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419章 好烦,想静静

第419章 好烦,想静静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63  |  更新时间:

第419章 好烦,想静静

然而不等小糖细想,南鸢一手破开云无涯设下的重重防护阵,一手抄起圆滚滚糖,直接一个破碎虚空离开了。

雷声轰轰,紫光照亮了半边天空。

地上的剑修以身为剑,身上剑意冲天,剑光大盛,结成了一个强大的剑盾。

南鸢身体悬浮在高空中,远远看着那一幕,嘴唇不禁抿起。

片刻之后,她淡淡道:“区区一重天神雷,他抵挡得住。”

说完,她调头,五爪随便一抓,眼前的虚空便被她撕裂出了一道口子。

南鸢直接破碎虚空走人。

临走前,小糖问:“鸢鸢,我们不帮云假仙了吗?”

“用不着,他一个人可以。”

“鸢鸢!我、我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你怎么会破碎虚空?鸢鸢你接收肉身的同时莫非还接收了……别的?”

南鸢微顿,突然道:“小糖,你的毛该剃了,我这就寻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好好帮你剃一剃。”

小糖先是一愣,随即就高兴疯了,“啊啊啊!鸢鸢你恢复记忆了?鸢鸢我好想你啊啊啊——”

可很快它便浑身一抖,“等等,鸢鸢你刚才说啥?你要剃我的毛?嘤嘤嘤,鸢鸢你好狠的心,竟然一苏醒就要剃人家的毛,嘤嘤嘤……”

天边雷劫声轰轰,震耳欲聋,剑修这边拼命抵御雷劫,与天争命,而南鸢那边调头就走,像极了一个拔x无情的渣男。

南鸢也不知去哪里,她只是想静静。

好烦哦。

心烦的南鸢面无表情地从自己的本命空间里掏出了一把金光灿灿的剪刀。

“糖啊,你这编故事的本事真是越来越高了。”

金剪刀逼近。

小糖尖叫,“啊啊啊,鸢鸢你来真的?鸢鸢你不能全怪我!这都是因为你给我下了禁制,我不能说出真相,只能胡编乱造!不然依你谨慎的性格你根本不会相信我,呜呜呜,我太难了……”

南鸢顶着自己那张久违的高贵冷艳面瘫脸,呵呵一声,“是啊,你太难了,嫌我活得不够久,让我活了一万多年?还说我以前有无数裙下之臣?甚至蛊惑我开后宫养三千美男?”

“嘤嘤嘤,鸢鸢,人家也是为了你好!你快看我真诚的大眼睛。”小糖开始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卖萌。

“卖萌可耻,并无用。”

咔嚓,咔嚓。

小糖身上软绵绵的白绒毛落了一地。

南鸢还算善良,没有把它的毛剃光,只是剃短了,小糖仍然是圆滚滚的一坨。

不过,南鸢特意留下了它脑袋上的毛,正好能扎两个小揪揪。

小糖委屈地哇哇大哭。

干完坏事的南鸢立马让它照镜子,理直气壮地安慰道:“哭什么,你看你现在多清爽,这个造型多好看,以前我给你梳过,你不挺喜欢么?”

小糖在镜子前面左扭扭右扭扭,吸着鼻子道:“人家会以为我是雌兽。”

“你看人类小孩儿,不管男女,小时候都是扎这种小揪揪。动画片里的小哪吒也是。”

小糖分分钟就被哄好了,不但不觉得自己丑,还觉得自己特别萌。

然后,被剃了毛还开心的小糖问起了正事儿,“鸢鸢,我们真的不管云假仙了?”

南鸢一个破碎虚空,直接去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但此处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十分适合度假。

听到小糖的话,南鸢回想过往种种,十分不爽。

封锁记忆之后,再次恢复记忆的契机有两个,一个是回到自己的肉身,一个是离开这个世界。

虽然南鸢把肉身交给了小糖,但还是觉得自己用上肉身的可能性不大。

所以,此时此刻得知自己真的把自己作死了之后,她的心情很不美丽。

尤其是想起自己和云无涯在一起的日常,南鸢脑海中只有一句话:那个恋爱脑花妖绝不是她!

修为那么低,却只身一人闯合欢宫?还敢跟大乘期修士一对一打架?

若是为了自己,情有可原,她本就是越挫越勇的性格。

但她却是为了一个男人?

更狗血的是,就在不久之前,她居然亲自上演了世界苦情剧之经典狗血桥段:

——你先走!

——不,我不走,你先走!

然后,大家都别走,一起挨揍一起流血一起死翘翘。

哦不,最后挨揍流血死翘翘的只有她自己。

一想起自己上个世界因为小猎户的临终遗言有所触动,一时脑抽封了记忆,南鸢就觉得,她的确是脑抽。

若她知道自己没有记忆后也会沦落成这么个恋爱脑,她绝对不会封锁记忆。

不过细细一想,她似乎中毒不深,不算太蠢?

今日没有记忆的她肯为云无涯冒生命危险,除了那一时的冲动,还有理智。

那个时候的她潜意识里明白自己元神强大,就算不小心把自己作死了,还有重生的机会,所以她才尽情地作,尽情地找死。

南鸢这么一想,心里好受了一些。

“鸢鸢?”小糖看她表情一会儿紧绷一会儿放松的样子,有些怕怕的。

“哦,没事,我只是暂时不想看到云无涯那张脸。”

小糖突然就懵了。

“为啥啊鸢鸢?你不是很喜欢云假仙吗?而且你刚才快咽气的时候,云假仙看上去好难过啊,都快哭了。连我都认可他了,他真的很喜欢鸢鸢。

你说,要是等他好不容易渡劫成功,伤痕累累地跑回去找我们,结果看到我们不在,他会不会急得发疯?”

南鸢沉默片刻,“可我怕我见了他,会把他一巴掌拍进土里。”

小糖瑟瑟发抖,“云假仙哪里惹到鸢鸢了吗?”

明明鸢鸢才刚刚恢复记忆哇。

南鸢目光幽幽地看向小糖,开始数云无涯的罪状,“趁我失去记忆变成单纯小花妖,欺骗我纯洁的感情。”

小糖:失去记忆之后明明也不单纯,可凶了。

“当年仗着自己修为比我高,强行将我扣押在无涯山上。”

小糖:明明也是因为鸢鸢你自己想要找个免费陪练,还馋云假仙那一堆灵石丹药啥的。

“当年玄天秘境里,迷心幻境中,他乘虚而入,强词夺理,还给我扯什么甜瓜苦瓜的问题,夺走了单纯小花妖的初吻。”

小糖:我琢磨着,鸢鸢你要是强烈抗议,云假仙也不会来强的,毕竟人家虽然是假仙,但真的很仙。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