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473章 约会,动物园

第473章 约会,动物园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56  |  更新时间:

第473章 约会,动物园

姜韵舟被南鸢说服了,睡前做了好多个祈祷。

南鸢看小朋友那认真嘀嘀咕咕的样子,心虚了两秒钟。

她太过分了,居然逗弄一个小娃娃。

怎么能欺负一个四五岁的小娃娃呢?

可是看小萌娃合着小胖爪嘟着小嘴儿嘀嘀咕咕祈祷的样子,南鸢觉得偶尔逗弄一下也……还好?

瞅了眼那端端正正坐在床头的大狗熊,南鸢没忍住,又抱着挼了几下。

当初姜韵舟只稀罕了两天,就把大狗熊给抛弃了。

到底是男孩子,还是喜欢更酷炫的玩具,这个穿着洛丽塔的雌狗熊,显然没能更长久地俘获姜韵舟小朋友的心。

不过,这正好如了南鸢的意。

狗熊毛的触感非常好,每天睡觉前挼一挼,一晚上都能睡个好觉。

而且大狗熊做工上乘,上面的毛怎么挼都不掉。

南鸢很满意这个陪睡的大狗熊。

第二天,节目组又不做人,一大早就有工作人员敲门,示意四个男嘉宾收拾收拾出发。

曹贺擎差点儿暴走,“今天不是女嘉宾的主场吗,为什么又要我们男嘉宾先走?”

他能理解节目组想要保持惊喜感的意图,但让他一个睡惯了懒觉的人,连续两天起这么早,他很难不暴躁。

节目组工作人员解释道:“因为女嘉宾们需要呵护,节目组会直接送你们去四位女嘉宾的约会地点。”

曹贺擎:……

女嘉宾需要呵护什么的,这理由真是无法反驳,呵呵。

因为曹贺擎的起床气太大,工作人员再次解释道:“今天已经比昨天晚了一个小时。为了让你们今天多睡一会儿,节目组昨晚上特意通知了四位女嘉宾,让她们七点半以后再下楼呢~”

一个呢字说得抑扬顿挫。

节目组表示,他们可是很有人情味儿的。

事实上,节目组还着重通知了南鸢,毕竟这位是所有女嘉宾里唯一一个天天起大早的。

曹贺擎听到这话,再大的火也发不出来了。

他大概是脑抽了才来参加这种节目。

等到四位男嘉宾都走了,四位女嘉宾才打扮得光鲜亮丽下了楼。

对于女嘉宾来说,昨天的约会完全是未知,她们不知道自己的礼物被谁选走,也不知道对方是谁。

但这一次不同。

四个女嘉宾是主,男嘉宾是客。

至少南鸢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

周冰雅选到了机车模型,没有意外的话,约会对象是吕川泽。

童菲菲选到的丝巾和林馨儿选到的水晶项链,这两个礼物应该是懂得女人品味的男嘉宾送的,韩辰和曹贺擎符合要求。

至于哪个对哪个不太好说。不过,南鸢更倾向于水晶项链是曹贺擎送的。

剩下的大狗熊,几乎没有悬念。

南鸢那天发心动短信提到过大狗熊,如果不是席云坤,按照他的性格,他早就找机会跟南鸢否认了。

等南鸢抵达自己的约会地点,果然看到了席云坤。

姜韵舟小朋友已经乐疯了,嗷嗷地叫,“妈妈!妈妈我昨晚的祈祷灵验了!今天还是席叔叔!”

兴奋的小朋友朝男人扑了过去。

站在动物园门口的席云坤接住冲来的小朋友,将人往高颠了颠才放下来,笑问南鸢:“动物园约会?姜小姐是带男嘉宾来约会的,还是带舟舟来游玩的?”

“带我儿子来玩,顺便带男嘉宾约会,不行么?”南鸢反问。

“当然行。”

事实上,席云坤很满意。

这只是节目组安排的第一次约会,他很难保证以后次次都能跟姜小姐在一起,这次姜小姐对待约会的态度,让他很放心。

动物园里的游客不如游乐园里的人多,但也很热闹。

最受欢迎的虎园和狮林外面,几乎是人挤人。

席云坤将姜韵舟小朋友架在了脖子上,一路走,一路逛,把小朋友高兴坏了。

这可是姜韵舟小朋友第一次在这么多人的地方骑在席叔叔的脖子上!

“哇,好大的老虎,妈妈快看,是老虎!”

南鸢敷衍地哦了一声,“很威武的老虎。”

离三人不远处,一个年轻爸爸也将自家胖儿子架在了脖子上,奈何他跟席云坤站在一起,这么一对比,顿时就矮了一大截,骑在他脖子上的儿子也比人家儿子矮了一大截。

那小胖子不高兴了,低声抱怨道:“爸爸,那个小弟弟骑得好高,爸爸你怎么比人家爸爸矮那么多?那个叔叔长得好帅。”

年轻爸爸脸一黑,“臭小子你还想怎么样?老子的脖子都快被你骑断了!吃这么胖,长得又比人家黑,还好意思嫌你老子比人家爸爸矮、不如人家爸爸帅?”

小胖墩男孩顿时哇的假哭一声,朝旁边的两个女人打小报告,“妈妈,奶奶,爸爸他说我胖,还说我黑!哇——”

于是,最没有家庭地位的爸爸被奶奶训完妈妈训,妈妈训完奶奶训,看着颇惨。

在人群中鹤立鸡群的席云坤和席云坤脖子上的姜韵舟小朋友浑然不知,因为他们个子高、颜值高,引发了一家人的小争吵。

这是姜韵舟小朋友第一次来动物园,他认识了好多动物,开心极了。

动物园里的狗熊看起来有些凶,不如席叔叔送的那个大狗熊毛绒玩具好看,动物园里的羊驼跟妈妈编的那个羊驼一样可爱,身上的毛毛很好摸,他还看到了孔雀开屏,可漂亮了。

“席叔叔,我的脑袋太小,不够用了怎么办?有好多小动物都没有记住名字。”姜韵舟有些苦恼。

“没关系,以后我们再来。”席云坤道。

南鸢顿时就瞥了他一眼。

呵呵,这男人已经不知道对她儿子许了多少个承诺了。

午饭时间,午餐就近解决,南鸢没有提前预订饭店,动物园门口哪个小饭店有位置,就去哪个。

席云坤看起来也并不挑剔,南鸢请他吃什么,他就吃什么。

下午,三人又去了当地最大的水族馆。

“席先生似乎一点儿不意外?”南鸢看他很平静就接受了安排的样子,不禁问他。

席云坤怀里抱着吃饱喝足后开始打瞌睡的姜韵舟,放低声音道:“适合小孩子去的地方也就这些,不难猜。姜小姐这是打算在恋爱综艺里带孩子?”

男人眼里含着笑。

南鸢没有否认,“我的确是来恋爱综艺里养娃的,那么席先生又是来恋爱综艺里干什么的?

席先生连见面礼这种东西都是别人帮你准备的,似乎也不是来谈恋爱的。”

席云坤一愣,然后心虚地咳了两声,“姜小姐,你听我解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