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426章 我这人,说话算话

第426章 我这人,说话算话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463  |  更新时间:

第426章 我这人,说话算话

然而,等云无涯被南鸢一路拖进洞府之后,南鸢反而冷静下来了。

“外界的流言蜚语为何不制止?”南鸢没好气地问。

云无涯回道:“觉得没有必要。”

南鸢瞥他,“云无涯,你是觉得没必要,还是故意不管,想让我心疼你?”

云无涯微顿,忽地反问一句:“那师妹心疼了吗?”

“你个心机boy,心眼怎么就这么多?”南鸢刚松了手,此时又一把揪住他的衣襟,还往自己面前扯了扯,“我若不管不顾,你就任由那些人诽谤诋毁你?以前积累的名声都不要了是不是?”

云无涯唇角微微往下压了压,“名声如何能有你重要?

师妹,被众人诋毁污蔑的感觉并不好。我在想,当年师妹被归一宗污蔑的时候,我若能陪在师妹身边就好了。

有我在,师妹便不用承受那刑鞭之苦,剖丹之痛。

师妹,我一直想护你,可是,我似乎从没有真正地护过你。”

“云无涯,快住口吧,你这只狡猾的狐狸。”南鸢打断他,狠狠瞪他一眼。

云无涯睫毛轻颤了两下,“师妹,我……如何就是狐狸了?”

“狡猾、心机,还不是狐狸?竟说些让我心软的话。”

“我……的确是心软了。”南鸢不情不愿地承认。

云无涯蓦地一怔。

南鸢松开揪领子的手,并将他起了褶子的衣领拍了拍,抚平。

前一刻动作还算温柔,后一刻却突然暴躁。

云无涯本就不曾防备她,于是被她一巴掌按到了石榻之上。

“云无涯,我这人,向来说话算话。今日,我是来兑现诺言的。”

云无涯的嘴角掀起了一个几不可见的弧度。

“你在偷笑,我看到了。”

云无涯低笑出声,“师妹,我只是高兴。”

识趣的小糖早就溜了。洞府内,南鸢掌心一震,云无涯一身月白长袍碎成了花瓣,散落了一地。

“师妹,浪费。”

“我喜欢,简单省事。”

云无涯哭笑不得。

“你身上为何这么冷?”南鸢蹙眉。

她的肌肤也偏冷,毕竟她的本体是冷血动物,但没有这么夸张。

入手的肌肤像是一块冰。

云无涯沉默了片刻才说出原因,“我体内有积毒,每日要泡在寒潭里才能缓解,知道师妹来剑宗后,我刚从寒潭里出来。”

“这毒既然如此难忍,为何不找个人双修,将毒引出去?”南鸢问。

云无涯闻言恼怒,突然扬起上半身,仰头咬了她嘴唇一口,“师妹明知我只同你一人双修,还故意说这话气我。我就是被这毒逼疯,我也绝不会找别的女修。”

南鸢摸了摸被他咬的地方,心里有些怪怪的。

“我若不同你双修,你难不成在寒潭里泡一辈子了?”

“往日我也泡寒潭,早便习惯了,如今不过是频繁了一些。”

云无涯似是突然想起什么,盯着南鸢继续道:“我去询问过师父,师父说合欢蛇毒可服用合欢蛇胆解除,但我后来听闻,师妹一怒之下将那欲池殿烧了。”

南鸢突然心虚。

云无涯淡笑,“师妹不说,我却知道,师妹是因我才发怒,所以即便没了合欢蛇胆,我心中也欢喜。”

“留着那合欢蛇,你身上的毒也解不干净,我自有办法。”南鸢嘀咕道。

云无涯撑着身子,慢慢凑近了她,忽地压低声音道:“鸢鸢,我想亲亲你。”

一声鸢鸢叫得南鸢心肝微微一颤。

“啰嗦,想亲就亲。”南鸢一把将他的脑袋勾了过来,唇盖了上去。

云无涯立马化守为攻,吻得有些凶狠。

也不知憋了多少狠劲儿,那一肚子的委屈估计全在此刻发泄了出来。

不过南鸢认了,谁叫她这么渣。

她安抚般地捏了捏剑修的后脖颈,那一身狠劲儿才逐渐化为了柔情。

唇分,云无涯微微垂眸,声音有些喑哑,“抱歉师妹,我方才有些失控。”

南鸢却勾起了他的下巴,一双赤红的血瞳不知何时变得幽深起来,血色浓郁了几分。

“云无涯,你若再像方才那样撩拨我,我也可能会失控,失控地变成一只怪物。

到时候,说不定会一口吞了你。”

云无涯与她对视,那双深潭眸竟少见地有了一分干净纯粹的感觉,“师妹,上次我誊抄双修心法的时候看到了,妖修在双修时,若很喜欢,可能会露出一部分本体。

师妹可是在诱我撩拨你?因为,我极想看师妹的本体。”

南鸢目光微微一闪,“有些话不能乱说,真有可能吓死你。”

云无涯眉梢染笑,“师妹吓一个试试。”

“师兄猜我本体是什么?”

这句脱口而出的师兄,南鸢没有意识到,云无涯却听到了,他眼里的笑意顿时又浓了几分,“总归不会是兔子。”

“说不定是,我等会儿给你变两个毛绒绒的兔耳朵,还有兔尾巴。”南鸢眼睛细微地眯了眯。

她大概是想笑的,但面瘫脸做出这个动作,只会给人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但云无涯不怕,他觉得师妹怎么样都是可爱的。

火一点即燃。

一开始,双方还都矜持得很,呼吸均匀,表情清冷,身上一滴汗都没有,干干净净。

只看那两张脸,那可真是想象不到,这两个清冷大佬,其实动作一个比一个孟浪。

终于某一刻,两人变了。

剑修的眼里有炙热从深潭之中滚了上来,于是平静的水面不只是起了波澜,而是沸腾,蒸腾,起雾。

妖修一双平静淡漠的赤红眼瞳亦在某刻变成了两道兽类的竖瞳!

光滑如玉般的肌肤上有赤血鳞片若隐若现,肩颈处甚至已经能够看到那鳞片的雏形……

广袤无边的黑色浓雾之中,一只通身赤红的四爪赤血腾蛇主动从自己的领域飞冲而出,霸道地闯入了云无涯的识海。

那是一片白茫茫的冰天雪地,一个浑身光溜的剑修闭眼矗立于其中。

外物闯入,剑修倏然睁眼,下意识地要将闯入自己领域的外物斩杀,却在对上那双血瞳时愣住。

四爪赤血腾蛇绕着他飞了几圈,在他的识海中放肆地舒展身躯。

某一刻,凶兽欺身而上,用自己的蛇身和尾巴将清冷剑修缠了一圈又一圈。

剑修在最初的紧绷后,放松下来,主动伸出手,抱住了那可以说是十分凶戾的兽头。

魂体的一人一兽慢慢缠成了麻花,开始神交……

一个月后,无涯山上空劫云密布。

众人大喜。

“天啊!云师兄竟又要突破了?”

“云师兄刚刚入大乘期,这便又要突破了?这一次突破,岂不是要进入最高境界渡劫期?”

“嘻嘻,云师兄与黎师妹双修之后,修为果真一日千里!”

但众人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儿。

这次的劫云怎么还在积聚?

短短一会儿的功夫,整个大衍剑宗竟都笼罩在了这一片劫云的阴影之中!

“掌门师叔!不好了掌门师叔!您快来看——”

严一淞早就看到了!

他和剑宗一众长老拧眉望着天空不断积聚的厚重劫云,呼吸渐重,心神激荡。

这、这莫不是要直接白日飞升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