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424章 师妹,我喜欢你依旧

第424章 师妹,我喜欢你依旧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73  |  更新时间:

第424章 师妹,我喜欢你依旧

云无涯这副什么都没说却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样子,果然让南鸢觉得烦躁。

这什么眼神?

她除了脑子不清楚时答应了点儿不该答应的,她好像什么都没做吧?

就算她跟云无涯双修过,现在又反悔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吧?

觉得自己没必要心虚的南鸢冷漠无情地更正了对方的说辞,“不是大家以为黎初已死,是黎初本就已死。

云无涯,我不是黎初。”

云无涯盯着她那双赤红骇人的血瞳,丝毫不憷,“我早便知道你不是黎初,你何时听我唤你黎初了?”

南鸢想了想,还真没有。

从黎花到小妖修,再到小花妖、小花,最终演变为师妹,云无涯很少叫她黎初。

“拿着吧,你需要。”

南鸢不想跟他唧唧歪歪,收了那储物腰带和青木杀戮剑。

“东西我收了,你回吧,此地不宜久留。”

“……好。”

云无涯没有马上走,他静静地望着南鸢许久。

“那一日,我渡劫成功,回去后没有看到你和小糖,差点儿又入了魔。

后来我发现了你留下的风信……本以为你很快就会回无涯山找我,可我等了许久也不见你回来。

不过幸好,我现在找到你了。”

说完这话,云无涯又深深看了南鸢一眼,而后才调头离去。

剑修那一抹月白背影,无端地透出几分萧瑟落寞感。

南鸢看着他走远,心情有些微妙。

她不想他提起以前的事情,他便真的没提。

可他一点儿不提,南鸢心里又有些莫名的恼。

“我能感受到,云假仙刚才很难过。”小糖一脸不忍,“鸢鸢你为啥不接受云假仙啊?萧洛寒那么狗的狗王爷都收了,为啥不收云假仙这么仙的男人?就因为鸢鸢你不想承认双修这件事么?

嘤嘤嘤,这几年云假仙都把你宠上天了,多好的人啊,要被鸢鸢你这样虐心。”

南鸢沉默片刻,突然问小糖,“我这样是不是很渣?”

她觉得自己没有记忆的时候,在云无涯面前很恋爱脑,她不想承认那个傻叉是自己。

而现在,只要看到云无涯,她就会想起那些当傻叉的日子。

小糖犹豫了一会儿,斟酌着回道:“不算渣……叭,就是有点儿无情。”

南鸢却道:“不,我渣。”

现在的她像极了凤凰男入赘富家女,两人一起闯荡,凤凰男事业有成后,嫌弃富家女看到过自己曾经最狼狈的样子,是以心有隔阂,狠心地将妻子踹走,另找解语花。

同理,她嫌弃云无涯见过她不高冷不狂拽甚至狼狈不堪的样子,所以她甩了他。

越想越渣,渣透了。

自我认知良好的南鸢这些日频频走神。

“报!门主,戚凝焱还没有找到!”一魔修禀告道。

南鸢淡淡道:“继续找,找到之后,杀无赦。”

“是!”

当日她血洗合欢宫,杀了一圈,愣是没找到戚凝焱这厮。

南鸢搞不懂了,没有记忆的她为何如此善良,这种渣男留着做什么?

强者为尊的世界,这种人想杀便杀了,哪有那么多顾忌。

那日她去欲池殿救云无涯时,看到了戚凝焱,想也知道这人是去干嘛的。

她虽然渣,不理云无涯,但她也容不得别人践踏云无涯的尊严。

戚凝焱这种小人,必死!

“报——”另一个魔修疾跑而来。

“门主,云无涯他又又又又来了!”

南鸢哦了一声,哦完之后,咻一下飞到了宫门外,连小糖都没带。

清修宫外。

看着眼前的剑修,南鸢目光平静无波,“你……又来做什么?”

云无涯将一个储物袋递了过来,“闲来无事便去做了些宗门任务,里面是灵草和灵石,我用不上,送给你。”

南鸢敛眸,没有去接,“你不必如此。”

云无涯的手又往前递了递,“拿着吧,你在魔门实施这样的政策,极其耗费资源。”

“我说了不用。”南鸢推开他的手。

啪的一声。

云无涯手上的储物袋被南鸢推到了地上。

剑修垂头看地上的储物袋,掩下眼底酸楚,弯腰将那储物袋捡了起来。

南鸢抿了抿嘴。

她觉得自己被碰瓷了,因为她刚才真的只是轻轻地推了一下,动作根本不重。

然而看着云无涯这副失魂落魄的鬼样子,她觉得自己可能只是在为自己的渣找借口。

“我的意思是,我暂时不缺这些,你应该好好修行,不要把时间花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南鸢的声音不那么生冷了,也不硬邦邦了,甚至带了一丝丝她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哄人口气。

云无涯却像是没有察觉到这一丝异样一般,淡淡道:“我生了心魔,除非铲除心魔,否则修炼再不能寸进一步。

不过无碍,大乘期修为已经很高,就算两三千年内修为没有寸进,这修真界也少有人是我的对手。”

说着,他朝南鸢淡淡一笑,“反正无事可做,不如帮帮你。”

南鸢目光微闪,“既有心魔,便去修身养性铲除心魔,你找我又有何用?”

云无涯沉默片刻,顶着那张禁欲谪仙脸道:“兴许是因为,见到你,我的心魔便会淡一些。”

南鸢:……

这话,甚骚。

“我下次存多一些再给你。”云无涯将储物袋收了起来。

短暂的交流之后,剑修又走了,真是一点儿都没有缠着南鸢。

南鸢并没有因此松一口气,反而越来越心烦意乱了。

云无涯的识趣退让,更加衬托了南鸢的渣。

这让南鸢意难平。

在不知道多少次云无涯主动找南·渣渣·鸢,像个小可怜一样默默送温暖却什么都不提之后,南鸢觉得自己渣不下去了。

“云无涯,我跟从前不一样了,我冷漠无情,天性凉薄,清修时大家岁月静好,可发怒时就能血流成河,这样的我,你真的还喜欢?”南鸢问。

云无涯却道:“你是什么人,我了解。此刻的你,除了不对我笑,其实跟从前一样。”

“师妹,我喜欢你依旧。”

南鸢默然,岔开了话题,“你近日似乎心情不好?”

云无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流言蜚语罢了,谣言止于智者。”

可南鸢却很在意。

她见不得云无涯这副明明受了委屈却还要强忍情绪的样子。

谪仙不该拥有烦恼,虽然是个假仙。

一回宫,南鸢就让下人打探了修真界关于云无涯的所有流言。

这一打听,南鸢震怒了!

眼里有怒火狂卷,风暴肆虐。

不能忍,实在不能忍!

暴怒之下的南鸢拎起小糖直冲大衍剑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