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20章 卖个萌,撒个娇

第520章 卖个萌,撒个娇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80  |  更新时间:

第520章 卖个萌,撒个娇

兽人说这话时,嘴角还带着淡淡的浅笑,看着有多英俊,这话就有多欠扁。

有那么一瞬间,南鸢很想将那只大老鼠捏爆,然后糊他一脸。

兽人见她不说话,以为小雌兽是高兴坏了,毕竟这尖牙鼠很难抓,速度快不说,它们还会打地洞。

昆就算有多年的经验,也找了好久才找到尖牙鼠的洞。

他直接把尖牙鼠的洞给刨了,从那洞里拎出了一只又肥又大的尖牙鼠。

南鸢没有去拿老鼠,仰着小脸儿看眼前这只高大的兽人,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在黑夜里仿佛闪动着星星的光点,“以前我进食的时候,阿达会帮我把食物处理好再给我吃。我没有指甲,也没有尖牙,你能不能帮我?”

空间里的小糖一脸问号。

鸢鸢这是在卖萌吗?

一定是它的错觉,鸢鸢这么飒这么拽,怎么可能对男人卖萌呢?

不可能哒。

昆微微一愣,接了一句:“那你再去找你阿达给你处理,不就行了?”

小雌兽的小脸儿看上去有些冷酷,声音也很平静,甚至有些淡漠,但说出的话却让人觉得十分可怜,“从今天起,我就单独住一个洞穴了,这种小事不太好麻烦阿达。”

兽人部落的传统大同小异,所以昆很清楚单独住一个洞穴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小雌兽已经成年了,以后的食物都由追求者来提供,雌兽的阿达不会再管她的食物。

不等昆继续问,南鸢便又道:“我长得又瘦又矮,部落里没有雄兽追求我。”

虽然小雌兽说话时依旧没什么表情,但昆还是从她的话里听出了一丝可怜的意味儿。

他没有再说什么,沉默地用自己的指甲开始处理尖牙鼠的毛发和内脏。

没多久,一只处理好的尖牙鼠重新递到了小雌兽的面前。

“以前阿达会把食物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方便我撕咬。你能不能帮我把它撕成一块块的,或者一长条一长条的也行。”

昆看她片刻,似乎被她的得寸进尺惊到了。

然后,他转身离开。

南鸢盯着他离开的背影,眼睛微微眯起。

是她这具身体不够可爱,还是她这具身体不够娇小?以至于卖萌无用?

不过南鸢很快就发现,还是有用的。

昆不是因为觉得她事逼才离开,而是去附近的树丛里摘了两片叶子。

那不知是什么植物的叶子,又宽又大,还带着一种淡淡的清香。

昆席地而坐,将叶子平铺在地上,然后用自己即便变成人形也十分尖锐的指甲将尖牙鼠割成了小块小块的肉,用叶子接着。

兽人全程很耐心。

他将处理好的肉块递到了小雌兽面前,“这么大可以吗?”

“可以了,谢谢。”

“小雌兽,你的兽形到底是什么?怎么连指甲和尖牙都不长?还得你阿达帮你?”

除了草食性雌兽,昆从未见过这么弱鸡的雌兽。

但眼前的小雌兽是吃肉的,显然不是草食性雌兽。

“我是一只兽化失败的兽人,你不知道?我以为你看出来了。”

昆的眼睛蓦地瞪大,一脸震惊之色,似乎听到了一件让他觉得很不可思议的事情,“雌兽也会兽化失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兽化失败的雌兽!”

眼前的小雌兽没有兽耳,他还以为小雌兽是其他兽种,结果是因为没有兽化?

南鸢面无表情地看他,“你再露出这副表情,我怕我会控制不住我自己,一脚把你踹到水里。”

“小雌兽,你别生气,我没有恶意。只是我以前见过的兽人部落,只有雄兽才会兽化失败。”

雄兽崇尚力量,兽化过程中血脉喷张骨骼拉伸的强度很大,这个过程一旦承受不住就会失败。

但雌兽主要任务是生崽,对力量并没有那么渴求,所以就算体质不好,也能兽化出体型瘦小的兽体。

昆很认真地解释,那淳朴无辜的表情,跟那张高冷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很萌,反差萌。

南鸢盯着他的眼睛,语气不自觉和缓了几分,“失败就是失败了,雌雄平等,雄兽能失败,雌兽也能失败。”

昆沉思片刻,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或许是因为我以前见到的那些雌兽被养得很好,她们吃得饱住得暖,不追求力量,所以才没有兽化失败的情况。”

“……兽化失败的雌兽会怎么样?”

“哦,据说生出来的小兽人以后也不能兽化。”

昆的眉头瞬间拧起。

所以,这就是小雌兽没有雄兽追求的原因?

南鸢姿态慵懒地盘着腿,从叶子里挑了一块最嫩的肉。

这尖牙鼠的肉质果然肥嫩,如果是烤熟的就更好吃了。

想到这儿,因为懒得生火烤肉所以吃了两天生肉的南鸢不禁将目光落在了昆的身上。

昆这次没有觉得小雌兽麻烦,只是叹了一声,“说吧,你又想我做什么?”

“我想吃熟肉了,你帮我看着我的肉,我去捡一些干木柴过来。”

昆的目光扫过她的小胳膊小腿,阻止了她,“还是我去吧。”

兽人长腿一跃,很快就消失在了丛林中。

夜晚的丛林树影重重,总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但这里是豹兽部落的领土。

豹森时常会组织雄兽们一起仰天咆哮。

方圆数里的野兽都知道此处是豹兽的地盘,是以不敢靠近。

“鸢鸢,大老虎去捡木柴了!鸢鸢好厉害啊,先假装自己去捡木柴,然后再不着痕迹地展示一下自己的细胳膊细腿儿,然后大老虎就中招了,嘿嘿嘿。”

南鸢听到小糖这话,反问,“他凭什么因为我弱小就要帮我?你就没有觉得哪里奇怪?”

一个人在丛林中流浪了这么久,更应该懂得弱肉强食的道理才对。

这样的人不会同情弱小。

小糖的语气理所当然,“不奇怪啊,因为鸢鸢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大老虎也被鸢鸢的魅力征服啦!”

南鸢直接忽略了小糖那无比动听的彩虹屁,问它:“你爹爹给你的《三千世界手札》里,这个世界的主线就没有记录昆的存在?他这么厉害,不可能没有关于他的剧情。”

小糖愣了愣,“可是鸢鸢,我看过这个世界,的确对大白老虎没有印象啊。鸢鸢,你容我再好好翻看一遍,可能是我落下了什么重要剧情!”

“小糖?”南鸢喊了一声。

小糖没理她,看样子是已经切断对外的联系,捧着那本《三千世界手札》研究去了。

南鸢望向眼前的那片夜幕,目光渐渐变得深沉。

所以,这个黏糊糊的小东西到底是什么来头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