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12章 狩猎,小雌兽发威

第512章 狩猎,小雌兽发威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95  |  更新时间:

第512章 狩猎,小雌兽发威

确定威胁部落安全的未知兽人已经不在之后,豹森带着豹兽群也前往丛林深处,开始了一天的捕猎。

这一趟,南鸢才算是真正目睹了这个远古兽世的样貌。

丛林繁密,有点儿像热带雨林,但远比热带雨林可怕。

这里的花草树木更加高大,根系发达,枝虬错乱。

藤蔓疯长,如蛇般缠在粗壮的树干上。

颜色鲜艳的野蘑菇随处可见,五彩斑斓的野花四处点缀。

昆虫有人的巴掌大小,其中一种喜欢追逐动物的虫子,形似蚊子,尖细的口器却有人的一根手指头那么长。

豹兽群快速奔驰,灵活穿梭在丛林之中。

南鸢身体低伏在老虎后背上,耳畔的风呼呼刮过,偶尔有避不开的细小枝叶打在脸上,或许刮破了一点儿皮,但南鸢没有提醒粗心的虎暴,只是将身子埋得更低了一些。

丛林两侧时不时有受惊的小型动物从蹿过,但豹兽群并未逗留。

也不知过了多久,地面变得平坦了不少,树木稀疏,但更为高大,草丛茂盛。

终于,南鸢听到一道状似牛叫的兽鸣,“哞——”

声音大概在一千米开外的位置。

为首的豹森顿时放慢了速度,豹兽群慢慢逼近。

南鸢屏息凝神,透过草丛缝隙,得以看清那巨型动物的模样。

然后,看完沉默。

……丑。

虽然叫声像牛,但外形跟牛完全不沾边,更像是一只巨型蜥蜴。

“哇哇哇,鸢鸢,是恐龙!恐龙哦!你快看,是不是特别像!”空间里的小糖突然激动欢呼起来。

南鸢:……

经小糖这么一说,南鸢再这么一看,觉得是像,毕竟恐龙也像一只巨型蜥蜴,只不过眼前这一只头大尾长,更形似蜥蜴。

两层楼高的巨型蜥蜴表皮是接近树叶的绿色,近二十米长的尾巴上长满了尖锐的倒刺,那是食草巨型蜥蜴身上最厉害的武器,如果被这尾巴扫到,非死即伤。

此时,那一无所知的巨型蜥蜴正在进食,长舌一卷,将树上的一大片枝叶卷进了嘴里,用并不尖锐的牙齿咀嚼着。

突然,巨型蜥蜴停下了咀嚼,有些不安地看向四周,四肢往后退了退。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巨型蜥蜴感受到危险准备撤离的一瞬间,为首的豹森猛地冲了出去!

豹兽矫健的身姿、流畅的肌肉线条在奔跑过程中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论速度,豹兽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豹森一动,其他豹兽也纷纷出动。

一群豹兽一冲而上的画面颇为壮观。

巨型蜥蜴发出一道惊恐的哞叫声。

地面因为巨型蜥蜴惊慌失措的逃窜,发生了轻微的震荡。

猎物横冲直撞中,不断有树枝被它庞大的身躯撞断倒下,那条带着倒刺的长尾在逃窜过程中疯狂摆动,试图阻隔靠近的豹兽群。

两只豹兽不小心被扫过的长尾打到,瞬间被那长尾拍出去十多米远。

其中一只倒地的豹兽被尾部尖锐的倒刺划出了数道长长的血口子,只这么一下,便重伤不起。

剩下的豹兽在豹森的带领下避开危险的长尾,跳到了巨型蜥蜴那小山一样的身体上,直奔猎物的脖颈。

巨型蜥蜴疯狂摇晃身躯,并不断撞击周围的树木山石,途中,又有两只豹兽被甩了下去,只剩下以豹森为首的几只豹兽。

虎暴驮着南鸢跟在巨型蜥蜴的后面。

因为腿伤,再加上驮着南鸢,而且南鸢腰间还别着一把厚重的石斧,虎暴的速度不如以前,但巨型蜥蜴已经在一群豹兽的围攻下慢了下来,他完全可以追上去。

“阿达,我们过去。”南鸢道。

虎暴低吼两声,踌躇不前。

“不加入捕猎,今晚就分不到足够的食物。饿死不如战死。”南鸢态度坚定。

其实,就算分不到食物,在食物充足的季节,虎暴也能在部落附近抓几只小体型动物饱腹,父女俩饿不死。

“阿达,把我送到那巨型蜥蜴的尾部,我有办法用最快的办法杀死它。”

“为部落的食物出力,是莫大的骄傲,阿达,我们走!”

虎暴迟疑片刻后,最终被劝服,撒开爪子追了上去。

丰富的作战经验让虎暴成功避开了巨型蜥蜴的尾巴,然后一跃而起,跳了上去。

南鸢一手攀着虎暴的脖子,一手取下别在腰间的石斧,对着巨型蜥蜴那不断摇摆的巨尾,手臂高举,猛地一斧头狠狠砍下!

那二十多米长的巨尾顿时脱离了巨型蜥蜴,整齐的横截面,鲜血喷溅,南鸢的脸上也被溅上了几滴。

失去尾巴的巨型蜥蜴,如同人失去一条腿,因为骤然失去平衡,轰然一声栽倒在地。

豹兽群趁此机会,一拥而上,狠狠撕咬巨型蜥蜴的脖子。

巨型蜥蜴晃晃悠悠地爬起来,继续挣扎,东倒西歪地撞击。

南鸢见状,从虎暴后背跳了下来,身姿轻巧地沿着巨型蜥蜴的脊背攀爬到了头部。

看了一眼巨型蜥蜴已经被咬得鲜血直流的脖子,南鸢对准脖子另一侧,高举石斧一跃而下。

一声大喝,石斧携劈波斩浪之势,在那硕大的头颅颈侧,开了一个巨大的血口。

巨型蜥蜴本来就被一群豹兽放了不少血,南鸢再来这么一斧头,小山一样的巨型蜥蜴踉踉跄跄几步之后彻底倒下,再也没能爬起来。

原本以为还要耗上很久的豹兽群全都一脸震惊地盯着手拿石斧的小雌兽。

天啊!

阿野的力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他们以前怎么不知道?

那一斧头下去,开出的血口子居然比他们撕咬这么久造成的伤口还要深还要大!

狩猎成功,豹兽群纷纷变回兽人,虎暴也迫不及待地变了回去。

“阿野,有没有受伤?”虎暴忙问,脸上狂喜和担忧交织。

南鸢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将染血的石斧别回了腰间,淡定地回了句,“阿达,我没事,我们赶紧运送猎物,免得引来其他野兽。”

这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兽人们当然知道。血腥味儿会引来很多肉食性野兽,他们将猎物运回部落的这一路上,或许还有几场恶战要打。

可是现在,他们被眼前这只战斗力爆表的小雌兽给震撼到了,久久不能回神。

说好的废物雌兽呢,连兽化都做不到,为什么杀起猎物来,比他们这群成年豹兽还要凶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