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417章 臭屁,她挺厉害

第417章 臭屁,她挺厉害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99  |  更新时间:

第417章 臭屁,她挺厉害

合欢老祖那只完好的眼睛后知后觉地露出了极度的震惊之色。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左眼,摸到了一把血和粘稠的汁液。

“我的眼睛……你这贱人!”

瞎了一只眼的合欢老祖瞬间暴怒。

修真界的修士就算有疾,也是外人看不见的暗疾,很少有人眼瞎耳聋四肢不全,因为修真界有活人肉生白骨的丹药,譬如生肌造骨丹。

南鸢这一道剑意带着煞气和杀戮之气,若是一般人,或许不光刺破眼球,还会在人体内留下暗疾,但合欢老祖何许修为,造成的伤害也只是如此了。

而就算能服用丹药重新长出眼球,这一剑之辱却是合欢老祖绝不能忍受的。

她甚至没有马上服用生肌造骨丹,就这么维持着瞎眼的样子怒吼一声,大乘期威压全部释放了出来,没有丝毫保留,同时一巴掌狠狠扇了出去。

南鸢连人带剑被这一掌和那一齐袭来的压迫感扇飞出去,再重重落地,一口心头血当场就喷了出来。

“师妹!”云无涯被一堵无形的墙隔绝在外,修为全无的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师妹被人如此残虐。

他心中大恨!

“合欢老祖,放我师妹走,我跟你回去!”云无涯吼道。

合欢老祖甩出一根捆仙绳,将云无涯绑了起来,脸上怒意不减,“老身如此厚待你,早知如此,就该吸干了你!等杀了这小贱人,老身再好好找你算账!”

小糖趁老妖婆被云无涯转移注意力,噌地一下穿过盾墙,然后展开双爪施法,准备带南鸢破碎虚空逃跑。

平时它带鸢鸢的元神各种穿梭,一点儿都不吃力,那是因为带元神破碎虚空本就比带着一具肉身容易数倍,再加上鸢鸢的元神强大,压根不需要它耗费什么精力。

但现在鸢鸢从王者变成了青铜,它就只能带走一个人了。

云无涯留下的话,只是失去贞操,鸢鸢要是留下,会被这老妖婆打死!

刚才它就不应该询问鸢鸢的意见,直接带着鸢鸢跑路就对了。

小糖的身上冒出了星星点点的光,眼见着那星光马上就要将南鸢包围,却在这时,合欢老祖察觉到异样,狠狠一掌拍了过来,“想跑?做梦!”

“吱——”

小糖连同毛毛上的一串星光被拍在了地上,不等它爬起来,又一根捆仙绳将小糖也捆起来,并吊在了半空中。

“吱吱吱!”小糖越是挣扎,捆仙绳便缠得越紧,连发功都发不了。

死老妖婆!

南鸢往嘴里塞了一把丹药,撑着青木杀戮剑站了起来,伸手抹掉嘴角的血渍,冷冷地看那独眼龙老妖婆,“恬不知耻的老东西,也不照照镜子,就你这样丑陋的老妖婆,也敢肖想我师兄?”

合欢老祖大怒,“你找死——”

南鸢趁她发怒失控之际,抓住空隙接连挥出三剑。

一瞬间,昏暗的荒芜之地盛开剑光万丈,剑光化为万千细针,朝那合欢老祖铺天盖地地疾刺而去。

“不自量力!你以为你现在还有机会再伤我一次?”

合欢老祖五指一张,一面密不透风的空气墙瞬间结成,将那丝雨一般的剑气阻隔在外。

紧接着,合欢老祖五指似乎攥住了什么,狠狠一拧,再重重一推。

下一刻,南鸢挥出的剑气凝丝,竟悉数原路返回。

南鸢神色一变,立马也结盾去挡。

然而刚才挥出这几剑,已经使出了她十成的力道,这三剑灵力浑厚,煞气四溢,万千剑丝更是如一张密网。

如此短暂的间隔内,她匆忙间结出的灵盾如何能抵挡得住自己祭出的杀招。

灵盾即将破碎的那一刻,南鸢护住了自己的头和心脉。

灵盾碎,剑气冲破而来,从她身体穿透过去。

南鸢的身体瞬间破开了数百个血窟窿,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衣袍上开出了无数朵血色小花。

南鸢身上鲜血直流,嘴里也有血不断往外涌。

“吱吱吱吱!”小糖急得疯批了。

云无涯眼底暴风积聚,一双手紧握成全,身上的青筋一根根暴起,几欲爆破。

合欢老祖却呵呵地笑了起来,开心极了,“小蹄子,被自己所伤的滋味如何?一只蝼蚁还妄想跟老身较量,可笑!”

南鸢一双眼望着她,愈发冷漠,却无丝毫惧意。

合欢老祖脸上的笑淡了下来,踱步到她面前,“待老身把你这双漂亮的眼睛挖了,看你还拿什么瞪老身!

先挖了你的眼,再割你的舌鼻耳,然后砍掉你的四肢,将丑陋的你扔到你师兄面前,让他看着你这副恶心的样子看上个三天三夜,以后想起你只会呕吐……”

这老妖婆一边说,一边朝南鸢走近。

每走一步,那刻意释放出的威压便令南鸢身上的血流得更快了一些。

身上快速流逝的血液没有让南鸢露出任何疼痛的表情。

等到合欢老祖走得足够近,那看上去已无反抗之力的女修竟忽地变回了原形。

一朵巨大的食人霸王花猛地张开血盆花口,一口将合欢老祖吞了进去,并迅速合拢了花口和花瓣。

然而,吞了活人的食人花却并不好受,身体被一股力量撕扯着。

双方僵持不过片刻,那艳红的食人花花身砰一声爆开。

变回人身的南鸢肚子破开了一个大洞,正在汩汩流血,她颤抖着手喂自己服下了生肌造骨丹。

可是这一次,内脏毁坏得太严重,生肌造骨丹的速度完全供不应求。

修士再厉害,也是人。

南鸢倒在血泊里,感受到了生命的流逝。

可她竟一点儿不惧怕死亡。

似乎这样的感觉,她已经经历过许多次。

没了肉身的束缚也好,她感觉得到,这具身体已经承受不住那从元神深处释放出的煞气和怒火。

应该死不透,毕竟她的元神那般强大,毕竟她是小糖说的上界上仙。

她想,她还是挺厉害的,一个元婴修士能把大乘期的大能者搞成这副惨样儿,放眼整个修真界,估计只有她。

南鸢小小地臭屁了一下后,望着头顶的天空,意识开始一点点放空。

“师妹?师妹!师妹!”云无涯朝她大喊。

“啊——”

云无涯突然仰天大喝一声,脖上的青筋暴起,一路延伸到脸上,直至眼眶。

某一刻,云无涯那双黑色的眼瞳变成了赤红,双眉间出现了一条若隐若现的黑色细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