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19章 小雌兽,这个送给你

第519章 小雌兽,这个送给你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86  |  更新时间:

第519章 小雌兽,这个送给你

南鸢回到洞穴后,便宜爹已经因为吃得太饱打起了瞌睡。

虎暴见她回来,并没有问食物的去向,只是打了个哈欠,终于可以放心地睡觉了。

“阿达。”南鸢突然叫他,“部落里还有没有多余的洞穴?我已经成年了,以后还是跟阿达分开住比较好。”

虎暴陡然一个激灵,瞌睡醒了,立马变回了人形,“阿野,你是不是又听到什么闲言碎语了?”

幼崽在幼年期只能吃奶的时候由生他的雌兽喂养,等长出牙齿可以吃肉之后,便会被雌兽驱逐,交给幼崽的父亲。

雄兽成年之后仍旧跟着父亲,学习捕猎等生存手段,雌兽成年之后则单独拥有一个洞穴。

雌兽稀少,每只雌兽一旦成年,必定有好几个雄兽追求者。

这些雄兽为了追求雌兽,会用食物讨好雌兽。所以,成年后的雌兽不用担心食物的问题。

但阿野是个例外。

她兽化失败,不是一个完整的雌兽,注定不会有什么追求者。

所以虎暴一直养着阿野,两人住在一个洞穴,就跟阿野没有兽化前一样。

“阿达,我只是觉得不太方便。”南鸢解释道。

兽人变身时候的画面还是有些辣眼睛。

“以后我住在自己的洞穴,阿达还是可以养我,我来阿达的洞穴进食,进食之后再回自己的洞穴。”南鸢提议道。

以前阿野胆子小,离不开虎暴,现在阿野变厉害了,愿意自己住,虎暴当然不会阻拦,他只是有些不舍。

“好,明天阿达就去跟首领说,让他给你分一个新的洞穴。”

第二天,饱食一顿的豹兽们不用为食物奔波,全都留在了部落里,在豹森的带领下开始做一些新的石器。

兽人们作战时通常以兽形作战,因为兽形状态下速度最快,力量也最强。

但是阿野在捕猎中的表现,让他们重新重视起石斧石刀等石器的作用。

原来这些东西不光可以用来开凿洞穴,还可以用来对付猎物。

知道阿野的能力后,大部分兽人都对阿野改观,尤其是首领豹森。

当虎暴向豹森提了洞穴的事情之后,豹森很大方地指出了所有洞穴的位置,让虎暴和阿野自己选。

虎暴看中了一个跟自己隔得不远的洞穴。

虽然洞穴有些小,但是阿野长得瘦小,完全够用。

“阿达,我喜欢部落最西的那个洞穴,那里很宽敞,住着也清静。”南鸢却做了一个大家意想不到的选择。

虎暴眼睛大瞪,一脸不解,“阿野,你不想跟阿达离得近一些吗?部落最西的那个洞穴离阿达太远了,地方也偏僻。”

部落里的兽人都住在大大小小的洞穴里,这些洞穴大部分是天然形成的石洞,也有一些是兽人们用石斧凿出来的石洞。

所以,这些洞穴基本都集中在一个地方。

比如虎暴住的这洞穴便是部落里最密集的洞穴之一,旁边隔个十几二十米就是其他兽人的洞穴,其他稍微稀疏一点的洞穴彼此之间也不会超过两百米。

南鸢说的这个洞穴,虽然是一个十分宽敞的天然洞穴,但离部落里最近的洞穴已经超过了一千米。

当然,对于以速度著称的豹兽来说,一千米并不算远,豹兽很快就能抵达,所以那处洞穴便被划分到了部落范围之内。

可雌兽阿野不能兽化,只能用自己的两条小短腿儿走路,这来来往往的自然就没那么方便了。

“阿达,我喜欢清静,那里就很好。”南鸢坚持自己的选择。

虎暴虽然有些老父亲的不舍,但女儿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他还是答应了下来,然后帮她一起布置洞穴。

打扫干净后,地上铺满厚厚的新鲜干草。

虎暴甚至把自己收藏的一张兽皮给了南鸢。

兽皮挂在洞口,正好用来遮风。

等全都弄完了,虎暴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阿野,要是一个人住不惯,还是回来找阿达吧。”

南鸢朝他摆摆手,“我已经是一只成熟的雌兽,是时候一个人生活了。你也可以考虑再去找一只雌兽,给我生个弟弟妹妹。”

虎暴老脸一红,赶紧溜了。

阿野的阿姆是部落里一只漂亮的花豹,当年拥有足足五个伴侣,都是部落里最勇猛的兽人,可惜后来,这只漂亮的雌兽生病去世了。

在兽人世界,一旦雄兽跟雌兽结为伴侣,雄兽便不能再跟其他雌兽结伴侣,除非原来的雌兽去世。

阿野的阿姆死后,她的那些雄兽伴侣早就重新找了其他雌兽生崽,只有虎暴这些年一直带着阿野,再也没有找过其他雌兽。

现在南鸢给他创造了独居的机会,南鸢觉得,他不找一只雌兽生崽都说不过去。

简单收拾好的洞穴十分简陋,南鸢看着那用来睡觉的干草堆,沉默。

“鸢鸢,不然我偷偷把空间里的软榻拿出来给你用?”小糖问。

以前有虎暴在,不能享受软榻,但现在只有鸢鸢一个人啊。

“不必了,被其他人发现的话,没法解释。”

南鸢觉得自己变了,她居然拒绝了小糖这么诱人的提议!

以前的她不会考虑这么多,一向是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

时间还早,南鸢练了一套强身健体的拳法,然后在洞穴里打坐炼气。

直到天黑,她才离开了洞穴,往溪边走。

选这里的第一个原因是位置足够偏僻,她做一些稀奇古怪的动作也不会被人发现,第二个原因便是这里离溪水上游近,每天晚上不用来来回回地走那么远的路。

南鸢到的时候,昆似乎刚刚洗完澡上岸。

兽人银白的发尾缀着水滴,紧致的胸膛也挂满了水珠,晶莹的水珠正顺着那肌肉流畅的线条往下滑落。

昆看到她,立马从地上拎起一只动物递了过来。

那动物外观很像老鼠,却远比老鼠大,足有半米长,身体也要更圆润一些。

“小雌兽,这只尖牙鼠送给你,它的味道你肯定喜欢。”

月光下,溪水边,英俊挺拔的兽人拎着一只丑兮兮的大老鼠。

那画面有些唯美,却也有些滑稽。

南鸢没忍住,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

然而,这一丝弧度很快就在虎子的下一句狗言狗语中消失殆尽。

“虽然这尖牙鼠体型小了点儿,但你这么瘦这么矮,肯定够吃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