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07章 世界八,远古兽世的大姐大

第507章 世界八,远古兽世的大姐大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82  |  更新时间:

第507章 世界八,远古兽世的大姐大

席云坤死后,南鸢嘱咐了姜韵舟很多话,然后第二天的清晨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离开之前,南鸢扫了一眼扑在她床前悲伤隐忍的年轻男人,心里生出几分说不上的复杂情绪。

这是她第一次将一个孩子养到这么大,还没有将孩子养歪。

可惜,普通人类的寿命太短,再过几十年,这个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就会变成白发苍苍的老人,寿命走向终点。

她不想等到那一天。

“走吧。”回到空间的南鸢对小糖道。

“鸢鸢,去上个世界看云假仙咩?”小糖问。

南鸢顿了一下,道:“已经没有必要了。”

“为什么没必要?云假仙还像望妻石一样等着鸢鸢呢!鸢鸢,这才过了一个世界,你就把云假仙忘啦?云假仙好可怜哦,亏我还说鸢鸢很宠他,哼哼。”

这一声哼哼道尽了小糖崽子的不忿。

南鸢瞥它一眼,淡淡道:“没忘,但就算我们回去也看不到他。”

小糖不解,还以为南鸢实在质疑它的穿梭能力,非要穿回去看云无涯,南鸢拦都拦不住。

出乎意料,这一次小糖定位的时间居然特别准,距离当初南鸢离开修真世界只过去了一天。

然而,明明只离开了一天,修真界却已经遍寻不到云无涯的踪迹了。

这个人就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了。

“鸢鸢,云假仙是不是生气躲起来了?”小糖有些不安地问。

“或许是陨落了,因为,我离开前留在他身上的那一抹神识散了。”南鸢漫不经心地回道。

小糖震惊,“不可能,我不相信!呜呜呜,除了阿清,我最喜欢的就是云假仙了。”

“等你哭完我们就去下个世界。”南鸢的反应颇为冷漠。

“呜呜呜,鸢鸢你不是喜欢云假仙喜欢到愿意带他一起穿梭世界吗?你居然不难过?嘤嘤嘤……”

“我是冷血动物,冷血不是很正常吗?再说,难过又有何用?难过,他就能回来了?”

小糖呜呜呜嘤嘤嘤地哭了几分钟,然后就精神抖擞地带着南鸢穿往下一个世界了。

“鸢鸢,我给你挑了一个特别好的世界,鸢鸢什么都不用做,每天咸鱼瘫就可以吃香喝辣的!”

“哦,费心了。”

然而等南鸢从一具昏昏沉沉的身体里醒来之后,看着自己身处的这简陋石洞,闻着石洞里那股让她无法忍受的酸臭味儿,南鸢很想再给小糖剃一次毛。

“小糖,这就是你说的很好的世界,什么都不用做,吃香喝辣?”南鸢平淡无波的声音差点儿破功。

小糖在空间里委屈得嘤嘤嘤,“鸢鸢,我的能力你见识过的,我刚刚还带你穿回修真世界了,时间算得正正好,这次不知道咋回事,明明定位得很准,可我最后一跃的时候,突然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偏差,直接偏到另一个世界了,鸢鸢我对不起你,嘤嘤嘤……”

南鸢沉默不语。

这偏差的确是……有些大。

“不然鸢鸢,我带你重新穿一次叭,不过我要歇一歇,鸢鸢你等我个两三天,我补充补充灵力。”

“……算了。”

小糖有些心虚地道:“可是鸢鸢,这个世界跟我说的咸鱼瘫就能吃香喝辣完全相反呢……”

已经接受了这具身体记忆的南鸢比小糖更清楚。

小糖带她穿到了一个远古兽人世界。

在这种主张自力更生多劳多得的世界,别说咸鱼瘫了,不想饿死就得劳动。

这个世界没有人类,只有兽人和各种野兽。

危机四伏的古老丛林中,兽人以捕猎低等智慧野兽为食,这些兽人组成了大大小小的兽人部落,过着如同远古人类一样的生活。

但这些兽人却比远古人类厉害多了。

他们大部分时间维持着人类的形态,以人语交流,拥有与古人类同等的智慧,但狩猎的时候却会兽化成各种凶猛的野兽,与那些可能比他们体型还要庞大的低等野兽搏斗。

兽人并非生来就是兽人。

雌兽生下来的兽人幼崽是人形,长到大概十一二岁的时候才会激发身体里的野兽血脉,经历兽人这一生中最重要的阶段——兽化。

兽化成功就意味着成年,之后可以跟着大人们一起外出狩猎。

然而,兽化是有风险的。

如果兽化失败,好一点的结果是一辈子维持人形,成为兽人眼里的废人,坏一点的结果则是死。

对兽人来说,兽化失败是一种莫大的耻辱,所以,即便侥幸活了下来,这部分兽人也会当场选择死去。

可是,南鸢穿的这具身体没有选择死。

这个十六岁的雌兽——阿野,在四年前兽化失败之后,畏畏缩缩地活到了现在,靠她的父亲活着。

她的父亲虎暴是这个兽人部落里有名的勇士,拥有老虎血脉,哪怕兽到中年,也非常凶猛。

虎暴出力多,分到的食物也多,养一个废物雌兽很容易,部落里的兽人无话可说,可这并不妨碍他们看不起阿野,哪怕她是一只数量稀少的雌兽。

兽化失败的雌兽生出来的后代也有很大可能是不能兽化的废物,以孕育出强大后代为荣的雄兽们,但凡有尊严的,都不会选择这样的雌兽结合。

南鸢挣扎着起身,坐在石洞里的干草垛上喘息。

这具身体病了,是普通的风寒。

在这种落后的远古世界,有时候一场风寒就可能要了命。

“小糖,来颗回魂丹。”南鸢道,张开嘴等投喂。

上上个修真世界,云无涯给了她堆积如山的丹药,吃都吃不完,现在的南鸢已经是财大气粗鸢。

“好嘞!”小糖立马掏出一枚回魂丹,隔空扔进南鸢嘴里。

现在它心虚得很,鸢鸢的一切需求它都要满足!

满血复活后,南鸢打算去溪边清洗一下臭烘烘的身体。

“是阿野,废物阿野出来喽!”

南鸢刚离开石洞几步,就有一个跟她差不多高的男孩,确切地说是小雄兽笑嘻嘻地奚落她。

南鸢看了看那小雄兽的身高,眉心抽了抽。

虎暴虽然从不亏待自己的孩子,能让阿野吃得很饱,但阿野依旧很干瘦,十六岁的年龄跟那些十一二岁的小兽人差不多高。

南鸢自己估摸了一下,一米五八的样子。

在这个雄兽普遍两米以上,雌兽普遍一米八以上,连幼兽也随随便便一米五六的远古兽世,她这样的身高……难怪连幼兽都要鄙视。

“一米五八,呵呵。”

空间里的小糖顿时一个哆嗦,立马道:“鸢鸢你信我,后期还会长高哒!十厘米二十厘米没有,但五厘米绝对是有哒!”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