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430章 好啊,我带你走

第430章 好啊,我带你走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51  |  更新时间:

第430章 好啊,我带你走

云无涯目光微动,低声问:“离开这里去哪儿?”

“一个你暂时去不到的地方。”

“所以,师妹这是要抛下我了?”

南鸢觉得此刻的自己像极了抛妻弃子的渣男。

她望着眼前的男人,仍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眉眼却柔和了许多,“终有一天,我会回来找你,你可愿等我?”

云无涯沉默许久后,淡淡笑了起来,“好啊,我等你。或许等师妹回来,我就能保护师妹了。”

南鸢没想到他这么贴心懂事,乖得把她衬托成了绝世大渣女。

其实双修这么多次,她卡壳多年的修为,是有松动的。

如果云无涯修为再高一些,她估计能直接冲破瓶颈。

若是以前,得知此法确实有用,南鸢还真有可能跑去上界的仙域或魔域寻几个厉害的仙魔来双修。

但现在,算了。

眼前这个心眼多心机深会装委屈还能撒娇的男人,到时候还不知如何哭闹。

啧,烦人。

没错,南鸢早就知道云无涯这厮的真面目了。

但她就是受用,没办法。

“等我走了,你可别哭。”南鸢道。

云无涯听到这话,忍俊不禁,“在师妹眼里,我是个无理取闹的人吗?”

南鸢觉得是。毕竟有句话叫做江山易改禀性难移。

“我说我要走,你为何不挽留我?”南鸢问。

云无涯盯着她,反问:“挽留你可有用?”

南·冷漠无情·鸢淡淡道:“无用。”

云无涯沉默看她。

所以,又何必问?

“师兄,我真的很快回来。”南鸢不禁又放软了语气。

云无涯:“很快是有多快?”

“或许一年,也或许就几天。小糖可以带我穿回过去,我不会让自己离开太久。”

听到小糖可以穿梭时空,云无涯竟也不惊奇,似乎早就知道了。

“师妹,就算你能穿回某个时刻,可这个世间发生过的事便是确确实实发生过了,不会因为你穿到之前,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我若等你万年,你回到我只等你一年的时候,那你说,我是等了你一年,还是万年?”

南鸢怔住。

她若穿梭到离开的一年之后,她和云无涯重聚,自然就改写了后面的剧情。

可是,云无涯说的这话,也有几分道理。

这个问题就像是问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一样。

她不知如何回答。

云无涯见她纠结,自己反而释然一笑,“我只是胡言乱语,师妹不必放在心上,你若能早早回来,那个时候的我一定万分欢喜。

只是那个时候,师妹离开,便不要再走了。”

“不走了。就算走,我也带你一起。那个时候我已修成正果,想去哪儿便去哪儿,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便是天道,也休想管我。”南鸢谈起天道就没好语气。

“……我等师妹归来。”

这个时候的云无涯满脸都写着“贤惠懂事”四个字。

然而没多久,南鸢还是察觉到了他的小动作。

南鸢之所以选择在气运子男主飞升之后离开,是因为气运子男主注定要缔造一段传奇。

云无涯资质斐然,从小就是万众瞩目的天才,所以,即便他三百岁飞升,众人的惊艳感也有限。

但气运子就不一样了,他逆天改命,剧本更为苏爽,佛法剑三修不说,最后还用不到一百年的时间便飞升上界!

有这样一个牛逼人物的存在,那些曾经崇拜南鸢和云无涯的修士们迟早会爬墙,变成气运子男主的脑残粉。

那个时候此间世界的信仰之力大大减弱,再留下已无必要。

可南鸢在听小糖汇报气运子状况,得知气运子又遭受了莫名其妙的攻击,第N次死了个半死,且这些都不是原世界剧情后,她将凉飕飕的目光打看向了云无涯。

云无涯在专心致志地雕刻一枚刚刚得到的红白晶石,雕的正是四爪赤血腾蛇将剑修缠成麻花的样子。

“可是你干的?”南鸢问。

云无涯雕刻得正认真,没有看她,只淡淡问:“师妹问什么?”

“归一宗有一名弟子,资质虽差,却能逆天改命,不到十年便从废灵根修到了元婴期,但此人数次遭遇莫名攻击,命悬一线。”

云无涯抬眼看她,“我与师妹形影不离,哪有时间去找别人麻烦。我知道师妹怀疑什么,在师妹心里,我难道就是如此小人?”

南鸢抿了抿嘴,“抱歉,你就当我想多了。”

云无涯淡淡挑眉,“原谅你了,这个送你。像不像师妹和我?”

南鸢捏着手中蛇缠人的晶石雕像,打量片刻后,突然问了句,“你淫毒什么时候发作?”

“呵呵,师妹想何时发作,便何时发作……”

寝殿内,两人双修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一个跟云无涯长得一模一样的分身正阴测测地盯着那跪在地上的丑陋魔修。

“无用的废物,区区一个元婴修士,竟也杀不死。”云无涯说这话时,眼里闪过嗜血的红光,眉间出现了魔气凝结的黑色细线。

地上的魔修一张脸上布满坑坑洼洼的伤痕,早已看不出原来的五官,声音也嘶哑难听,“仙尊息怒,那人身上气运滔天,前几次明明被我杀得只剩一口气,没想到最后还能活过来!请仙尊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杀了那人!”

“好,最后一次机会。不是他死,就是你戚凝焱死!”

任谁也不知,这个供云无涯驱使的高阶魔修竟是被魔门通缉的戚凝焱。

夕日他诋毁云无涯,骂他是一条狗,如今,他却成了云无涯身边的一条狗,为他做任何事情。

等云无涯离开,戚凝焱龇牙冷笑。

什么狗屁月华仙尊!

谁能知道,这位仙尊心魔未消,他手上不沾鲜血,却指使他做尽了恶事!

之后的百年间,气运子男主不断变强,戚凝焱也因有月华仙尊的传授,同样变强,最终演变成了一个无名无姓的大反派。

可惜,邪不胜正。

气运子终究还是灭了这位人造大反派,并在入归一宗的第一百个年头,带着两位红颜知己,一起白日飞升。

飞升当日,天梯现,彩云织,灵鸟环绕,百兽啼鸣,一男两女,一齐飞升,那景象要比当年云无涯飞升时更为壮观,引得修真界沸腾不已。

举天同庆之际,云无涯却一言不发地拽着南鸢去打架,凶狠得像只野兽。

“云无涯,不准咬。”

云无涯不但咬了,咬完还往南鸢身上涂药水,力图让自己留下的那些痕迹多留几年。

两人当了不知多久的连体婴儿后,云无涯猛地将他的小师妹扣入怀中,动作紧得似要把她的腰掐断,语气也第一次如此凶狠,“你就不能带我一起走么?你这个狠心的女人!”

南鸢沉默片刻,脑子一抽,忽地就道:“好,我带你一起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