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427章 天梯,放弃飞升

第427章 天梯,放弃飞升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60  |  更新时间:

第427章 天梯,放弃飞升

劫云积聚,雷劫将至,洞府内的两人似乎毫无察觉,也似是察觉到了,却压根没放在心上。

昏暗的洞府内,两人紧紧地嵌在一起,确切地说,是一个人和一只兽性特征显露的妖修。

南鸢已经十分克制,仅仅是一双血瞳变成了兽类竖瞳,肌肤上出现的血色鳞片越来越多,她若不克制,两条腿早便成蛇尾了,那一双肉翼也会从脊背里钻出来。

两人按照双修心法,轮回几大周之后,神交的魂体小人回到了各自识海中。

走前,那小版的四爪赤血腾蛇还意犹未尽地用蛇尾勾了勾小人版云无涯,浪到没边儿。

南鸢:……

她本身不是这样的。

事毕,两人齐齐睁眼。

云无涯眼里的笑意叠了一层又一层,但即便这么浓,也遮挡不住他眼底的餍足。

“师妹,那就是你的本体?”

“嗯,不是兔子,让你失望了。”

“浑身红彤彤的,有点儿凶,但很可爱。”

南鸢:“……你的眼神可能有点儿问题,那是威武霸气。”

云无涯失笑,“是很霸气,方才一直缠着我,不让我走。好在我天赋异禀,元神也足够强大。”

身交、神交皆可满足这贪吃的小妖。

南鸢顿时用一种微妙的眼神看他,“剑修,我觉得你对我的认知还不够。你可知兽类皆有发情期?如今并非我的发情期,若是到了那个时候,呵。”

一声呵寓意丰富。

云无涯神色有异,“师妹此话何意?”

“意思是,有些牛还是不要乱吹为好。”

云无涯:……

男人大抵都不能容忍那方面被质疑,哪怕是一个表面看起来清冷禁欲的无情剑修。

“不试试又怎知?师妹走着瞧。”

云无涯起身,心神一动,赤裸的身上便披了一件备用的月白色长袍。

正欲系上腰带,身后那妖修却伸手一勾,将他的衣服给勾走了。

“师妹,别闹,我马上要渡劫了。”云无涯无奈看她。

南鸢瞥他一眼,“小剑修,你想多了,只是让你换一件衣服。”

话毕,南鸢将一件赤红长袍丢给了他。

这衣袍看着柔软,跟普通法衣无甚差别,可触感奇怪,里层柔滑如丝,外层却十分坚硬。

“这衣袍由我幼时蜕下的蛇皮炼制而成,你穿上可抵挡九天神雷。”

云无涯听到这话,当即将这袍子穿上,眼中漾笑,“师妹果然心疼我。”

剑修着一身赤红长袍飞上无涯山山巅,彼时劫云重重积聚,神雷蓄势待发。

云无涯刚刚站定,一道腕粗的神雷,瞄准他的方向,狠狠地劈了下去。

修仙一事本就是逆天改命,想以凡胎肉身飞升成仙,自然要拷问道心淬炼筋骨,通过神雷的考验,方能越过这道门槛,飞升到上界。

元婴境界以前,修士主要修炼肉身,元婴境界之后,便是修炼元神和道心,是以修士到了后几重境界时,每突破一个大境界,便要接受天雷神雷的一次拷问和淬炼。

但凡道心不够稳固,肉身不够强大,皆有可能在雷劫之中修为倒退,或身死道消。

想要飞升成仙,势必要在渡劫后期巅峰大圆满的时候,经受九道神雷。

一道一重天神雷,二道二重天神雷……一直到最后的九重天神雷。

修真界万万年以来,走到最后一步的渡劫大能者,于神雷之中灰飞烟灭的不在少数。

所以此时,大衍剑宗的一众长老弟子,全都激动又紧张地盯着无涯山方向。

同一时刻,修真界的各个地方,仙宗百门、魔门,几乎所有修士都在望着这一异象。

甚至于那几个从不入世的祖宗辈老东西也被惊动了。

轰隆隆的雷声响彻方圆百里,无涯山上,神雷一道又一道地劈了下来。

紫光大盛,刺得所有人睁不开眼。

但他们却在那神雷威压下,感受到了来自于巅峰强者的无上剑意!

是云无涯的剑!

轰隆隆——

雷声持续了很久。

终于,雷声越来越小,那一片遮天蔽日的劫云也变成了五彩霞云,一束金光投射了下来。

“是天梯!”严一淞激动大呼一声。

他修为高,看到了那金色光芒中若隐若现的天梯。

然而没多久,那道金光便散了。

严一淞大惊,“怎么回事?无涯怎么没有飞升?”

其他人也傻眼了。

难道不该是云师兄身披五彩霞云,脚踏金光,飞往上界?飞之前再瞅这边一眼,以长者之姿,口吐梵音,丢下那么一两句名言警句,以此激励警示其他弟子?

为什么没有出现这本该栽入修真界史册的一幕?

为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月前的那猖狂妖修再次千里传音,漫不经心的声音响彻修真界每个角落,“说话算话,师兄若同我双修,我直接送他白日飞升。”

众人:我们信了,信了!

但你特么倒是让云无涯白日飞升飞一个啊!

这不是没飞上去么?

须臾,一道清冷的嗓音响起,传向四面八方,“师妹不喜上界,我留下来陪她。”

众人给跪。

云无涯,曾经有一道金灿灿的通往上界的天梯摆在你面前,你因为小情小爱没有珍惜,日后你定会后悔!

啊,心痛!

严一淞也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虽然无涯仙骨已成,就算留在修真界也能当一个地仙。

但是地仙跟天仙,虽只有一字之差,却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不过,严一淞很快便想到了一件事,其他人也纷纷回过神来。

——既然这位自称是黎初的妖修大能跟无涯只双修一次,都能令无涯从大乘期咻一下白日飞升,那这位妖修大能的修为岂不是远胜于此?

天啊,这妖修到底是什么来头?莫非是上界的哪位仙尊来修真界渡情劫的?

也不对,仙尊渡劫,一般都是去凡尘界渡劫,没有记忆,没有修为,不可能这么牛掰。

可不管这妖修什么来头,众人都万分清楚一件事,此人惹不得!

放弃了飞升上界的剑修云无涯,穿着他家小师妹所赠的大红袍子,也不知是因刚刚开了荤的原因,还是那一身红袍衬托的原因,清冷剑修的眉眼间多了一抹摄魂夺魄的颓靡艳色。

不浓,极淡的一抹。

清冷变成了冷艳。

与那妖修有些许夫妻相了。

趁着霞光未散,云无涯携南鸢踏云而来。

“师父,我欲同师妹去魔门。”

云无涯大概就是来知会一声,顺便炫一炫身上的衣袍。

严一淞:……

这就入赘魔门了?

不行,他的胸口又堵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