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40章 对战,好凶残

第540章 对战,好凶残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05  |  更新时间:

第540章 对战,好凶残

可惜不能变出兽体,不然南鸢还真想让这雌蛇见识一下,什么叫万蛇之祖。

她哪是区区蛇兽二字就能形容的。

雌蛇见她一副装傻模样,不禁冷笑,“你以为你穿着这些兽皮,就能遮掩你身上蛇兽的气息?

也不知你是什么品种,气息竟这么霸道……”

说到后面,雌蛇的声音逐渐小了下来,眼底隐晦地划过了一丝警惕之色。

虽然味道很淡,但那气息居然让她觉得可怕。

更诡异的是,她竟有种想要臣服甚至亲近的冲动?

这小雌兽到底什么品种?

“看在你是同类的份上,我今天就不教训你了。”阿花愤怒的表情逐渐平息了下来,但仍是一副不爽的模样。

“喂,小雌兽,你真是昆的伴侣?你怎么勾搭上他的?”

南鸢都准备好拿斧头砍人了,结果对方画风突变,还询问起了勾搭经验?

这就不好意思主动干架了。

南鸢的眼里划过了一丝遗憾之色。

“问你话呢?我勾搭他多少次了,那臭虎兽连多看我一眼都不愿意,他怎么就看上你了?”雌蛇百思不得其解。

同为蛇兽,她哪点儿不如这小矮子了?

南鸢将按在斧头上的手收了回来,“他喜欢娇小可爱一点儿的,我刚好长这样,所以很容易就勾搭上了。”

未免她误会,南鸢还特意加了一句,“我已经成年了,不怎么长了。”

阿花顿时一副见鬼的表情。

她上下打量眼前这娇小的小雌兽许久,再看看高大威猛的自己,对比何其鲜明。

“昆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哪只雄兽不想找强大能生的雌兽?我这么强大,又这么能生,他不喜欢我居然去喜欢你这么个小矮子!”

南·小矮子·鸢听到这话有些不高兴了。

“小矮子可以亲亲抱抱举高高,你能吗?你长得比雄兽都壮。”

小糖在空间里疯狂拍爪爪,“精彩!鸢鸢怼得太精彩了!我家鸢鸢不动手光动嘴皮子也超腻害哒!”

雌蛇被刺激到了,怒道:“长得这么矮小你自豪个屁啊!我强壮!我比你能生!

这片丛林里,再没有比我们蛇兽最能生的雌兽了,我今年已经产下了十只幼崽!”

雌蛇兽还要继续跟南鸢争个高低,却在这时,小糖突然大叫一声,“鸢鸢!我看到一群鬣狗兽往一个山洞摸去了,山洞外只有一只雄兽守着,那山洞里有十个奶娃娃!”

南鸢微顿,看下眼前问眼前的雌蛇,“你刚才说自己今年生了几个?”

“十个!”雌蛇非常自豪。

南鸢:这……

还真是凑巧。

“一群鬣狗兽正在靠近你的山洞,你赶紧回去,迟了你那只雄兽还有洞里的幼崽都有危险。”南鸢提醒道。

雌蛇兽闻言,神色大变,“你在瞎说什么,你就在我跟前,你怎么可能知道我洞穴发生了什么事?”

“哦,因为我有千里眼,我能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雌蛇根本不信。

“你是要在这儿继续跟我谈论怎么勾搭昆的问题,还是回去保护你的幼崽?”

雌蛇瞪着南鸢看了一会儿,猛然转身。

转身之际,雌兽已经变成了黄绿相间的大花蛇,很快便游蹿进了丛林之中。

她不可能拿自己的幼崽冒险,就算这小雌兽是胡说八道,她也得回去看看!

南鸢摸了摸下巴,抽出别再腰间的石斧提在手上,慢悠悠地跟在了雌蛇后面。

那条大花雌蛇很快看不见了踪影,南鸢便让小糖指路。

“鸢鸢你是要去救雌蛇的幼崽吗?她这么挑衅你,你却以德报怨,哇,鸢鸢你的三观真是越来越正了!”

“上个世界我可是把姜韵舟养成了一个新时代三好青年,三观自然正。”

因为想干架才跟过去这种事,南鸢觉得,还是不要告诉小糖了,免得影响它的三观。

南鸢赶到的时候,守在洞口的雄兽已经变成了一条更为粗大的蟒蛇,而且已经和十几只鬣狗对战了一段时间。

因为要保护幼崽,雄蟒束手束脚,加之鬣狗群数量又多,蟒蛇身上伤痕累累。

如果不是南鸢提醒,雌蛇及时赶到,眼前这只雄蟒蛇,不但护不住这群幼崽,自己也会被这群鬣狗活活咬死。

等雌蛇加入战局后,雄蟒蛇才得以喘息。

一条重伤的雄蟒蛇和一条雌蛇,对战十六七只团体作战的鬣狗,情况不容乐观。

鬣狗这种动物,不管在哪个世界都一如既往地喜欢以多欺少,而且阴险狡诈。

他们这是想吃了这雌蛇的一窝幼崽。

几个月大的人形幼崽也就如人类二三岁大小,他们竟也下得去手。

南鸢提着石斧,还未走入战斗圈,便有鬣狗注意到了她。

这是一只白白嫩嫩的雌兽,看上去又那么娇弱,如果当成食物,一定十分美味。

不过,这群鬣狗兽正缺雌兽交配,吃了可惜,不如掳回自己的洞穴,让这只雌兽给他们十多个兄弟每年生一窝幼崽。

南鸢看懂了鬣狗猥琐的目光,眼顿时一沉。

找死。

鬣狗群已经处于上风,少一两只并不影响战况。

所以两只鬣狗朝南鸢扑了过来。

那丑兮兮吐着舌头的两只鬣狗,满心欢喜地以为能俘虏一只雌兽。

结果刚刚靠近,那娇小可爱的小雌兽竟猛地举起手中石斧。

雌兽手起斧落,速度极快,左边一斧头,右边一斧头。

顷刻间,两只冲上来的鬣狗便被砍倒在地。

石斧准头极准,都是一斧头砍在了脖子上。

直接砍断了半个脖子。

血股股地往外流,两只鬣狗奄奄一息,回力乏天。

鬣狗群傻眼了,伤痕累累的蟒蛇蛇和黄绿花斑雌蛇也傻眼了。

好、好凶残。

小糖却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

“鸢鸢,我好像还没喂你吃大力丸啊,怎么你现在力气这么大?速度也好快啊。”

“每天都在挥斧头练轻功,你说我力气大不大速度快不快?”

南鸢的行为激怒了鬣狗群。

他们也不管这是不是什么珍贵雌兽了,他们要咬死这只雌兽!

“鸢鸢,他们冲过来了!”

雌蛇牵制住了几只鬣狗,剩下的鬣狗全都朝娇小的雌兽冲了过去。

南鸢轻巧躲闪,逮到空隙,便是一斧头砍过去。

而一旦落斧,必定砍中,狗脖子直接砍断半个。

起起落落和各种躲闪借力之间,南鸢一共砍下去五次。

加上前面的两斧头,一共七斧头。

她足足砍死了七只鬣狗!

鬣狗群顿时就少了一小半。

不怕敌人会飞会躲,就怕这敌人不但会飞会躲,还他妈会挥斧砍头!

鬣狗们看南鸢的眼神已经从愤怒变成了惊恐。

这到底是一只什么雌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