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418章 鸢鸢,肉身来了!

第418章 鸢鸢,肉身来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99  |  更新时间:

第418章 鸢鸢,肉身来了!

捆仙绳突然断成数截,云无涯的修为不但回来了,还在持续暴涨。

化神中期、化神后期,后期大圆满,然后突破至合体期。

合体初期、合体中期,合体后期……

云无涯眉间细线越来越黑,直至某一刻,一举突破合体,晋升至大乘期!

小糖看傻眼了。

“云假仙,入……入魔了?”

天啦噜!

这是什么惊天血崩剧情!

小糖深吸几口气,没关系没关系,刚刚入魔是可以调回去的,大不了它再喂云无涯几瓶神级丹药,将他身上的魔性祛除!

“小贱人,老身要你不得好死——”

那撕裂食人花出来的合欢老祖已经被植物消化液融掉了一部分血肉。

她的眼睛跟脸糊成了一团,胳膊和半张脸也都露出了些许白骨,此时的相貌丑陋至极。

接连被算计,已经让这个颜狗老妖婆失心疯了。

眼睛虽瞎,但修士不用眼睛也能眼观四方,放出神识的合欢老祖很快就找到了奄奄一息的花妖,怒冲而去。

然而不等她靠近南鸢,一股蚀骨冰寒的气息直逼而来,所过之处,万物冻结。

合欢老祖猛地转身,还来不及看清楚是什么,一柄杀气四溢的剑便从她面前斜劈而过。

人剑神合一的剑修斜穿过合欢老祖的身体,连同其元神一块斩灭。

因为速度极快,那肉身一分二为时,都来不及飞溅血液。

小糖看傻眼了。

“吱吱吱!云假仙看我!”

云无涯并未看它,伸手朝它一挥,解了它身上捆仙绳,然后瞬移到了南鸢面前。

云无涯变红的眼已经恢复正常,那眉间的黑线也隐了回去,他又成了那个清冷孤傲的无情剑修,看不出丝毫入魔的症状。

而能这么快变回去的原因很简单,他不想让师妹担心。

“师妹……”云无涯的声音微颤。

他伸手将奄奄一息的小花妖搂入了自己的怀里,动作小心翼翼,可刚刚扶起她,便染了一手的血。

云无涯的手在发抖。他抵住对方的后背,源源不断地往里面输送灵力。

南鸢涣散的目光汇聚,身体回来了一丝生机。

她望着眼前的那张脸,嘴唇微张,虚弱地只能用气音说话,“师兄……”

“我在,师兄在。”

“就算我死,也不准别人染指师兄,你是我的!”

云无涯想笑,却又笑不出来,“我岂会让别人得逞。师妹何时变得如此莽撞了?师妹,你真的不该来。”

“我这是……咳,这是以防万一。”南鸢嘴角涌血,“我都还没动呢,那老妖婆休、休想!”

云无涯静静地看着她,一双眼如火过燎原,死寂一片。

“师兄没必要露出这副我要死掉的样子,你早便知道,我元神强大,没那么容易死……只是可惜了这具肉身,日后不知还能不能继续做师兄的师妹……”

修仙大道上每日都有修士陨落,修士们也早就看淡了生死。

可清冷寡情的剑修此刻却很疼。

一颗心揪起,真的是疼极了。

是他无能,才让师妹遭受这样的痛苦。

“你是师兄一辈子的师妹,任何时候都是。”

云无涯染血的手取下了南鸢头上束发用的玉簪,“师妹附身到这玉簪上,师兄这就带你回剑宗。”

“好……”

南鸢说完这一个好字,慢慢闭上了眼。

下一刻,她的元神从破败不堪的身体里飘了出来。

云无涯望着她,微怔。

从黎初身体里出来的元神于云无涯而言十分陌生。

那张脸冷艳无双,那气度风华绝代。

还有那双眸子,平静淡漠得像是没有任何情绪,却又似带着致命的诱惑,让人沉沦。

“师兄。”

一声师兄出口,虽音色不同,更为清冷,但云无涯却瞬间确定,这就是他的师妹。

她唤他师兄的时候,总是这样简单干脆的一声,从来学不会其他女修那种撒娇的腔调。

“原来师妹长这个样子,好看极了……”云无涯低喃一声,将簪子递了出去,“师妹,过来。”

元神需要依附载体,因为元神比肉身强大,却也比肉身更容易摧毁。

所以那些大能者修士在肉身损毁之后,都会尽快找合适的修士夺舍。也有的藏在宝玉之中孕养元神,重修肉身。

南鸢不喜欢抢来的身体,她更愿意选第二种重生的办法。

只是等她修出肉身,也不知要等多久。不知师兄会不会等得头发都白了?

南鸢神念一动,从黎初的储物腰带里取出一枚血玉,“这枚血玉是我和师兄缔结道侣之后师兄所赠,我很喜欢,还是用它吧。就算附身,我也要挑个喜欢的。”

师妹死得惨烈,云无涯心里正疼痛难受,听到这话,颇有些哭笑不得。

“好,听师妹的。”

云无涯看着手里的血玉,师妹附身上去之后,血玉明显冰冷了几分。

他合拢五指,将血玉攥在了手心里,似握住了这世上最珍贵的东西。

“小糖,我们走。”

一人一兽正欲离开,却在这时,空中乌云狂聚,来势汹汹。

云无涯神色陡然一沉。

这景象,对于一个修士而言,再熟悉不过。

小糖已经叫出声,“是雷劫!云假仙,是你的雷劫!连越两个大境界,这雷劫是两次雷劫叠加在一起的!”

云无涯捏着血玉的手紧了紧,心中已经做了决定。

“小糖,保护好师妹。”

“师兄!你如今身无一物,如何抵挡雷劫!”血玉中传来南鸢担忧的声音。

“师妹,你信我,等我回来。”

云无涯将血玉穿了一根蚕丝线挂在小糖身上,再布下重重防护阵,然后便往远处狂奔而去。

大能者剑修一步为十数步,空中积聚的乌云也随之快速飘移。

小糖抹了抹自己的小豆眼,突然感伤。

这一幕有一丢丢熟悉,它想起臭小孩了。

“小糖,带我去找师兄!”南鸢声音低沉,语气坚决。

小糖现在的确可以轻易带着南鸢穿梭了,但是穿过去干嘛,穿过去遭雷劈么?

看来,是时候让鸢鸢知道自己有多牛批了!

小糖爪子一挥,一具跟南鸢元神长得一模一样的肉身被它从空间取了出来。

那肉身保养极好,面色红润,如同只是睡着了一般。

“这是……”

小糖突然亢奋,“是鸢鸢的肉身!鸢鸢想救云假仙吗?想杀掉n多个合欢老祖这样找死的魔修吗?想大杀四方一统修真界吗?只要身魂合一,只要身魂合一,一切都不是问题哒!”

南鸢从血玉之中出来,看向那具肉身。

她心中有许多疑问。

但因忧心云无涯,南鸢并未多问,一头扎进了自己的肉身之中。

须臾之后,地上的女子唰一下睁开了双眼,一双赤瞳中闪过嗜血冷光,血色中一串古老的金色符文闪过,最后蓦地散开。

南鸢坐起身来,那双血眸缓缓一转,落到了小糖身上。

小糖心里一咯噔,顿时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