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425章 双修?现在?

第425章 双修?现在?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90  |  更新时间:

第425章 双修?现在?

三个月前,仙宗百门的掌门一起去合欢宫要人,却没能将云无涯要回来,然而没多久,云无涯便只身一人回了大衍剑宗。

这世上,有嫉妒之心就会有添油加醋,就会有揣测、诋毁。

可是这些流言明明前段时间被压下去了,毕竟如今的云无涯不但背靠大衍剑宗,自己也是牛逼的大乘期修士,没谁敢真的触其霉头,后来广为流传的版本也是云无涯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正面故事。

可不知为何,最近那股诋毁云无涯的邪风突然又刮起来了!

令众修士迷惑的是,云无涯本人不理会就算了,大衍剑宗竟也听之任之?

当事人和大衍剑宗都不管,这些风言风语自然传得越来越离谱。

——云无涯修为暴涨,如果不是跟那位合欢老祖双修了,就是跟魔门那位妖修大能双修了!本人更倾向于后者,云无涯双修后修为暴涨,然后找合欢老祖索命!

——魔门的那位妖修修为极其恐怖,据说已经是渡劫后期,随时都能渡劫飞升!若是能跟此人双修,啧啧。怪不得有消息说,云无涯近日时常去魔门溜达,私底下也不知跟那妖修双修多少次了。

——可怜黎初这个有情有义的道侣了,为救云无涯而死,云无涯却把她忘得一干二净。云无涯此举,跟当年背信弃义的戚凝焱有何区别?

——以前我是真的敬佩云无涯,可最近我对他很失望。就算日后他成功飞升,老子也不羡慕!

……

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如此诛心之言,云无涯怎么忍得下去!

南鸢是真怒了,暴怒之下的四爪赤血腾蛇,经常会做一些冲动的事情,譬如化出本体大吞活人,譬如像此时此刻。

南鸢直冲大衍剑宗,怒放神识,千里传音,让仙宗百门所有人都听到自己的话。

“本尊,一统魔门的魔门门主,乃是云无涯的师妹黎初。日后谁再诋毁我师兄,本尊灭他满门!”

“合欢老祖算什么东西,也敢染指我师兄?这老妖婆是我和师兄一起杀的,死有余辜。”

小糖也在一边愤怒吱吱吱。

造谣可耻!云假仙修为暴涨,明明是因为我糖爷喂了他几大瓶神级丹药,加上鸢鸢被杀刺激的!

“师兄经常去魔门寻我,是为了给我送灵石灵草,我为缓和正魔两道关系自掏腰包,他心疼我。你们这群只会嫉妒造谣的人懂个屁!”

小糖:“吱吱吱!”

对,懂个屁!

“师兄若跟我双修,他修为何止进步这一点,我让他直接飞升成仙!”

小糖:“吱吱吱!”

没错没错,跟我们鸢鸢双修之后直接飞升成仙!

唉?等等,好像哪里不对劲儿。

鸢鸢不是很忌讳提到双修什么的吗?今天怎么主动提起了?

不过鸢鸢这话真不是吹牛,鸢鸢都能直接破碎虚空去到三千世界了,何况是去同一个世界的不同界面。

别人想去上界,须得飞升,但南鸢用不着。

九天神雷都能抗住的上古凶兽,必须拥有排面。

南鸢要是想,别说修真界,就连上界也能被她掀起腥风血雨!

妖修大能声如洪钟,一句句狠话响彻在仙宗百门上空。

整个修真界为之震惊!

此时团团包围南鸢的这群大衍剑宗长老和弟子们也懵逼了。

严一淞和剑宗众长老原本如临大敌,以为这位是来找麻烦的,谁知道一来就放出了这么几个重磅消息,炸得他们脑中噼里啪啦直响,最后炸出一片废墟,无法思考。

“你是……黎师妹?”

齐雨轩不可思议地盯着这位霸气侧漏的妖修大能。

对上妖修那一双骇人血瞳时,许多人有种喘不过气的压迫感,齐雨轩也不例外。

很难想象,眼前这个妖修的修为到底到了一种何其可怖的地步!

南鸢的目光直接落在便宜师父严一淞身上,语气淡漠,“此事说来话长,总之,我现在仍是妖修,不过是换了一个品种。”

严一淞一脸茫然地点点头。

大家都很茫然。

“我去寻师兄双修了,我要让这群宵小之辈睁大狗眼看着,什么叫做真正的修为一日千里!”

南鸢说完,直接化为一道流光朝无涯山的方向砸去。

一群剑宗长老弟子,望着那风风火火而来又风风火火而走的魔门门主,不禁面面相觑。

岑楚陌:“真是黎师妹?”

齐雨轩:“她肩上的那只灵兽就是黎师妹的那只,而且这直来直去的性格也的确像黎师妹,就是稍微……暴躁了点儿?”

其他剑修弟子也缓缓回神,你一句我一句。

“方才那是千里传音吧?好强大的精神力!黎师妹的那番话仙宗百门是不是都听到了?”

“难以置信,黎师妹怎么就成了魔门门主?”

“难怪魔门会出那种奇怪的政策,原来这位妖修大能就是黎师妹。不知黎师妹身上究竟发生了何事?”

“黎师妹现在是正道妖修还是邪道妖修?”

“黎师妹现在是什么妖?她的眼睛是红色的,可能是兔子?”

“这些都不是重点,我听黎师妹的意思,她这是找云师兄……双修了?现在?”

“咳!嗯哼!”掌门严一淞清了下嗓子,“都散了吧。”

“掌门师兄,仙宗百门来人了!”一个长老皱眉道。

方才南鸢那狠话一出,仙宗百门纷纷派了人前来打探消息。

魔门门主就是大衍剑宗的黎初,这个消息让仙宗百门的领头人如何坐得住!

严掌门借口此事为宗门私事,将人统统打发了。

见人?

见屁见,人两个正在双修呢,怎么能打搅?

严一淞是唯一知道云无涯有心魔,而且心魔很严重的人。

打发走最后一个宗门长老,仙风道骨的老剑修望着无涯山的方向,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掌门师叔,您刚才笑了?”齐雨轩惊呼出声。

严一淞立马绷起脸,“老夫是无情剑修,怎么会笑?师侄休要胡言乱语。”

齐雨轩:……

他真的看到了。

无涯山。

南鸢咻一下砸落到地上时,云无涯已经站在那里等她了。

剑修直勾勾地望着南鸢,那双深潭一样的眸子早已掀起了狂风暴浪,“师妹,你……”

南鸢二话不说,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子往洞府里拖。

“等等,师妹。”

“等屁,不等,双修!”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