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27章 阿野,你真黏人

第527章 阿野,你真黏人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67  |  更新时间:

第527章 阿野,你真黏人

奥愧疚心虚的神色并没有让南鸢改观,她淡淡反问了一句,“那你觉得以前的阿野是废物吗?”

奥突然卡壳。

难道阿野以前不是废物吗?

兽化失败的兽人的确是废物啊,这是大家默认的事实。尤其是兽化失败的雄兽,不能兽化,也就不能捕猎,活着都是一种耻辱。

“阿野,我感觉到我也快要兽化了。等我成年,我一定好好学习捕猎!”

南鸢不解地看他,不懂他怎么突然说这个。

然后她就听到奥继续道:“我会变成跟你阿达一样厉害的兽人,就算你是废物,生下的幼崽是废物,我也可以像你阿达一样养活你和我们的幼崽!”

南鸢淡定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差点儿裂开。

一个十一二岁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居然说要养她,还有以后两人生下的……幼崽?

这小屁孩儿想的是不是有点儿多?

空间里的小糖也傻眼了,远古兽世里的兽人果然好开放哦,这么小就把养雌兽生崽的话题挂在嘴边了。

“小子,所以你想当我的追求者?”南鸢问,上下打量眼前的小屁孩儿。

嗯,长高了不少,但看起来还是个小屁孩儿。

奥突然红了脸,但他微微扬起了下巴,一副自己吃了多大亏的样子,“等我成年,我就给你当伴侣。”

南鸢突然打断他,“你这口气……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没人要就必须接受你吧?”

奥一愣,反问道:“可是除了我,还有谁愿意跟你生崽?”

他都想到以后自己跟阿野在一起,其他人会怎么笑话他了,可是为了阿野,他愿意接受别人的嘲笑。

阿野知道这个消息之后难道不该高兴吗?为什么这副反应?

“我已经有追求者了,就算没有,我也不会接受你。”南鸢觉得自己的态度还算客气,“部落里的雌兽很多,她们更适合你。”

可是奥听到这话,却备受打击,一副受到了极大屈辱的羞愤表情,“阿野,连你都瞧不起我吗?你和阿拉她们一样,觉得我就算兽化了,也只是一只弱小的雄兽?没想到连你也这样……”

“我一定会兽化成一只强大的豹兽给你们看!”

奥低吼着抛出一句便跑远了。

南鸢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小糖,“我刚才说了什么很过分的话吗?”

“没有啊鸢鸢,你只是拒绝了他的自荐枕席。应该是他自己太敏感了,以为你在嘲讽他,羞愤之下嘤嘤嘤地跑远了。”

南鸢想到刚才那小雄兽伤心难过的模样,突然问小糖,“这个奥后来怎么样了?”

小糖知道她问的是原世界的结局,但小糖还真不知这个,“鸢鸢,这个奥就是一个很不起眼的路人甲,手札里面没有提到他,所以我也不知道呢。”

南鸢点点头,没有再问了。

惹这小孩儿生气了便生气了吧,反正以后她是要离开豹兽部落的。

她的目标是当一个伟大的兽人领袖,嗯,就算到时候离开这个世界了也能被兽人雕刻成石像纪念的那种程度。

昆每晚都会准时来找南鸢烤肉,不过今晚来迟了一些。

南鸢没有问为什么,只是想起白日的事情,不禁问他:“昆,第一次兽化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昆正准备生火烤肉,闻言,那双剔透的眼眸看向她,一脸纳闷,“阿野,你不是兽化过了?”

南鸢回忆了一下阿野的记忆,她还真不知道。

兽人在即将兽化的时候会浑身发热,躁动不安,阿野大概是太害怕了,潜意识里非常抗拒,所以兽化过程刚开了头个头便结束了。

不过南鸢猜测,大概跟洗髓伐骨差不多,很疼,整个人像是回炉重造了一样。

承受不住这疼痛就会死,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兽人会兽化失败。

“我怕疼,当初还没有体会到兽化的感觉,兽化它就失败了。”南鸢解释道。

昆的表情有些微妙。

难怪这只小雌兽会兽化失败,这得怕疼怕成啥样,才能在兽化还没完全开始的时候就放弃了。

不过——

昆仔细打量着身旁的小雌兽。

小雌兽的肌肤又白又嫩,很薄的一层,月光落在上面,透着一层淡淡的薄光……

昆的心里生出一种诡谲的骄傲,但又有发愁。

这才被他养了多久,就变得这么娇嫩了?

肌肤这么娇嫩,又这么怕疼,以后等他带着小雌兽在丛林中流浪,丛林中那么多枝枝叶叶,还有那么多锋利的杂草,这娇嫩的小雌兽肯定一不小心就会被割出伤口。

昆有点儿后悔答应小雌兽了。

南鸢盯着兽人,几乎是立马就看出来,他又在自己脑补什么奇怪的东西。

于是,她转移了话题,“你的人形和兽形差了很多,其他虎兽是不是也像你这么大?”

昆原本还是一副浑身放松的姿态,听到这话,身上的肌肉却骤然紧绷,表情也有些变了。

南鸢了然。

这是又触碰到昆不愿意提起的往事了?

兽化发生变异,被同族排挤驱逐,甚至被亲生父母嫌弃?

除了这些,或许还有什么更打击他的事情。

想到这儿,南鸢突然直起身子,伸手朝身旁的兽人探去。

兽人的警惕心让昆迅速往后躲,但南鸢还是坚定地将自己的手盖在了他的头顶,然后轻轻拍了拍,“别难过,以后我再也不问你了。”

昆一怔,心里那狂掀而起的烦躁奇迹般地被抚平了。

他抓住脑袋上的小手挪开,这一抓才发现小雌兽的手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细腻柔软。

昆盯着自己手里抓着的那小手,忍不住用大拇指摩挲了一下上面的嫩肉。

越来越像一只养尊处优的小雌兽了。

……这都是他的功劳。

第一次见的小雌兽虽然也白,但远没有这么娇嫩。

那些他不想提起的事情好像也没有那么说不出口了。

“一般的虎兽比你阿达大一圈,但比我小两圈,目前为止,我还没见过比我更大更壮的虎兽。”昆的语气没有刻意炫耀,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但南鸢还是觉得这只小老虎在不自觉地嘚瑟。

“第一次兽化的时候我快要痛死过去,但我熬过了兽化,以后遇到再厉害的敌人,受了再严重的伤,我都能挺过去。”

南鸢想他这些年的确经历了很多苦难,真心实意地夸赞道:“昆很厉害,以后还会更厉害。”

昆银白的浓眉一挑,冰蓝色的眼瞳里有碎光浮动,像极了月光下的两汪碧潭。

不过,那碧潭一样的眼里很快就浮现出一抹不容忽视的傲然与臭屁之色,“我要是不厉害,你这小雌兽会这么缠着我?今晚因为我来迟了,你是不是对着溪水快哭了?”

说到这儿,昆的嘴角微微翘起,语气却有些发愁地道:“阿野,你真黏人,是我见过的最黏人的雌兽了。”

南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