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35章 驾,虎子走

第535章 驾,虎子走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39  |  更新时间:

第535章 驾,虎子走

等瞧够了昆的心虚样儿,南鸢才不紧不慢地转移话题,“不是说今天给我骑吗?我要去部落里见我阿达,你正好载着我去。”

昆微微一愣,有些迟疑地道:“阿野,我去的话不太合适吧?”

兽人都有领地意识。

越凶猛的兽人,领地意识越强。

昆以己度人,并不想入侵别人的领地。

“我的洞穴太小,你睡着不舒服,所以今天过后我就搬去你的洞穴住。阿达那边要说一声,你作为我唯一的伴侣,自然要跟我一起去告别。”

高大英挺的兽人先是微微一愣,然后那嘴角顿时就往上挑了挑,用一种了然的目光看向南鸢,“阿野,你就这么急着跟我走啊。”

南鸢:啧,又嘚瑟。

嘚瑟完的昆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头巨虎。

他正要卧下,以方便身材矮小的雌兽爬上来。

结果还没来得及动作,昆眼里的娇小雌兽脚下一蹬再一跳,竟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跳到了昆高达两米的虎背上。

小雌兽稳稳当当地骑在巨虎身上,双手揪住了巨虎颈间的两撮毛,口中低喝一声,“驾!”

昆:?

兽人不知驾为何意,毕竟远古兽世,没有兽人骑马。

昆懵了一下后,载着小雌兽往部落中心的方向而去。

因为距离不远,虎兽踱着悠闲的步调。

所过之处,部落里的豹兽纷纷警惕。

这是雄兽下意识的反应。

雌兽们则是第一次见到昆的模样,都被惊艳了一把。

连眼光极高的阿拉都看呆了。

好大好威武的虎兽!

骑在虎兽背上的人,那是……阿野?

这就是阿野说的追求者?

这一天,曾经的废物阿野骑着一只雪白健硕的巨虎,向自己的阿达告别。

而后,离开了部落。

除了虎暴送她的一把石斧,她没有带走部落里的任何东西,甚至连虎暴送给她的那张兽皮都还给了虎暴。

奥望着那一人一兽离开的背影,良久都没有收回目光。

阿拉见他这副模样,不禁冷嘲热讽,“豹奥,你不是喜欢阿拉吗,你怎么不追上去求她带你一起?

你也知道你不是那只虎兽,离开了部落,你啥都不是。”

奥冷冷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

有了坐骑虎子,南鸢的丛林之旅非常顺利。

代步工具:虎兽昆。

贴身保镖:虎兽昆。

只要昆一声虎啸,方圆数里之内,群兽回避,万籁俱寂。

昆的洞穴在一处地势较高的山坡上,位置很好,可以将四周的景象收入眼底。

离洞穴不远处有一条溪水。

这条溪水远不及流经豹兽部落的那条,涓涓细流,半米宽,只能供兽人饮水和洗脸用。

也难怪昆会看上豹兽部落的溪水。

毕竟他是个喜欢洗澡的兽人。

不过,等到天气转凉,便没有去豹兽部落洗澡的必要了。

洞穴里面的空间很大,可以容纳两只昆这样的巨虎。

但是洞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阿野,你在找什么?”昆变回了人形,贴在南鸢身后问。

因为身高差太大,那声音都是从南鸢头顶以上传下来的。

南鸢回头,皱眉提醒道:“变成兽人之后,麻烦你离开我三步之远。”

“阿野,这是为什么?”昆不解。

“因为你离我太近,对我造成了压迫,我会长不高。”

昆若有所思片刻,“好,听你的。”

“你这洞里怎么一张兽皮都没有?”南鸢问。

兽形状态的兽人当然可以用兽皮御寒,但兽人不可能一直维持着兽形,人形的时候他们也需要兽皮御寒。

所以,每个兽人都会囤几张兽皮天冷的时候用。

昆眨了眨眼,“我觉得用不着,所以没有准备多余的兽皮。阿野喜欢吗?你喜欢的话,以后我给你猎很多很多的兽皮。”

“我需要兽皮。我要准备几套换洗的兽皮围裙,我想用兽皮铺一张大床。等到冬天来临,我还要做长袖的兽皮衣服……”

南鸢说了一堆想做的东西,原料都离不开兽皮。

若换了其他雄兽,早就冷汗涔涔了,可是昆却一脸自信地点头,“好,我每天给你拿回来一张,等到冬天来临,阿野就有很多了。”

昆已经打定主意要娇养的小雌兽,就算小雌兽提再多要求,他也会想办法满足她。

丛林里的树叶开始变黄,天气逐渐变得凉爽。

白天,南鸢会骑着昆在丛林里晃荡,晚上则躺在昆猎来的兽皮上,贴着虎兽的肚皮入睡。

这段时间,她在昆的帮助下,认识了许多能吃的果子,还有一些疗伤的草药。

作为一只流浪多年的独居兽人,昆见多识广,可谓丛林百科字典。

南鸢目之所及的所有植物,昆很清楚地知道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甚至哪些是有毒的,不能靠近。

南鸢十分怀疑,昆吃过一段时间的草。

除了昆指出来的那些可以吃的野草,南鸢自己找到了一种类似山药的植物根。

正打算拿回去用火烤熟了尝尝,昆便摇头阻止,“这是苦根,用火烤熟之后能吃,但是味道苦涩,不好下咽,曾经有草食性兽人被苦根噎死过。”

“或许是他们没有烤熟。”南鸢还是坚持拿一根回去试试。

除了昆说的苦根,南鸢还发现了一种多肉植物。

这种植物的叶子有手掌那么大,很厚,汁水饱满,轻轻一戳,里面就会流出水来。

南鸢先是看了昆一眼,见他没有阻止,便伸出舌头舔了舔。

然后,神色微微一变。

这植物的汁水竟是咸的,而且没有苦味儿。

昆伸手将小雌兽嘴边的汁水擦掉,“这是生水草,我在丛林里实在找不到水源的时候就会用它解渴,但生水草的汁水不能多喝,因为会越喝越渴。”

南鸢听他这么说,愈发肯定这生水草的汁水能提炼出盐,而且提炼出的含量还不低。

“阿野,你怎么对这些草感兴趣?”昆问,心里纳闷。

这些天他的小雌兽一直在研究各种草,对丛林里的这些草表现出了一种极大的兴趣。

他不禁怀疑,小雌兽的祖上是不是有草食性兽人。

“每天吃肉吃腻了,以后换换口味吃。”南鸢解释道。

昆对此表示不能理解。

一种肉吃腻了可以换其他动物的肉吃,丛林里那么多食物,那么多肉类,怎么就吃腻了?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肉食性兽人会吃肉吃腻的。

可是小雌兽想要吃草,昆只能纵着。

不但纵着,还要帮着找最好吃的草。

南鸢记住了几种好吃的草,有些狐疑地看昆,“你以前是不是吃过草?”

昆闻言,身体一僵,目光闪躲。

南鸢几乎是瞬间就确定了,“还真吃过。看样子,吃的还不少。”

“不是你想的那样!”昆羞恼不已。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