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428章 好烦,她早恋了

第428章 好烦,她早恋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17  |  更新时间:

第428章 好烦,她早恋了

南鸢看出了严掌门隐藏在冷酷表情下的便秘之色,于是主动开口道:“严掌门不必心痛,上界无非就是灵气更加充沛了些,而我自有灵气充沛的地方供师兄修炼。”

她不去上界,自然是因为上界没有她想要的东西。

神者仙者还要靠凡人的信仰之力来增强法力,可没有什么信仰之力给她。收集信仰之力和功德值仍需要在下界。

而且……

南鸢眉眼微微沉了沉。

她太强大了,若是引起那些上仙上神的注意,肯定麻烦不断。

南鸢穿梭三千世界,是为收集功德和信仰之力,可不是来当世界反派毁灭世界的。

自掏腰包,令这些魔修们少滥杀无辜,这部分功德积少成多,也十分可观了。

十年后。

被众修士封为月华仙尊的云无涯和魔门的赤血魔尊黎初,这两人之间的爱情故事仍在修真界广为流传,并影响了许多小年轻们。

黎初落魄时,云无涯护她爱她,为她找场子;

云无涯落魄时,黎初霸气护夫,打脸所有欺辱他的人。

后来,云无涯还为了黎初,放弃白日飞升的机会。

啊!神仙爱情!

修真界的男修们都渴望成为云无涯,能傍上黎初这样的牛逼大能,然后一步登天;

修真界的女修们则都渴望成为黎初,并拥有云无涯这样一个为爱放弃飞升的道侣,快活胜神仙。

小糖说,这十年间,气运子男主已经崛起,在各种宗门比拼和秘境探险中大放异彩。

此气运子前脚得古玉,古玉中藏着一抹渡劫失败的渡劫大能,后脚得古卷,习得远古剑法,佛法剑三修。

他,俊美无数,一双眼能放电,电倒了无数女修。

然而,因为受云无涯和黎初这对神仙道侣影响甚深,女修们就算再喜欢气运子男主,得知他红颜知己太多,还是做出了快刀斩乱麻的决定。

气运子男主目前就有一个红颜知己,哦,就是黎初的那个妖修小师妹宁月浅。

南鸢听完就算了。

三观这种东西,她没想影响别人,但如果影响了,那也是好事,毕竟她一直觉得自己的三观特别正。

清修宫外。

一男一女,一刀一剑在空中交锋。

青木杀戮剑早已在南鸢手中已经变成了青木杀戮刀。

此时比拼的便是冰雪寒霜剑和青木杀戮刀。

突然,云无涯神色一变,额冒冷汗,手中的冰雪寒霜剑跟着一松。

南鸢伸手扶住他,神色镇定,跟问饿了吗一个调调地问,“淫毒又发作了?”

云无涯顺势压在了她的身上,并将她搂入了怀里,气息逐渐紊乱,“师妹,又要劳你为我缓解淫毒了。”

南鸢:小子,你戏有点儿多。

第一次双修的时候,她就把那淫毒转移到了自己体内,这么多年,也早就化解掉了。

不过,云无涯这么喜欢装,也省得她开口。

嗯,虽然淫毒早就没了,但南鸢怀疑那东西还是对她有短暂的影响。

南鸢抓起云无涯就往清修宫的寝殿走。

所过之处,魔修们纷纷行礼避让,然后小声嘀咕。

“赤血魔尊又拉着月华仙尊去双修了,咱们赤血魔尊太难满足了!”

“你们猜这一次双修几日?前几次已经长达三个月了!”

“赤血魔尊真生猛,一次比一次久,要我说魔尊如此难满足,真的应该多找几个男人。照此下去,月华仙尊吃得消么?”

“嘿嘿,你这是贪图魔尊的修为吧?想跟魔尊双修,然后跟月华仙尊一样,修为一日千里?做梦呢你!”

“对,少做这样的春秋大梦。”一个萌哒哒的声音插了进来。

几个魔修回头一看,一只圆润的毛绒灵兽正叉腰瞪着几人,头上的小揪揪迎风招摇。

魔修们神色顿时一变,表情变得恭敬又谄媚,“见过糖大人。”

如今有南鸢罩着的小糖不藏着掖着了,直接口吐人言。

魔修人人皆知,糖大人是魔尊身边的大红人,哦不,大红兽,讨好那个冷冷清清的仙尊,还不如讨好糖大人。

小糖轻哼一声,“你们有月华仙尊好看吗?有他会撒娇吗?啥都不会,还馋我家鸢鸢的修为,做什么白日大梦?”

说完,小糖双爪环胸,昂首阔步地走远了。

虽然它老想着让鸢鸢大杀四方广开后宫,尝一尝当女皇的滋味儿,但云无涯对它很好,它肯定是站在云无涯这边的。

开后宫神马的,以后再说吧。

寝宫内,战况激烈。

数次双修之后,云无涯已将南鸢的爱好摸得一清二楚。

师妹喜欢激烈的。

前一刻,南鸢一双血色竖瞳泛着冷光,一掌将云无涯翻身压下,绝对主导。

后一刻,云无涯就能抱着她一个反转,将她的双臂叩在榻上,十指相扣,狠狠占有。

只有到神交的阶段,两人才会安静下来。

神魂交融。

灵魂颤动。

事后,云无涯仍不愿意结束,从她背后拥着她,凑过去亲吻她肩颈处还未完全消退的红色软鳞,冷淡深邃的眸子里少见地盈满了痴迷之色。

南鸢没动,任他胡闹,只是半眯着眸子,懒洋洋地道了句:“云无涯,我记得你曾说你欲望很淡。”

云无涯微微一顿,然后牙齿厮磨那软鳞的动作不由加重了几分,“师妹,人对自己的认知往往会出现偏差。”

南鸢只回以一声呵呵。

云无涯沉默片刻,日常一问:“师妹何时进入……生理期?”

“我变得越来越强大,发情的周期也会越来越长,下次或许要等上千年,也或许上万年。你是等不到了。”南鸢望着眼前的虚空,神色渐渐变得清明。

对云无涯动情已经违背了她的初衷,所以她的放纵是有期限的。

云无涯神色微变,一下就抓住了重点,“师妹为何说等不到?如今我有了仙骨,万年等得。”

他一把将背对着自己的女子翻了过来,沉眸看她,“师妹可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南鸢心情郁郁,“云无涯,你真烦。“

“好,是我的错,我又惹师妹心烦了,那师妹同我说说,究竟是何事惹师妹心烦?嗯?”

南鸢烦他这种哄小孩儿的口气。

她是小孩吗?

用小糖的算法来看,她是。

她是个一千多岁的小孩儿,呵呵。

“我觉得我可能恋爱了。”南鸢淡淡道。

好烦啊,她堂堂四爪赤血腾蛇,令人闻风丧胆的上古凶兽,居然早恋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