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21章 肉给你,让我摸摸毛

第521章 肉给你,让我摸摸毛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57  |  更新时间:

第521章 肉给你,让我摸摸毛

昆的动作很快,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抱了一大捆干木柴,还找来了两块打火石。

不等小雌兽开口,他便有模有样地开始生火。

“昆,你的指甲能不能送我一片?”南鸢突然问他。

兽人的指甲就算断了,也能重新长出,而且长出来的速度很快。

但问一个兽人要指甲,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昆表情微妙地看了她片刻,不解地问:“你要我的指甲干什么?”

这小雌兽为什么总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癖好?

昨天摸他的毛,今天又问他要指甲?

“你的指甲很尖锐,我可以用它做很多事情。”南鸢解释道。

石斧太粗糙,做不了太过精细的活儿。

昆不禁抬起自己的双手看。

他的手掌宽大而修长,指节分明,尖端的指甲锋利对称,十分漂亮。

如果断了一片的话,会变得很丑。

可是眼前的小雌兽不能兽化,连指甲和尖牙都没有,也没有雄兽追求者,弱小又无助。

纠结许久后,昆还是掰断了自己的一片指甲,将这指甲送给了小雌兽。

然后,他看着自己断掉的指甲,皱着眉,一个人蹲在旁边生闷气。

小雌兽虽然可怜,但是关他什么事?

他为什么要听她的?

南鸢想伸手拍拍他的脑袋,刚伸出手却发现对方太高手够不到,于是又默默地收回了手。

“以后我会报答你的。”小雌兽做出了自己的承诺。

昆的视线在她那小胳膊小腿儿上溜达一圈,意思很明显:就你这样的,你能怎么报答我?

南鸢说完承诺便不管他了。

爱信不信。

她拿起兽人的指甲,将断口处在石头上打磨了许久,然后捏着打磨平整的一端,开始削木棍。

湿润的细木棍削尖一头,再将那些仍然很大块的肉串在了上面。

一根细木棍上串七八块肉,足足串了二十多根。

火已经生好,南鸢动作熟练地搭好木架子,两根长木棍架在上面,中间留空,然后将串好的肉块依次放在上面烤,时不时翻一面。

夏日本就炎热,更何况是坐在火堆边烤肉。

帮小雌兽生好火的昆早就溜了,这会儿正坐在溪水里,一边享受着溪水冲刷在身上的清凉感,一边看坐在火堆边烤肉的小雌兽。

见那小雌兽才蹲在火边一会儿,额上便有大颗的汗珠滚落,昆忍不住笑出声。

南鸢听到他笑,冷不丁地呵呵一声。

肉串才烤到三四分熟的时候,便出现了诱人的色泽,肉块里的油水渗透了出来,慢慢汇成油水滴落,发出滋滋的声响。

烤肉的香味儿飘了出去。

泡在水里的兽人鼻翼忽地一动,翕了翕,忍不住往南鸢这边靠近,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架子上的肉串。

南鸢扫他一眼,没理他。

等肉烤到七八分熟的时候,南鸢灭了火,将烤肉串放到叶子上凉着。

自己则去溪边洗了把脸。

昆已经悄咪咪地摸回了岸上,等南鸢回去的时候,他正蹲在一边,盯着那堆放在叶子上的烤肉串。

烤肉裹满油水,在月光下闪着金黄金黄的光泽,看起来诱人极了。

生肉血腥味儿大,闻不到什么肉香,吃起来也只是肉嫩肉老或者肉柴肉肥的区别。

可是经过火这么一烤,所有的肉香都泄了出来,外焦里嫩,香飘四溢。

白天刚刚饱食过一顿的昆突然就觉得自己饿了。

凉了一会儿,烤肉串已经不烫了,入口正好。

南鸢无视兽人那直勾勾的眼神,兀自坐在一边,拿起烤肉串啃了起来。

小雌兽的腮帮子包着肉,一鼓一鼓的,那咀嚼的声音在感官敏锐的兽人听来,格外清晰。

“咕噜”一声。

昆不禁咽了一下口水。

“想吃?”南鸢那浸满油水的小嘴儿动了动,问他。

昆沉默片刻,点点头,再摇摇头,“今天的食物只够你一个人吃,我就不吃了,明天我多抓几只,你烤给我吃。”

南鸢乐了。

抓只大的,她烤给他吃?

这老虎做什么青天白日梦呢。

脸真大。

“我胃口不大,已经吃饱了,剩下的可以给你吃。不过,你得让我摸摸你的毛。”南鸢提出了一个很像是女流氓才会提出的要求。

昆又陷入了纠结之中。

一边是令他垂涎欲滴的肉串,一边是被小雌兽不痛不痒地摸一下兽毛。

“你为什么这么喜欢我的毛?”昆不解地问。

豹兽部落里那么多兽人,小雌兽怎么不去摸别人的?

“昨天我便说过了,你的毛又白又软,摸着很舒服。我不能兽化,没有兽毛,所以才格外喜欢。

雄兽,你好好考虑一下,答应不亏。”

昆沉默。

南鸢瞥了他一眼,又拿起一串烤肉往嘴里塞,肉块里面的软骨被她嚼得咯嘣直响。

昆突然朝她伸手。

南鸢微微挑眉,吃完手上这一串,剩下的全都给了他。

昆刚接过肉串就开始大口啃,动作十分麻溜。

兽人进食的时候都是用兽形状态进食,因为野兽的尖牙可以轻易撕碎猎物,进食又快又方便。

但现在,昆维持着人形,同旁边的小雌兽坐在一起,手拿肉串往嘴里塞,吃得满嘴流油,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剩下的十多串烤肉吃得精光。

末了,那灵活的舌头还在细棍上卷了又卷,把残留在木棍上的肉沫也舔得一干二净。

“小雌兽,你烤肉烤得真好吃。”

昆将那用来串肉的细木棍挨个放好,竟是一副打算下次再用的架势,“明天我多抓两只尖牙鼠,我们还像今天这样烤着吃。”

南鸢嘴角扯了扯,“雄兽,你想法很不错,但是想吃烤肉的话,得付出代价。”

意犹未尽的昆立马就道:“没问题,我每天都变出兽形,你想摸多久就摸多久。”

南鸢盯着他看了片刻,忽而收回目光,淡淡道:“可以。”

“你想我以后叫你雄兽,还是叫你的名字昆?如果想让我叫你名字,你最好也喊我的名字。”

“小雌兽,那你叫什么?”昆问。

南鸢幽幽地盯着他,目光有些不善,“昨天晚上我跟你说过的,你没记住?要是现在记不起来,那以后你都别想吃什么烤肉了。”

昆:……

小雌兽的脾气可真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