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436章 我想,你母胎单身

第436章 我想,你母胎单身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93  |  更新时间:

第436章 我想,你母胎单身

男人抵了抵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往后退了一小步,保持在一个礼貌的距离上。

“别墅一楼的两间卧室是别墅主人的,来之前,节目组应该说过。除了这两间,二楼和三楼的房间可以随便入住。”

南鸢觉得奇怪,“既然不让人住,为什么不将这两间卧室上锁?这样的话,也能避免别人犯错。”

戴黑框眼镜的男人闻言,静静打量她,解释道:“山间潮湿,室内需要经常通风,不然会有味道。”

南鸢顿时了然。

这座别墅的主人可能有重度洁癖,比她还严重的那种。

“我在门口闻到了空气清新剂的味道。所以,就算你不阻止,我也不会住进去。”

那味道很淡,很好闻,跟她以前闻到的那些不太一样。

“空气清新剂里含有的空气负离子和臭氧,本身就是空气污染物。对于一些过敏体质的人,可能引起过敏,而里面的芳香物质,还会刺激神经系统,影响孩子的生长发育。”

南鸢说着,看了一眼跟在她屁股后面的小萝卜头。

人类本就脆弱,她儿子有这么小,一定要细心呵护。

男人有些意外,意味不明地道了句:“你嗅觉很好。”

“不过这款空气清新剂是用植物精华做的,并没有你说的那些有害物质。”

“你怎么知道?”南鸢蓦地问。

男人顿住。

“你进去过了?”

男人沉默不语。

“我会替你保守秘密。”南鸢道。

男人目光微妙地看了她一眼。

“其实,别墅主人可以养几盆龟背竹和散尾葵,不仅能吸附空气中的灰尘,还能调节室内的空气湿度。”

男人淡淡摇头,“打理花草耗费精力,别墅主人很忙碌,没空打理这些。”

“可以让佣人打理。”

“很多人不喜欢外人进入自己的私人空间。”

南鸢若有所思,“你似乎对这座别墅的主人很了解?”

男人抵了抵眼镜框,“我是通过观察得出了这些结论。”

“你总是扶自己的眼镜框,这说明你的眼镜框松了,大小不合适,但我看你这眼镜很新,像是第一次戴。你为什么换眼镜,是原来的眼镜不好看,你为了节目特意换了个新的?还是你根本没有近视,只是在用这个刻板的黑框眼镜遮挡什么?”

南鸢用一连串的问话展现了自己的观察力,并反问对方:“你觉得我的观察力怎么样?这样的我,并没有观察出你说的这些。所以我百分之九十确定,你跟别墅主人认识。”

眼前的男人哑然失笑,虽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却主动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席云坤,二十分钟前抵达这里,十分钟前完成入住,入住的是二楼靠东的房间。”

南鸢听到他名字的那一瞬间,蓦地一愣,看他的目光顿时变得幽深起来。

席云坤发现了她的异样,不禁问:“我的名字有哪里不妥当?”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名字挺好听,尤其这个云字……很有意思。”

有意思极了。

南鸢面无表情地呼叫某只兽兽,“小糖,如果我让你现在去上个世界,帮我看看云无涯怎么样了,你看完之后可能准确地返回这个世界?”

“啊咧?”小糖有些懵,“鸢鸢你是不是听到这个云字想到云假仙了?

可以是可以,但是鸢鸢,你比谁都清楚,每个世界它时间流逝的速度是不一样的。

有可能我去别的世界待个十年二十年,这个世界才过了十分钟,也有可能我去别的世界才待个五分钟,你就在这个世界待了一百年。

你说我要是丢下你自己去看望云假仙,等我回来,你这具身体死了,你变成孤魂野鬼了怎么办?”

南鸢只是随口一说,大多数时候她都很理智,“算了,结束这个世界再回去看他。”

小糖感慨:“鸢鸢好宠云假仙啊,我们才来这个世界几天啊你就想他了。那我们以后是不是每个世界结束都回去看看他?”

南鸢凉飕飕地回了一句:“那也得他乖乖听话才行。”

小糖有点儿纳闷。

这怎么听着像是对云假仙有些不满啊?

云假仙哪里不听话啦?

人家跟个望妻石一样,在上个修真世界等着鸢鸢,多乖啊。

南鸢夸完名字就走神的模样让席云坤愈发看不懂,他好奇地问了句:“说名字好听,是你们女孩子惯用的搭讪方式吗?”

南鸢回神,脸上隐晦地露出了一丝嫌弃,“我猜你一定母胎单身到现在。”

席云坤:……

“抱歉,刚才我如果哪里说错话,我向你道歉。”

南鸢直言不讳地道:“席先生,你没有哪里说错话,你只是情商太低。”

席云坤:……

“从我们这短短几分钟的相处中,你所展现出的言谈举止来看,你是一个身居高位的人,习惯了发号施令。你家境优渥,学识渊博,眼界很广,但为人傲慢,有智商没情商。”

这评价犀利至极,毫不客气。

席云坤却丝毫不觉得被冒犯,反而低笑出声。

他笑起来像是换了个人,黑框眼镜带来的刻板感一瞬间减弱了不少,那微勾的嘴唇笑起来透着几分性感。

“你在套我的话?嘉宾公布职业的环节还没到,不过我可以透露给你,你猜错了,我不是什么身居高位的人,我的职业很普通。”

“不是就不是,与我何干?”

南鸢暂时不想跟这货聊天了,这个人让她想起了云无涯,心情瞬间不好。

席云坤下意识地往前两步,“你叫什么名字?我觉得,我说了我的名字,你也应该说你的,我们礼尚往来。”

南鸢淡淡看他,“我是姜施倩,这是我儿子舟舟。”

席云坤只短暂地怔愣了一下,便点点头,夸赞了一句,“你的儿子很可爱。”

姜韵舟一听自己被点名,还被当面夸,立马仰头望眼前的人,“叔叔你好,我是姜韵舟,再过半年就要五岁了。叔叔你好高啊!”

席云坤微微俯身看他,“如果你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以后也能跟我一样高。”

“我有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因为妈妈每天都给我做好吃的,还给我讲睡前故事!”

席云坤挑眉,眼前这女人的身上有着某种跟他十分相似的特质。

这样的女人竟也会给小朋友讲睡前故事?

他突然有点儿想听。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