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26章 阿拉,你是漂亮的智障

第526章 阿拉,你是漂亮的智障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95  |  更新时间:

第526章 阿拉,你是漂亮的智障

南鸢的祝福可不是瞎祝福的。

兽人跟普通的人类和野兽不一样,这里大部分兽人,不管是肉食性雌兽还是草食性雌兽,大多一年一次发情期,也就是排卵期,少部分一年两次的雌兽便格外吃香,因为她们一年能生两窝幼崽。

恰好,豹兽就是那个可以一年生两窝的兽种。

而雌豹一窝生两个到四个幼崽,四个是最多的。

南鸢祝阿拉一年生两窝,一窝四个,连续生十年,对于兽世中这些以生崽为己任的雌兽来说,那绝对是最好的祝福。

听完这话的阿拉一脸茫然。

怎么回事?

阿野居然在祝福她?脑子没病?

虽然阿拉觉得哪里好像有点儿不对,但她将这话来回品了品,的确都是好话。

阿拉挺直了胸脯,应下了她的话,冷哼一声道:“那是自然,我会成为我们豹兽部落最能生的雌兽。以后你也这么识趣的话,我可以考虑将我吃不完的食物扔给你吃。”

她有这么多伴侣,肯定是不愁食物的,要是阿野一直这么识趣,阿拉还真愿意赏给她一点儿食物,保证她饿不死,然后只能看着自己如何风光。

南鸢看着她,突然道了句:“阿拉,今天的你看起来很像一个漂亮的智障。”

对于一个远古兽人来说,词汇量远没有后世那么丰富,阿拉不知道智障是什么意思,但她听到了漂亮这个词。

“哼,你知道我长得漂亮就好。”

大概是因为南鸢的“识趣”,阿拉突然觉得炫耀没了意思,没多久便吆喝着自己的一群追求者离开了。

南鸢面无表情地回了自己的洞穴,丝毫没有被影响到心情。

能生是福吗?

在这远古兽世或许是,但这样的人生很单调、无趣,完全没有自我。

一辈子啥都不做,除了吃喝拉撒,便是不停地生生生,宛若一个被精心供养起来的生育工具。

不过,南鸢倒也能理解,毕竟这远古兽世的生存环境恶劣,繁衍很重要。

在这样的条件下,能够给族人带来更多的子嗣,将兽人血脉传承下去,的确是很大的贡献。

原本南鸢想带着兽人世界繁荣富强,只是为了拿到功德值和信仰之力,但现在,她发现自己也很想做成这件事。

等到兽人的生存环境稳定下来,生活质量得到提高,不管是这些为食物奔波的雄兽,还是这些不停生生生的雄兽,或许都能找到更多生存的意义。

南鸢突然觉得自己很伟大,思想觉悟非常高,三观也非常正。

天道挑选的气运之子也不过如此了。

沉思的南鸢神情过于严肃,小糖以为她在为刚才的事情不开心,哼了一声道:“鸢鸢别理那个阿拉,她有什么好炫耀的,鸢鸢的本体辣么厉害,如果以后怀孕了,肯定比她还能生,只一胎就能生几十颗甚至上百颗大蛇蛋,然后孵出几十上百只牛逼哄哄的小凶兽!”

南鸢眉心一抽一抽的,手也一抽抽的,“糖啊,你闭嘴吧。”

能生是一件值得多么骄傲的事情么?

何况,她本质上难孕难育。

她老子和她哥等了十多万年才等到了自己的缘分,然后才为这血脉稀薄的一族孕育了后代。

而她,因为是这一族的雌兽,注定没那么好孕。

或许,她要等个几十万年才能有自己的幼崽。

也或许,这与天同寿的一生都不可能有,然后成为这三千世界唯一的一只雌性四爪赤血腾蛇。

世界规则便是如此,强者遭天妒。

狗逼天道总担心这些强者搅乱世界,所以绝不会允许这样的强者出现太多,一个世界一个就够了,然后那个不是气运之子就是气运之子的伴侣。

好在南鸢也看得开。

四爪赤血腾蛇的血脉不需要她来延续,等到什么时候她心血来潮想养幼崽自己又生不出来的时候,便拾掇她老子再去造几个小弟弟小妹妹给她玩。

不过转念一想,她老子和她妈再生弟弟妹妹的概率似乎也不大。

就算他们想,天道也不会允许。

指望她老子造弟弟妹妹,不如指望她哥再造几个侄子侄女。

不是南鸢自恋,她哥虽然是第一胎,但那个时候她妈还很弱鸡,她老子也远不如现在强悍,至少不可能只用那强悍的身体便自由穿梭三千世界。

所以,不论修为,只说身体强度的话,南鸢仅次于她老子。

像她哥这样在高级世界只手遮天,又不会搅乱三千世界的大佬,鸡贼的天道就给他配了个气运子老婆,走的还是最受欢迎的废柴流剧本。

不过,南鸢对她嫂子没意见,就是她哥宠老婆的那妻奴样儿,跟她老子相差无几,让南鸢不太待见。

拜这两人所赐,她才对谈情说爱那么排斥。

不过,这一路走来,偶尔谈谈情说说爱,有暖心懂事的小男友做个伴,南鸢觉得也不赖。

约莫因为她嫂子有气运加身,当年一胎还挺多,以人类之躯诞下了六只四爪赤血腾蛇幼崽。

这已经是狗天道难得大方的恩赐了。

南鸢一不留神就想远了,直到远处一声“阿野”拉回了她游走的思绪。

奥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阿野,我听说阿拉来找你麻烦了,你没事吧?”

在其他十一二岁的小兽人都相继兽化,步入成年期的时候,年纪已经到了的奥迟迟没有兽化。

南鸢发现这总喜欢奚落阿野的小雄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友好了起来,至少不会再跟其他人一起说阿野的坏话了。

“我没事。不过,你找我有事?”南鸢态度冷淡。

虽然奥的态度变了,但以前却是实实在在用言语诋毁过阿野的,那一声刺耳的废物说了好几年,还时常当着阿野的面说,坏得很。

哪怕这小雄兽很可能是为了生存,很可能心口不一,但伤害了就是伤害了。

她现在用着阿野的躯壳,对着这个伤害过阿野的小雄兽实在友好不起来。

奥看出了她的警惕,嗫嗫嚅嚅地道:“阿野,以前的事情对不起,你能不能原谅我?我、我其实不讨厌你,我只是听到大家说你是废物,我想跟他们一起玩,所以就跟着一起说你是废物。”

至于为什么总堵着阿野当面奚落,是因为他想逗她玩,跟阿野多说几句话。

他其实很喜欢阿野,他想跟阿野生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