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423章 见面,云无涯小可怜

第423章 见面,云无涯小可怜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12  |  更新时间:

第423章 见面,云无涯小可怜

南鸢的第一反应是一巴掌把那小金字给拍散了,然后看向小糖。

小糖瞬间领会了什么,立马将自己的两只耳朵耷拉下来,并用两只小爪子捂住了自己的眼睛,“鸢鸢,我绝对没有听到双修两个字,也没有看到双修两个字!”

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南鸢面无表情地问:“糖啊,你是觉得自己蠢,还是觉得我蠢?”

小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道:“当然是我蠢了,鸢鸢怎么可能蠢呢?鸢鸢在我心中是最牛掰的大佬,可腻害了!”

脑残粉小糖完美避开错误答案,彩虹屁拍得情真意切。

南鸢沉默。

云无涯已经来了三次了。

她一直装死不见,这一次似乎不能再装死了。

云无涯如果硬闯,这些魔修还真拦不住他。

“我不见他,是为了他好,毕竟我不是以前的黎初了,他见了我会有心理落差。”南鸢对小糖解释道。

小糖立马点头,“鸢鸢我懂!鸢鸢封锁记忆之后会跳会笑还会闹,还能跟云假仙撒娇娇,差点儿就能进化成软妹纸了!可现在的鸢鸢重新变得硬邦邦,又不会这些了。”

那语气还颇为遗憾。

“我没有对他撒娇,我何时对他撒娇了?”南鸢眼一沉,阴测测地盯着小糖。

小糖坚持道:“你有!”

“再说一遍。”南鸢掏出了那把金剪刀,咔嚓咔嚓剪了剪空气,目光瞄准了小糖身上剩下的毛。

小糖一个哆嗦,立马改口,“我可能记错了,鸢鸢高贵冷艳,天下无双,又A又飒,怎么可能对男人撒娇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南鸢收回剪刀,起身往外走。

“鸢鸢,你想通啦?要见云假仙了?”

“迟早要见。”南鸢回答得洒脱,心里其实有那么一点儿慌。

封锁记忆真是一个糟糕的做法。

那么蠢的过去,她真的不想认领。

南鸢一路走过,魔修便跪拜了一路。

小糖产生了很多疑问。

“鸢鸢怎么不让云无涯进来见你,而是自己去见他?难道是因为云无涯见不得人?”

南鸢斜了小糖一眼,“会让别人误会。”

“那鸢鸢你怎么不咻一下飞出去?清修宫这么大,要走好久。”

南鸢这次没有吭声。

问题真多。

她只是需要一点儿时间,琢磨琢磨两人见面后云无涯会说什么。

如果云无涯敢提她没有记忆时说的那些蠢话干的那些蠢事,她可能会暴躁地一巴掌将人扇飞。

出宫门之前,南鸢还满脑子粗暴念头。

然而,当她走出清修宫,看到门外那抹身影时,她觉得……要遭,自己很可能下不去手。

三个月未见,此剑修风华依旧。

他站在这里,纤尘不染,清冷出尘,周围的一切都被衬托得黯然失色。

只是,那在改造剑心后拥有的一点儿温和竟不知何时消磨殆尽,寒潭深眸里亦无丝毫波澜。

就算看到南鸢的身影,剑修的眸子也只是微微动了一下,一副清清冷冷飘然若仙的样子。

这样的云无涯反倒让南鸢松了口气。

她真怕云无涯突然扑上来将她楼入怀里,对她诉说那些肉麻兮兮的情话,再上演一幕久别重逢的情感宣泄。

“师妹,你终于肯出来见我了。”云无涯道,神色淡然,唯独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南鸢听到这一声“师妹”,语气硬邦邦地道:“别叫师妹。”

云无涯微怔,道:“在我心里,你永远是师妹。不过,你若不喜欢,那我日后便叫你……鸢鸢。”

南鸢抿了下嘴,“不合适。”

“我觉得挺合适,小糖叫得,我也叫得。”

突然被点名的小糖:“吱?”

南鸢嘴抿得更紧了,但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你何时发现的?”

云无涯望着眼前的妖修,初步的试探结束后,他的眼里终于露出了一点儿浅笑,“鸢鸢是指什么?我何时发现统一魔门的门主是师妹,还是……师妹已经恢复了从前的记忆和修为,变成了这修真界无人可撼动的强者?”

南鸢的高冷面瘫脸上没有多余的情绪,目光却缓缓转向了小糖。

小糖震惊脸,“云假仙,你能未卜先知吗?”

南鸢:……

算了,虚空兽一族的智商大概都用来兑换穿梭时空的能力了。

南鸢知道云无涯很出色,资质斐然,领悟能力突出,观察能力超群。

但她没想到,就算她给小糖下了不能说真话的禁制,云无涯也能把小糖脑子里的那些东西掏空。

“师妹。”云无涯刚一出口,便失笑,更正道:“错了,是鸢鸢。

我是来给鸢鸢送东西的,听说你最近整顿魔门,很需要灵石丹药法器等物。

所以这个,物归原主。”

云无涯手摊开,露出两样东西。

一个是黎初的储物腰带,另一个是黎初的青木杀戮剑。

当年,两人缔结道侣后,云无涯几乎将自己的所有库存都交给了南鸢保管,所以这储物腰带里的确有不少好东西。

当然,这个跟南鸢自己的小金库仍旧没法比。

见她犹豫,云无涯主动将东西递到了她面前,“我送出去的东西从不收回。鸢鸢放心,我不说,没人知道你曾是黎初,也没人知道……你是我的道侣。

毕竟,大家都以为,我的道侣已死。”

云无涯刚回去时被发现修为大涨,后又有魔门十二宫那位妖修大能的一系列骚操作行为,这些事分去了大家的注意力。

所以不久之前,修士们才渐渐得知,那位曾经怒怼归一宗掌门的妖修、云无涯的道侣黎初……陨落了。

——黎初只身一人闯合欢宫,为合欢老祖斩杀,然后云无涯大怒,修为暴涨,反过来斩杀了合欢老祖。

这是目前广为流传的版本。

很多人赞扬这样的感情,惋惜黎初,可怜云无涯。

但云无涯不需要别人的可怜。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师妹还活着,而且比任何一个人都厉害。

只是,他虽不需要别人的可怜,却需要师妹的可怜。

云无涯说这些话时,表情没有太大的起伏,眼里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

就像是被自己最重要的人抛弃了,他心中千般痛楚,却还要一个人强忍着难受,并帮这个无耻的抛弃他的渣渣负心人打掩护。

云无涯没有藏着掖着,他将自己的情绪摊开了让南鸢看。

他就是想要让个硬心肠的女人看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