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455章 姜小姐,你可以当真

第455章 姜小姐,你可以当真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07  |  更新时间:

第455章 姜小姐,你可以当真

席云坤不是会计较这种幼稚问题的人,但此时此刻,得知被特殊对待的那个人不是他,他还是有那么几分……失落?

姜韵舟小朋友乌黑的眼珠子溜溜一转,坐在椅子上的小屁股往席云坤这边挪了挪,凑近他耳边,白嫩的小手遮住了自己的嘴巴,低声对他道:“席叔叔,你想吃什么的话可以告诉我,我让妈妈做。”

席云坤听到这话,顿时就笑了,拍了拍他的小肩膀,同样放低声音道:“叔叔这两天没有白疼你,明早再带你骑马马。”

一大一小对视一眼,交易达成。

对于两人的悄悄话交易,南鸢选择了睁只眼闭只眼。

虽然她的确打算给儿子找个后爸,但儿子这么快就叛变,她的心情有些复杂。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老母亲心情?

继童菲菲之后,南鸢接连得到了其他嘉宾的夸赞。

就连饭量很小的周冰雅都忍不住吃了两小碗。

第一天掌厨的南鸢,早上一顿面几乎征服了所有人的胃,让大家恨不得顿顿都是她做饭。

林馨儿离开时,脸都是黑的。

而曹贺擎照例最晚离开,走前,他看向已经在休息区办公的一男一女,神情好奇,“我真是越来越好奇你俩的职业了,你们还真自由。”

其实,他也很自由,只是现在上了节目,得做做样子。不能让观众觉得他这个老板当得太轻松。

“拜~晚上见,我今晚争取早点回来,倩倩记得把我的饭也做上。”曹贺擎避开旁边的摄像头,隐晦地朝南鸢抛了个媚眼。

席云坤蓦地朝他看去,目光凉凉,如有实质。

曹贺擎是什么样,他第一天就看出来了。家底丰厚的富二代,喜欢玩,身边从不缺女友。

这种男人很会讨女人欢心。

想到这儿,席云坤看他的目光更不爽了。

曹贺擎对这种不善的眼神只当未觉,整了整自己身上的休闲西服后,精神抖擞地走了。

转眼间,偌大的别墅里只剩三人。

席云坤和南鸢各自坐在休息区的一端。

席云坤用电脑浏览文件,姿态闲适;南鸢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写方案;姜韵舟小朋友则一屁股坐在休息区的羊绒毯上,摆弄自己的积木。

气氛看起来十分温馨。

一段时间后,南鸢瞄了一眼姜韵舟,提醒他可以换个游戏。

于是,姜韵舟便噔噔噔地跑上楼,取来了一个小魔方。

“妈妈,你帮我打乱。”

南鸢啪啪啪几下打乱顺序,再递还给他。

姜韵舟接过魔方,一对白嫩的小肉爪非常利索地拧阿拧转啊转。

席云坤无意间瞥了一眼,发现姜韵舟小朋友有点儿厉害,一个打乱的小魔方很快就转好了。

“妈妈,你渴吗?”玩够了魔方的姜韵舟问。

南鸢头也不抬地回了句:“还好,你渴吗?”

“妈妈,我不渴,刚才我喝了一盒赞助商粑粑家的牛奶。”

也不知是哪个嘉宾提了句赞助商爸爸,姜韵舟小朋友从此就记在心上了。

小孩子的学习能力远比大人想象的要强。

“妈妈和席叔叔工作这么久肯定渴了,我给你们倒水!”姜韵舟麻溜地爬了起来,不等南鸢发言,便噔噔噔地跑了。

不一会儿,姜韵舟小朋友就端着温白开过来了。

他没有逞能,一次端一杯,先给妈妈端一杯,再给叔叔端一杯。

“谢谢儿子。”南鸢伸手接过。

姜韵舟立马回了句:“不用谢妈妈,你天天做饭给我吃,还要挣钱养我,特别辛苦,而我只能帮妈妈端茶送水,我很内疚。”

席云坤忍俊不禁,是个小人精,连内疚这种词汇都学会了。

这母子俩相处的模式也很特别,跟他以前见过的那些不太一样。

席云坤接过水之后也道了一句谢谢。

姜韵舟也马上回道:“不客气席叔叔,你以后很可能成为我的爸爸,我可以对你更好哦。”

“噗!咳咳咳……”席云坤被刚刚喝下的一口水给呛着了。

南鸢瞥他一眼,道:“童言无忌,希望席先生别介意。”

席云坤还是第一次这么失态。

他看向眼前这对性格完全相反的母子,眸光渐深。

“可是姜小姐,我介意了。”男人道,低沉的嗓音很容易让人想到那香醇的酒酿,因为,可以醉人。

对于南鸢这种脸盲症患者来说,声音好听远比长得好看来得舒服,因为大多数时候她都是以声辨人。

“你介意?”南鸢眸子半眯。

席云坤顿时就笑了,“对,我介意。因为,我有些当真了。”

节目组规定,不到最后一天,嘉宾之间不能直接表白。

如果心里真的憋了很多话不吐不快,可以去一楼的心语小屋,对着小屋里的摄像头说。

后期节目可能会将这一部分内容选择性地剪辑出来。

席云坤没有对着摄像头说心事的癖好,他想说什么,会对着当事人说。

如果不能直接表达自己的意思,那就暗示,甚至明示。

南鸢目光微动,“席先生,有些骚话是不能乱说的,我也有可能当真。”

突然意识到自己这句话算是骚话的席云坤,先是微微一怔,随即正色道:“你可以当真。”

虽然只相处了不到三天,但他有种很强的预感。

——如果他一定要找个女人共度余生,眼前这个女人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而且,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再等下去,他直觉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席云坤能拥有现在的成就,让那么多公司元老都对他甘拜下风,很大一个因素就是他对事情的这种敏锐度。

想做什么,便一定要快、准、狠。

南鸢盯着他看了片刻,同样快准狠地戳破了空气里刚刚浮出的粉丝泡泡,淡淡道:“席先生,我们有足足两个月的时间,我们彼此能不能让对方真的当真,两个月之后自有分晓。”

席云坤惊讶于眼前这个女人的理智,同时也更坚信自己的感觉。

但两个月还是太久了,他得做点什么。

至少,他要提前将这个女人划分到自己的领域里,让其他男人不能觊觎。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