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431章 天道,它又来作妖了

第431章 天道,它又来作妖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70  |  更新时间:

第431章 天道,它又来作妖了

云无涯听到这话,眼瞳微微一缩,“师妹?”

南鸢瞥他一眼,“你都快把我的腰掐断了,我能不答应?”

云无涯稍稍松开了手,一手抚上她的小腹,一手环住她的肩头,低头咬她肩颈处的软鳞,“我本想着,你若狠心离开,我便努力造一个孩子,让你多一个牵挂。可惜,师妹这肚子许久不见动静。”

南鸢挪开小腹上的手,“别想了小师兄,只有修为比我强悍的雄性,才能令我受孕。你……再修炼个上万年吧。”

这世间法则便是如此,能力越强者,子嗣越单薄,尤其她还是个如此强大的雌性上古凶兽。

在她这里,不会出现身体太弱而承受不住强大血脉的情况,只会出现受孕困难的问题。

不过,一旦她受孕成功,作为上古凶兽中的雌性,她一胎能生好多颗蛋。

这世间除了她这一族,她尚未遇到比她更强悍的雄性。

云无涯沉默了,不想说话,只埋头苦干。

行不行,不是师妹说了算。

这一次,云无涯格外兴奋。

他装乖示弱这么久,师妹总算退让了。

她果然是有办法带他一起离开的。

小糖知道南鸢的想法后,大惊,惊悚的惊。

“鸢鸢,你把我们的秘密告诉云假仙了?”

南鸢看了云无涯一眼,“未曾,是他自己猜到了一些。”

小糖纠结了一小会儿后,愉快地接受了,而且越想越觉得不错,“云假仙,那你来我的星辰空间吧,这样我以后就有个玩伴了!我给你分享我的那一堆宝典和话本子,都是我爹爹留给我的,特别珍贵!我空间里还有好多宝贝,到时候我让你摸摸!”

云无涯看着眼前的小兽,笑得如清风明月般好看。

他应了一句好。

距离气运子男主飞升上界已经过去半年之久,南鸢觉得自己不能再咸鱼了,是时候带着自己的男人离开这个世界了。

这一日,风和日丽,万里无云,连空气都格外清新。

两人一兽都觉得是个好日子。

小糖为自己的空间通道设置了口令,云无涯只要念出口令,便能自动进入它的星辰空间。

然而,当云无涯念完空间通道口令“糖爷威武霸气”之后,他仍没有进入小糖的星辰空间。

小糖放弃了口令,正欲直接用神识拽他,却在这时,清修宫上空,劫云快速积聚,雷声轰鸣。

“鸢鸢不好了!我们被天道粑粑发现了!可是为什么,我们这次什么都没做啊啊啊,鸢鸢都没有变出本体!”

小糖慌了,第一个世界天道粑粑劈死阿清的阴影让它慌了。

云无涯意识到不对劲儿,立马做了决定,“师妹,你和小糖先走!”

南鸢沉眸,什么都没说,将云无涯往自己的本命空间里拽。

然而,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云无涯的身体竟变得沉重无比,便是南鸢,也拖拽不动。

有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不知是云无涯,还是南鸢,亦或者那掌控一切的天地规则——天道。

“师兄,将我赠你的那件蛇鳞衣袍穿上。”南鸢即刻做出安排。

等云无涯披上那件四爪赤血腾蛇的蛇鳞长袍,南鸢直接划破虚空,带着云无涯离开了魔门。

这一次没有阻力。

两人一兽转眼间就到了大衍剑宗的无涯山上。

然而他们才刚刚抵达,无涯山上便有劫云狂聚。

几次破碎虚空,皆未能躲过天地法则的追踪。

这让南鸢十分恼火。

她明白了,这是此间世界的天地法则在阻止她带走云无涯!

南鸢早便知道,带走一个世界的东西,哪怕是一个死物,都会受到相应世界的阻力,更遑论活人。

但她确信,她的本事加上小糖与生俱来的能力,就算带走这个世界的活人,也不在话下。

所以,是她和小糖引起了这世间天道的注意,令天道加大了阻力,即便她和小糖联手也带不走云无涯?

可是,南鸢偏不信这个邪!

她加大了神识之力,誓要将云无涯拖入自己的空间!

“师妹,算了。”云无涯看着眼前的女子,伸手拭去她额上少见的薄汗,“我想,应该是我的问题。”

说着,他闭上眼。

再睁开时,剑修周身气息骤变,眼睛变得跟南鸢一样殷红,眉间魔气凝聚。

“师妹,我早就不是你眼里端肃雅正的师兄了……抱歉,我没控制好心魔,还是让自己入了魔。”

一开始出现心魔是因为亲眼看着师妹死而他无能为力,后来的心魔则是他知道师妹随时都可能离去,而他仍然没有能力挽留。

他尝试过了,但没用。

心魔还是在日益壮大。

南鸢看着眼前气息全变的剑修,沉声道:“我早就猜到了。”

云无涯怔愣片刻,忽地问:“师妹不觉得失望?”

“我本也不是什么好人,你现在反而跟我更配。”

云无涯低低笑了起来,“其实,我也觉得跟师妹更配了。”

轰隆隆——

九天神雷开始轰炸两人,小糖则早就怂哒哒地躲进了空间里。

被神雷劈得多了,南鸢早就不惧。

她牢牢地将云无涯护在怀里,刚刚养好的肉身又挨了几道雷。

狗天道!

我日!

云无涯在神雷轰炸中仿佛失了魂,许久都没有动弹。

那双眼里,所有的感情在一瞬间如海潮般齐齐褪去,变得一片空茫,印入了这世间万物,却又空无一物。

直到南鸢叫他,他才缓缓回神,那异样也随之不见。

“师妹,你受伤了。”云无涯眉头紧拧,手掌心落在了她皮开肉绽的地方,手微微发颤。

“我破糙肉厚,没事。”

两人沉默许久。

直到云无涯主动开口,“师妹,你走吧。其实我心里很高兴,因为师妹是想带我走的。”

南鸢紧抿着唇,周身气压沉沉。

最后,她还是当了一次渣女。

云无涯一个人留在了这里,而南鸢带着小糖,也带着一腔愤怒离开了这个世界。

没有南鸢的地方,一片死寂。

云无涯望着眼前的虚空,方才那短暂的异样重现。

剑修的眼里情绪尽退,变得如同天空般广袤,里面藏了无穷尽的天地道韵,玄之又玄。

“我到底是什么?我好像是……”

那低喃的话淹没在风声中,剑修的肉身突然变得透明。

忽而某一刻,他的肉身连同元神一起碎成了一片银光。

那银光如一缕烟雾般飘向了天地之间。

天地虚无之中,一抹隐隐约约的人形集天地规则而成,只是,尚未完全成型便又散开了……

·

没能带走云无涯的南鸢心情糟糕透顶,以至于小糖说什么,她都没有听进去。

“……随便。”南鸢兴致缺缺地道。

于是,随便的南鸢再睁眼时,对上了一双水汪汪的漆黑大眼睛。

“妈妈,你醒啦?”

南鸢:……

小孩儿,你叫了个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