快、回来。”云无涯加重语气道。

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想反悔不去,但他乃大衍剑宗众弟子的榜样,言而无信这种事情还是少做为好。

“好。”南鸢应道。

两人相视一笑。

那笑乍看极淡,但那眼眸盛满了笑,眉梢也挂满了笑,沉甸甸的,好像晃一晃那眉梢,就能晃下来一地的笑意。

云无涯离开了,南鸢站在原地,望着剑修离开的方向发呆。

被云无涯特意支开的小糖回来后,看到的就是南鸢这副失神的样子。

“鸢鸢,云假仙走啦?”

“嗯,走了。”

“鸢鸢,云假仙真的要离开很久吗?那以后谁带我兜风,谁带我滑冰?”

想到云假仙要离开很久,小糖还怪不舍的。

南鸢揉了揉它的毛,“我带你去。”

“好呀好呀!”

可是,在南鸢带小糖不知道兜风兜了多少次之后,去凡尘界的那一支队伍还是没有回来。

南鸢站在无涯山的山顶。

山顶上寒风呼啸,飘起的碎雪刮到了眼里,远处隔着一层雾,白茫茫的一片,看不清远方。

“鸢鸢,你是不是很无聊啊,我继续给你讲修真界八卦!

林雪雅那朵白莲花最近在归一宗的日子可不好过了,很多女修孤立她不跟她玩,她师父也不宠爱她了,哼,活该!

戚凝焱也活该,可惜归一宗发现得迟,让这个叛徒跑了。鸢鸢,我觉得这个人天生就是个当魔修的料。”只是原世界里这渣男还没有来得及转化成魔修,就被因爱生恨的黎初杀了。

五个月前,闭关的戚凝焱突然堕魔,杀了两名归一宗弟子后逃走。

这个消息刚传出的时候,修真界热议了许久,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在谈论这件事。

谁能想到,几年之后,这位辜负黎初的男修竟坐实了黎初当年的罪名,甚至比黎初还严重。

不过,这些外人热议的事情,南鸢并不关心。

当初,她跟这两人的恩怨已清,除非这两人再招惹她。

“小糖,师兄离开多久了?”

小糖掰着爪子数了数,“鸢鸢,好像有半年了。”

“才半年,为何我觉得许久了?”南鸢蹙眉。

“鸢鸢是不是想云假仙了?”小糖随口问了句,然后将自己的小木盆放到雪坡之上,咻一下蹦了进去,小木盆顿时从山巅之上顺着积雪滑了下去。

小糖兴奋地嗷呜嗷呜地长吼。

此时的南鸢却因为小糖随口一句话怔住了。

这种感觉就是想念么?

那她的确有些想师兄了。

师兄一直在她身边的时候,她不曾察觉,可师兄不在身边之后,她才发现少了点儿什么。

南鸢正走神发呆之际,远处高空忽有浑厚钟鸣声响起,连响了三声。

南鸢神色微微一变。

宗门有事!

她在大衍剑宗待了几年,虽然宗门内大多数弟子都是一副冷漠无情的样子,但实际上远比归一宗的弟子有凝聚力。她也受这氛围影响,对大衍剑宗有了一定的归属感。

三声钟鸣,是宗门弟子遇袭的信号。

修真界内,敢堂而皇之找大衍剑宗麻烦的,除了魔修,再无他人。

若是一两个人遇袭,不可能敲响铜钟。

这说明遇袭人数众多,而且敌人力量强大。

发生在这个时间点……

南鸢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急忙召出青木杀戮剑,赶往大衍剑宗的议事广场。

“鸢鸢等我!”小糖咻一下蹿上了南鸢的肩膀。

议事广场上已经赶来了许多弟子。

广场中,一群着便衣的小萝卜头,最小的五六岁,最大不过二十出头,也不知遭受了什么惊吓,全都哇哇大哭。

旁放的飞舟还没来得及收起,飞舟沾染了血渍,里面放着三具尸体。

——两个金丹期内门弟子,以及此次外出的领队长老。

命牌宫传来消息,此三人命牌已碎,身魂俱灭。

活着回来的,除了这些凡人,就只有一位身受重伤的金丹弟子,如今已被掌门和数位长老带去了议事内殿。

南鸢向来不喜与人近身,但此刻她猛地抓住旁边岑楚陌的胳膊,沉声问道:“可看到我师兄了?云无涯呢?”

飞舟飞回来的时候,岑楚陌正在此处练剑,知道得最多。

岑楚陌表情极冷,七星破元剑已经握在了手上,紧得指节泛白,“飞舟回来的时候,驾驭飞舟的荀师弟因力竭晕了过去,此时已被掌门和长老抬进去问话,敲响铜钟的正是荀师兄。

剩下的活人便是这些受了惊吓的凡人。周长老和两位师兄都死了。云师兄——

不见踪影。”

半年前,去凡尘界的这支队伍中有一位元婴期长老、三位金丹期内门弟子,外加一个化神初期的云无涯。

便是没有云无涯在,有这位元婴中期的周长老坐镇,修真界众人也会礼让三分,毕竟修真界的元婴修士也不过千人之多,本就是十分厉害的存在。

何况现在还有云无涯这个化神期大能者在。

任谁也没有想到,这样一支队伍竟会遇袭。

即便是魔修,那也是捡软柿子捏。

为何这次……

南鸢有些慌了。

连师兄都没能护住同门长老和师兄弟,那对方的修为定高出师兄很多,还极有可能不止一个大能者!

师兄他,师兄他……

“黎师妹暂且放心,云师兄的命牌还在,云师兄还活着。”岑楚陌道。

然而,他嘴上虽怎么说,脸上却是一副十分担忧的模样。

落到那群魔修的手中,师兄就算活着,也必定会受尽屈辱。

毕竟那些魔修最喜欢践踏正道修士的尊严!

岑楚陌不敢想象,如此清高冷傲的云师兄若是落入那群人手里,会被如何折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