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460章 再不来,只能舔餐盘

第460章 再不来,只能舔餐盘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87  |  更新时间:

第460章 再不来,只能舔餐盘

南鸢没有四只手,她只是刀工超群,而且会合理利用时间。

不过,她懒得解释。

于是她只简单回了句:“都是家常小菜,做起来自然快。”

不等吕川泽好奇心继续发酵,韩辰便打断了他,“先敬倩倩,其他再说。”

韩辰开了个话头,他举杯,众人跟着一起举杯,敬今天的大厨。

席云坤瞥了一眼习惯性主导一切的韩辰,没说话,也跟着举了杯,默默饮了一口酒。

酒的确是好酒,但是比起他酒窖里收藏的那些,还差了一大截。

看到这样的韩辰,席云坤会想到七八年前的自己,那时初出茅庐,也喜欢主导一切,不过现在的他早已今非昔比,不管他走到哪里,周围的人都会安静下来听他的吩咐,不需要他刻意去引导什么。

所以,他会尊重这样的对手,如果韩辰也对姜小姐有意思的话。

碰杯之后,大家开始动筷。

刚开始大家夸菜香,说南鸢辛苦,其实都有很大的客气成分在,可是,当每个人下嘴之后,这表情瞬间就不一样了。

吕川泽是个直男,用一种十分夸张的表情道:“倩姐,你这手艺也太好了吧!你这厨艺,这能直接开饭店了啊!我真没吹牛!是真的,这一样的菜名,你做的是我吃的口感最佳的!”

童菲菲也控制不住她自己了,紧跟着吹起了彩虹屁,“倩倩的手艺是真的绝,别的菜先不说,只说这道蟹炒年糕,我吃过那么多蟹炒年糕,全都比不上倩倩做的这一份!真的太赞了!我太爱倩倩了!倩倩你如果开饭店,我天天去捧场!”

南鸢微微笑了笑,“我的确有开饭店的想法,目前还在筹划中。”

这人吹彩虹屁的样子像极了姜韵舟,而姜韵舟小朋友又像极了小糖。

小糖又像谁呢?

南鸢微微一怔,突然想起上个世界,自己没记忆还是恋爱脑的时候,似乎也会脸热心跳,也会吹云无涯的彩虹屁。

南鸢的脸顿时一黑。

“哇,真的吗?太棒了,倩倩你以后开店后告诉我店名,我一定去!我还要吃我点的这道蟹炒年糕!”童菲菲兴奋极了。

旁边吕川泽抓住了一个关键词,“童菲菲,这道蟹炒年糕你点的?我们还可以点菜?太酷了!倩姐,我明天,哦不对,是后天,我能不能也点一道菜?”

童菲菲给南鸢添了麻烦已经很不好意思了,一瞬间维护心爆棚,分分钟摁灭了他的念头,“不可能,别想了,只有女士才有这样的机会!”

“你又不是倩姐,你怎么知道?”

“倩姐跟我说的不行吗?”

“行行行,你赢了。”吕川泽感慨,“这年头,男人的地位越来越不如女人了。”

刚说完,吕川泽就夹了一块最大的螃蟹肉,吃得特别香。

显然,他跟童菲菲一样,很喜欢这道菜。

其他人也喜欢,但还没有到这么夸张的地步。

韩辰等这两人闹完了,才对南鸢道:“今天的红酒没有白准备,倩倩的菜配上这酒正正好,美味极了。”

“你们怎么不谢谢我?”席云坤突然开口。

他说这话时,只看向了韩辰一人,“我今天一直跟倩倩在一起,她做菜的时候我在旁边打下手。”

坐在南鸢和席云坤中间的姜韵舟小朋友接收到什么讯号,立马点头附和:“是的是的,席叔叔一直在帮妈妈一起做饭哦。席叔叔,今天妈妈的饭格外好吃,肯定是因为都是你洗的菜特别干净!”

姜韵舟小朋友的童言童语逗得几个大人都笑出了声。

“妈妈,我说的不对吗?为啥叔叔阿姨们都笑我?”姜韵舟扭头看南鸢。

南鸢不知道怎么回答,旁边席云坤已经非常满意地夸赞道:“当然是对的,做一盘菜最基础的步骤是什么?是洗菜。菜洗得干净才能做得好吃。”

“坤哥,欺负我家舟舟年轻小不懂事,太过分了哈!”童菲菲嘴上打抱不平,但比谁都笑得欢,笑得脸都红了,嘴大开,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缝儿,

吕川泽无意间看了一眼,微微失神。

他觉得童菲菲大笑的样子比她那种微微一笑的甜美样子好看多了。

就是要畅快大笑才快活嘛。

十分钟之后,曹贺擎也回来了。

“不是吧兄弟姐妹们,我就路上塞车晚回来这么一会会,这么多菜都快见底了!”

童菲菲大笑道:“你再不来,只能舔餐盘了!”

曹贺擎听到这话,狂奔而来。

一屋六人,一顿饭居然吃得跟闹市里的露天大排档一样热闹。

等林馨儿回来的时候,已经光盘了。

因为白天工作出现了失误而不得不加班的林馨儿,心情本就低落到了极点,再看到其他人欢声笑语的模样,心态突然就崩了。

在露出不太友善的表情之前,她没有说一句话,快速上了楼。

对于林馨儿的异样,韩辰只是微微扫了一眼便收回目光,曹贺擎则假模假样地道:“馨儿可能是工作太累了,她明天还要早起做饭。不然,明天也倩倩做饭吧!”

其他人虽然也恨不得天天是南鸢做饭,但怎么好意思开口。

人家又不是保姆,就算是保姆,人家每天伺候这么一群人,还有高额雇佣费拿呢,所以凭什么啊?

韩辰淡淡道:“贺擎,先别擅做主张,万一馨儿很喜欢做饭呢。”

童菲菲也道:“倩倩还要带孩子,哪有那么闲,你可别欺负倩倩人美心善。”

曹贺擎耸耸肩,“知道了知道了,我只是心疼一下馨儿。”

席云坤凉凉瞥他一眼:你心疼什么,不过是馋倩倩的手艺罢了。

花心男人说话办事的套路,他早就一清二楚。

林馨儿闷声不吭上楼的小插曲似乎很快过去,众人继续嘻嘻哈哈地谈笑。

酒饱饭足之时,聊天兴致往往是最高的。

“舟舟该睡觉了,我先带他上楼了。今天韩辰和曹贺擎洗碗。”南鸢走前将洗碗的人安排得明明白白。

从未干过洗碗这活儿的两个公子哥儿:……

唠嗑大会顿时解散,洗碗的洗碗,休息的休息。

等到九点钟周冰雅回来,所有人到齐,节目组派人发了任务卡。

“周末约会?”

节目组要求男嘉宾和女嘉宾提前规划约会地点和内容,周六男嘉宾和某位女嘉宾约会,男嘉宾是主场,而周日,女嘉宾会和某位男嘉宾约会,女嘉宾是主场。

节目组很贴心地小字备注:考虑到许多高档餐厅和许多高端游玩场所都需要提前预定,示意提前多天预告。

但问题是,坑爹的节目组没有说清楚,谁跟谁约会!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