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42章 阿野,我喜欢你

第542章 阿野,我喜欢你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21  |  更新时间:

第542章 阿野,我喜欢你

小糖表示很委屈,在虎子和鸢鸢之间,它肯定要选鸢鸢啊。

鸢鸢这边这么凶险,刚才如果没有它的提示,说不定鸢鸢反应会迟上那么零点几秒,就算可以避开那只偷袭鬣狗,也会受点儿小伤。

南鸢顾不上数落小糖,提起石斧,转身就跑入了丛林中。

三四步后,直接提气飞了起来。

阿花盯着她飞起来的背影,松了一口气后拧眉。

这世上有会飞的蛇兽吗?

而且没有兽化的时候就能飞!

阿花擦了擦额上不知何时冒出的冷汗,问旁边盘成一坨的雄蟒蛇,“蛇岳,你看出这小雌兽是什么蛇兽了吗?我们蛇兽里面有会飞的种族?”

蛇岳受伤严重,需要保持着兽形修复伤口。

闻言,他朝阿花吐了吐蛇信子。

“什么?你说她不是蛇兽?”

“不可能!我明明闻到了蛇兽的气息!你嗅觉味觉都不如我,所以你没有闻出来。”

一人一兽争辩了很久也没争出个结果。

最后还是阿花看自己伴侣一副惨兮兮的模样,暂时妥协,认同了他的说法。

“蛇岳,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阿花突然问。

旁边的雄蟒蛇脸上出现了一种无语的表情。

直到阿花的另外两只雄兽变成血淋淋的残疾兽回来,阿花才突然想起自己忘了什么。

昆刚才那一声虎啸精神力十足,还是从昆的洞穴那边传过来的。

既然昆回了自己的洞穴,那肯定是打败了她的两个伴侣!

阿花瞅了瞅自己的三个伴侣,她引以为豪的强大伴侣全都成了重级伤号。

阿花一时之间欲哭无泪。

她为什么要去惹昆和他的伴侣。

不找他们的麻烦,今天就不会出这么多事。

“昆没事吧?”阿花突然问回来的两个伤号。

回来的毒蛇蛇兽立马汇报战况。

阿花听完,心脏直接咯噔一跳。

“什么?你、你把昆咬了?他中毒了?我只叫你们俩绊住他,没叫你们毒死他!完了完了,你个白痴!赶紧准备解药……”

被骂白痴的毒蛇蛇罗扭头看了看自己蛇身上那惨不忍睹的伤口,觉得有些懵。

阿花没看到他被那只臭虎兽咬成什么样了?

他都伤成这样了,咬那虎兽一口怎么了?

而且他知道阿花喜欢那只虎兽,咬的时候控制了毒素的量,那只虎兽还不至于被毒死,顶多头晕目眩,行动迟缓。

阿花不但不心疼他,居然反过来骂他?

阿花这时怎么了?

两个刚刚归家的重级伤号面面相觑。

就在这时,又一声虎啸响起,那声音近得仿佛就在耳边,震耳欲聋。

四个独居野生兽人,一雌三雄,身子齐齐一颤。

·

南鸢速度越来越快,远处的咆哮声也越来越近。

昆正在往这边狂奔。

“昆,我在这里!”南鸢停了下来,气息微喘,朝前方喊道。

这个距离,昆已经可以听到她的声音。

前方丛林中传来枝叶断裂的声响,巨虎一路横冲直撞而来。

看到南鸢的时候,虎兽只微微顿了一下,便朝她扑了过来。

小糖吓出尖叫声,“啊啊啊,虎子要干嘛?”

南鸢下意识想要躲避,甚至反击。

然而,在对上那双愤怒与担忧交织的冰蓝色兽瞳时,她的身体突然就定在了原地。

一个停顿的功夫,南鸢便被身形庞大的毛绒巨虎扑倒在地。

有些懵的南鸢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一条比她脸都大的舌头便盖了上来。

湿漉漉的舌头糊了南鸢一脸口水。

南鸢难以置信地瞪圆了眼。

……口水!

这只小老虎居然舔了她一脸口水!

震惊中,湿漉漉的大舌头再次盖了下来。

又是一舔。

第一下,小雌兽脸上不属于她的血渍被舔走。

第二下,小雌兽白嫩的脸蛋全都露了出来,变得干干净净的。

南鸢望着头顶悬着的硕大虎头,微微失神。

近在咫尺的虎兽只要一张嘴,就能将她的脑袋含进去,再一咬,就能听到嘎嘣脆响,脖子被咬断。

搁以前,这样危险的距离南鸢是绝不允许的。

虎兽低低叫了一声,变成了人形。

昆压在小雌兽身上,额头抵住她的,鼻尖也跟她的贴在了一起。

“阿野,你没事就好。”兽人的嗓音微颤。

“我刚才回去,没有看到你,我以为……”昆的声音变得哽咽。

他以为阿野被那只彪悍的雌蛇兽抓走了。

雌蛇兽或许不会直接杀死阿野,但只要将阿野随便往丛林中一丢,丛林里的野兽就会将阿野当做食物。

他的阿野会被那些没有智慧的低级野兽当成食物狠狠撕碎,再吞入腹中。

一想到那个可能,昆便喘不上气来,心脏揪得紧紧的,难受极了。

在没有遇到阿野之前,因为他已经足够强大,很容易就能抓到自己需要的食物,每天不需要为食物发愁,除了吃吃喝喝睡睡,剩下的时间都用来游荡和发呆。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未来想过什么样的生活。

直到后来遇到阿野。

他会为了阿野,费尽心思地抓各种好吃的猎物,然后和她一起烤肉。

他越来越盼望每一天傍晚的来临。

后来,阿野为了他离开自己的部落,他的眼里便全是阿野。

他要为阿野造一间漂亮的石屋,还让她吃到她想吃的草。

他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浑浑噩噩地活着,他有了很多目标,并以此为乐。

他想让自己的小雌兽过上最好的生活。

“阿野,以前我说不喜欢你,你是假话。其实我早就喜欢你了。喜欢极了,越看你越喜欢,我喜欢你这个小矮子……”

南鸢望着那近在咫尺的漂亮眸子,微微扬起下巴,亲了亲那抿起的嘴唇,安慰这只快哭了的小老虎,“我也很喜欢你,我喜欢你可比你喜欢我早,我见你第一面就喜欢你。”的毛。

兽人之间很少亲吻,都是直接交配。

小雌兽的主动亲近让昆微微一僵,再听着小雌兽那动人的情话,昆的心情在经历了一次大起大落后,现在已经向太阳狂奔而去。

他立马在小雌兽的嘴唇上也碰了几下,还无师自通地用舌头舔了舔,“阿野,以后我再也不丢下你了,我去哪儿都带着你。”

南鸢:这倒不必。

“你先起来。”

“阿野,我有点儿累……”

昆的脸微微一偏,错开南鸢的脸,埋入了她的颈间,然后气息渐渐变得均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