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33章 阿野,你真不害臊

第533章 阿野,你真不害臊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44  |  更新时间:

第533章 阿野,你真不害臊

南鸢抬眼瞄了一眼霸气侧漏的昆,然后继续面无表情。

不愧是老虎,这一身王霸之气非常能唬人。

豹森并不想跟眼前这只勇猛异常的虎兽对上。

上次虎兽一口咬断巨尾兽脖子的那一幕太过震撼,令他记忆犹新。

即便是所有豹兽一起围攻这只虎兽,豹森觉得,他们也不一定能占到上风。

可是,眼下当着族人的面儿,豹森如果就这么退缩了,他在部落里的威信肯定会受到影响。

斟酌之后,豹森语气不失强硬地道:“昆,当初我的确答应了让你使用上游和下游的溪水,但我并没有说,将这块领土划给你。

这里仍然是我豹兽部落的地盘,所以,不是这五只豹兽闯入了你的领地,而是你闯入了我们的领地。”

昆正要反驳,豹森却话音一转,态度变得和善起来,“不过,部落里的兽人很少来溪水上游,你如果不找麻烦的话,这边的领地可以暂时划分给你,毕竟你现在是阿野的追求者。

等到冬天来临,你和阿野交配之后,我甚至可以给你分配一个新的洞穴,以后你都可以住在这里。”

南鸢皱眉,心中不悦。

这只鸡贼的豹兽竟还没死心,搬出兽神也摁不灭他的念头么?

按理说,昆会立马拒绝,可南鸢许久都没有听到他发声。

转头一看,这小老虎竟在发呆。

虎兽在那一群豹兽对比之下显得格外白皙的肌肤,竟悄悄漫上了一层淡淡的粉。

南鸢:……

南鸢怀疑这只小老虎表面上不要不要,心里却想要得很,他刚才绝对在想少儿不宜的事情。

她拿胳膊肘抵了抵昆。

昆骤然回神,低头看小雌兽,“阿野,我觉得现在的确很不方便。昨晚你说要去丛林里看看,白天我在这里等了你很久,可你一直没有出现。”

他差点儿就闯入豹兽部落去找这只言而无信的小雌兽了。

南鸢对上昆控诉的眼神,不禁一愣。

哦豁~

是有这么一个约定。

她不小心忘了。

南鸢不是故意放昆鸽子的。

今天一早遇到了奥兽化失败的事情,她救了奥之后,几只雄兽在她的洞穴外徘徊不走。

为了躲避麻烦,她躲在洞里打坐,一个白天都没有出来。

如果两人住在一起,这种情况就不会出现了……

而且,她可以随时随地地撸虎挼毛。

这么一想后,南鸢突然问昆:“既然不方便,那你要不要跟我住一起?”

这话很直白,但没人觉得不妥。

雌兽邀请自己的追求者同住一个洞穴,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能得到雌兽的邀请,就代表这只雄兽是所有追求者中地位最高的一个。

昆盯着南鸢的目光从错愕到意味深长再到沉思,最后化为一声妥协般的叹息。

算了算了,小雌兽为了他,拒绝了所有追求者,他要是不答应,她肯定要哭了。

真是只狡猾的小雌兽。

不过——

“阿野,我不想来你们部落,不如你跟我一起回我的洞穴。”

以为昆被劝服的豹森脸上才刚刚露出一点儿笑意,那笑便僵住了。

“……好吧阿野,我不管你们了,但你还是先在部落里住几天吧,你阿达舍不得你,你多留几天再走。”豹森这一次彻底放弃了。

或许,真如阿野所说,这是兽神的意思。

既然劝说不了,那就趁最后的时间熟络一下感情,如果阿野的话是真的,那么豹兽部落将会是最先受益的部落。

南鸢点头后,豹森带着豹兽群离开了这里,并吩咐所有兽人,以后都不能来溪水上游惊扰昆。

奥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兽人。

他落在族人后面,回头看了南鸢好几眼。

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落在昆眼里,让昆觉得不爽极了。

他想一巴掌将这只雄兽拍飞出去。

昆唰一下转头,抓包抓了个正着。

臂弯里的小雌兽竟也在看那只豹兽!

昆胳膊一收,顺着小雌兽纤细的腰身往上一滑,另一只胳膊同时动作,两只大掌就这么掐着小雌兽的腋下,将她举到与自己齐平的位置,“阿野,看谁呢?那只雄兽有我好看吗?”

南鸢面瘫脸看他,“放我下去。”

“不放,你先说,我好看,还是那只叫奥的雄兽好看?”

眼前的虎兽突然幼稚得要死。

南鸢眉心抽了抽,“天底下,你最好看,别人的脸我看了就忘,但你的脸我能记住。”

昆顿时满意了,满意之余还有点儿小嘚瑟,“阿野,我早就知道你喜欢我的身体和脸蛋了。那天我咬死那只巨尾兽的时候,你就躲在草丛里盯着我,目光火辣辣的,盯得我浑身不自在。

黏我黏了这么久,我终于答应当你的伴侣了,你今天是不是高兴死了?

你这只狡猾的小雌兽。”

南鸢绷着脸回道:“嗯,高兴死了。然后,你可以放我下来了。”

昆见她承认,心情颇好地将她放回了地面。

南鸢被他放回地面的这个过程,昆的腰还是那么直挺挺的,弯都没有弯一下,只视线改了角度。

于是乎,南鸢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与昆对视的水平线慢慢错开,错开得越来越大。

等到双脚落地,她的头已经高高仰起。

那差距,宛若小矮人看一个巨人。

南鸢黑着脸收回目光,目之所及变成了近在眼前的结实胸肌和漂亮腹肌。

白皙、紧致,刷了一层油一般,细腻光滑,如同兽人里养尊处优的王子。

视线稍稍往下,八块腹肌尽收眼底。

然后,南鸢顺带着看到了不该看的地方。

那兽皮围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膨胀了。

南鸢啧了一声。

她就说,这小老虎刚才一定在想什么污污的事情。

但她万万没想到,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他还在想。

还越想越精神。

昆低头看她,冰蓝色的瞳孔里笼着月光,幽亮幽亮的,含着一丝笑意和得意,“小阿野,你看哪儿呢?真不害臊。”

说完,他伸手盖在小雌兽的脑袋上,有些发愁地道:“阿野,你今年几岁了,还能再长一长吗?你真的太娇小了,我们交配的时候,你会疼的。”

南鸢:……

南鸢想一巴掌糊他嘴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