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16章 出来,我看到你了

第516章 出来,我看到你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31  |  更新时间:

第516章 出来,我看到你了

阿拉的阿达这话一出,周围的兽人纷纷倒吸一口气。

阿野居然用石斧劈开了这长尾巨兽的脖子?

阿野?

一个人?

兽人在人形状态的时候,会用那双远比兽爪灵活的人手创造一些工具,比如石斧、骨针等。

石斧可以斩断猎物坚硬的骨头,方便食物的分配,骨针可以缝制兽皮围裙。

南鸢别在腰间的这把石斧就是虎暴人形状态时用来劈斩食物的工具。

今天,她用这把石斧斩断了一头成年长尾巨兽的尾巴,还劈开了它的脖子,现在还轻而易举扛起了重逾一百公斤的长尾巨兽的腿肉。

豹森亲口嘉奖了她的英勇,其他参与狩猎的雄兽也纷纷肯定了她的贡献。

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部落的每个角落,很多待在洞中没有出来的雌兽和幼崽,也全都知道了。

兽化失败的雌兽阿野,竟是一个隐藏的大力士!

她的力气比一只成年兽人还要大?

阿野居然这么厉害!

于是,阿野转眼间雌兽就从废物成了人人夸赞的英勇雌兽。

气闷的阿拉连食物都没顾上吃,召集了自己的小跟班。

几只未成年小兽人,特别是小雄兽,为了讨好阿拉,纷纷说阿野的坏话。

“阿野就算变厉害了,那又怎样?我们才不会跟一个不能兽化的雌性生崽!”

“等阿拉你兽化了,一定会是部落里最美的雌性!我们最喜欢阿拉了!”

“阿野又干又瘦,还比我们大几岁,我们才不喜欢她!”

“阿野不能兽化,根本跑不快,今天她只是运气好,以后……”

小雄兽奥没有跟其他小兽人一起说阿野的坏话。

他说过,如果这次阿野安全回来,以后就再也不欺负她了。

可是,奥很郁闷。

他其实一点儿不讨厌阿野,他甚至觉得阿野长得很好看,就是瘦了点儿,如果以后没有雄兽愿意跟阿野生崽崽,他愿意。

他和阿野生下的幼崽或许真的像大家说的那样,也不能兽化,但是他会努力狩猎,养活阿野和孩子的,就像阿野的阿达这些年一直养着阿野一样。

可是现在,阿野变得比成年雄兽还厉害,他以后还怎么保护阿野?

小雄兽奥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自己赶紧兽化,变成一只勇猛的豹兽,然后跟着雄兽们一起捕猎。到时候,他一定要比阿野还厉害……

“鸢鸢,部落里好多兽人在议论你,成年兽人都在夸你,但是阿拉那个坏雌兽却召集了一群小伙伴诋毁你,他们说你就算力气大能捕猎,你也生不出厉害的崽崽,还说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野兽咬死了,这群小屁孩也太恶毒了!”小糖义愤填膺。

南鸢正慢条斯理地吃着那被她切成一条条的嫩肉,闻言淡淡哦了一声。

意料之中。

第一次冲击太大,无法接受,以后次数多了,这群小屁孩就不会再这么阴阳怪气了。

只是这大力丸也不能每天吃,提高这具身体的身体强度才是正事儿。

兽人世界灵气还算充足,修仙可能有点儿困难,但练武完全没问题,南鸢打算练练轻功耍耍大刀。

等两人都吃饱,长尾巨兽那条肉质鲜嫩的大腿还剩一半。

虎暴撑得肚子都圆了,打算歇一会儿继续吃。

“阿达,剩下的我们留着明天吃。”

虎暴维持着兽形,朝她兽言兽语:“吼吼,不能留到明天,明天食物就变质了,吃了变质的食物会生病。”

现在天气炎热,食物不能存放太久,当天就必须吃完。

“我有办法,阿达,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虎暴想跟过去,结果因为吃得太饱,刚刚起个身就又倒了回去。

“吼吼,阿野,不要走太远啊——”

然而家里的小雌兽已经扛着那半只兽大腿吭哧吭哧走远了。

虎暴高兴地在草堆上打了个滚儿。

他家阿野今天表现得太棒了!

“鸢鸢,你有什么办法保存肉吗?腌制?可是现在你没有盐啊。不过鸢鸢,我知道哪里有盐哦,就是有点远,你一个人去不了……”

南鸢等小糖嘀嘀咕咕地说了很久之后,突然问它,“看看那只雪虎现在是不是在溪边。”

小糖一顿之后,精神力放出,立马就嗷的一声,“鸢鸢你好腻害,你怎么知道那只大老虎在溪边?他就在昨天你洗澡的地方,正在水里玩呢!”

一只雪白雪白的大老虎在水里嬉戏,南鸢突然就有画面感了。

得到确切消息后,她扛着剩下的大腿肉往溪水上游走。

“鸢鸢,你要去找那只大老虎吗?可是它看上去很凶,不适合当宠物。”小糖觉得自己是名侦探糖,已经猜出了南鸢想将大老虎据为己有然后天天挼毛的意图。

南鸢:“我喜欢凶的。”

小糖闻言,陷入了沉思,片刻后回道:“我明白了鸢鸢。”

“糖,别瞎明白。这只雪虎我很中意,既可以当宠物,也可以当伴侣,你不用再去物色别的兽人了。”

小糖的小心思被戳破,哼哼唧唧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鸢鸢真是它肚子里的蛔虫。

南鸢抵达溪水上游的时候,水里并没有一只玩水的大老虎。

没能看到小糖描述的那幅画面,南鸢眼里划过了一抹遗憾之色。

小糖立马打小报告,“鸢鸢,大白老虎听到你的动静躲起来了,就在旁边的树丛里,正悄咪咪地露出一双眼睛偷窥你呢。”

“猜到了。”

南鸢将半只兽大腿丢在地上,朝前面那浓密的树丛自我介绍道:“我叫阿野。”

前面的树丛没有动静。

南鸢沉默片刻,发出了一记灵魂拷问:“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偷看我洗澡了?”

树丛里突然发出咯吱一声,极像一截干木棍被踩裂的声响。

南鸢继续道:“虽然你可能是无意的,但我一只雌兽被你看光了,我觉得你应该给我当伴侣。”

小糖提醒道:“鸢鸢,这是作风非常开放的兽世,大家变身来变身去,早就互相看光光啦,所以不是看光就要负责的。而且一只雌兽可以有好多雄性伴侣,根本不缺雄兽哒~”

南鸢淡淡回了俩字:“我缺。”

小糖:!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