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60章 剃毛,光溜的虎子

第560章 剃毛,光溜的虎子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431  |  更新时间:

第560章 剃毛,光溜的虎子

一场大战就此平息,等到敌人狼狈逃走,万兽城的兽人们仍然久跪不起。

刚才那一幕震撼了所有兽人。

他们的城主阿野,变成了传说中兽神的化身,轻轻松松制服了五大部落的首领,平息了这场战役。

阿野果真能跟兽神沟通!

是兽神将这样的荣誉赐给了万兽城的城主阿野!

昆和众多兽人一起跪拜在地上,望着雌兽的眼神满是痴迷。

他的小雌兽真棒……

这位被兽神倚重的神使不仅强悍无比,也有一颗仁慈之心。

因重伤而没能逃走的敌方兽人,神使允许他们在城中养伤,痊愈后可自行离去。

伤号们心情复杂,有伴侣和幼崽的雄兽养好伤后离开了,而那些没有伴侣的单身雄兽,在一阵纠结之后选择留在了万兽城,就这样成了万兽城里的新居民。

自此一战,雌兽阿野再一次坐实了兽神神使的身份,变得尊贵不已,高不可攀。

柳甜甜猜到了来龙去脉。阿野应该是异化成了一只怪兽,然后利用兽人们的愚昧,将自己变成了兽神的神使。

对此,柳甜甜心里十分佩服。

如果是她变成了这样的怪兽,她自问做不到阿野这样。

但同时她又有些哭笑不得。因为这些对神使毕恭毕敬的子民里也有她的伴侣。

他们经常提醒她,要对神使保持一颗敬畏之心,不能因为神使的包容就忘记这一点。

半年之后,南方传来消息。

——那片最广袤的丛林果真发生了毁灭性的灾难!

几百年未曾出现的地裂和火山一起爆发了。

神使阿野的预言成真!

那片孕育了五大部落的茂密丛林,被滚烫的岩浆覆盖、焚烧。

大火焚烧了七天七夜,丛林里的低级野兽,还有那些因为不相信神使预言而没有迁徙的兽人,全都死在了这场灾难之中。

丛林被毁灭。

在兽神的动怒之下,再强大的兽人都显得如此渺小。

经此一事,兽人们对神使阿野的崇拜和敬畏达到了巅峰!

所以,哪怕之后她数年未孕,兽人们也不敢说任何坏话。

他们深信不疑,这也是兽神的意思。

因为阿野作为神使,已经得到了兽神的力量,所以兽神不允许神使将这样的力量传给下一代。

在一个有信仰的国度里,寄托了子民精神信仰的一国之主,注定要站在最高处,受众人膜拜。

在南·神使·鸢近十五年的统治下,万兽城越来越繁荣,四周的部落也跟着一并发展,就连当年的战败部落,每年都会派兽人过来外交,学习这里的知识,交换这里的物品。

这里衍生了各种文明。

兽人们打井造田、开渠引水,还学会了文字和算术。

他们将兽人的历史刻在了石碑之上,着重描述了当年的那一场万兽城大战,将神使阿野的丰功伟绩都记录了下来。

爱戴神使的子民们还铸造了一尊巨大的兽神石像,以及一尊等比例的神使石像。

娇小的雌兽围着兽皮围裙,手提石斧,双目炯炯有神,就立在那巨大的四爪赤血腾蛇身旁。

“……鸢鸢,你太腻害了吧,我就闭个关出来,你就一统兽世了!气运子女主居然也成了你小妹!”

原世界最后的结局是,气运子以德报怨,帮南方几大部落逃过一劫之后,兽人们对其十分敬重,几大部落也不敢再打她的主意。

在气运子女主的帮助下,兽世变得越来越繁荣。

但是——

手札里描写的繁荣远远比不上鸢鸢统治下的万兽城啊啊啊!

连文字都有了!连石像都造出来了!

鸢鸢赛高!鸢鸢最棒!

“鸢鸢,我感受到了好多好多信仰之力啊,人口这么少的兽世居然也能收获这么多信仰之力,太意外了嗷嗷嗷!”

“小糖,闭关这么多年,可有长进?”

“有啊有啊,我感觉我的法力变强了,下次肯定能精准定位到我想去的世界!绝不会再出现这次这种情况啦!“

南鸢听过就算了,并没有当真。

“鸢鸢,这个世界的信仰之力非常可观,鸢鸢可以待到老哦。”

南鸢淡淡道:“兽人的寿命不长,顶多再过十年,我这具身体就不行了。”

若是用丹药,倒是可以延长寿命,但南鸢觉得没必要。

兽人们铸造的兽神石像就是她的本体,所以她能得到兽神和神使的双份信仰之力。

这段时间,她得到的信仰之力已经非常可观。

南鸢觉得自己的预估还算准,但她万万没想到,在她发情期结束的第一年,她就不行了。

雌兽大部分在三十五岁左右结束自己的发情期,那之后便不能再生崽,干涩的身体也无法承受一只年近四十岁依旧凶猛的虎兽。

南鸢目光凉飕飕地盯着昆。

她总是在经历一些非常凑巧的事情,不多想都不行。

昆一脸哀伤地看着快不行的雌兽,眼里全是不舍。

“阿野,你是不是想对我说什么?”

南鸢看他这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幽幽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出口的话突然就变了,“我快死了,你这一身毛能不能给我?”

昆一怔,沉默了片刻后点头道:“我这就去找雄兽来剥皮,我这一身皮都给阿野。”

南鸢无语。

蠢不蠢?

她朝昆招了招手,“变成虎兽,过来。”

不等南鸢开口,小糖便兴冲冲地将剪刀隔空递给了南鸢,激动得嗷嗷直叫,“鸢鸢,剃虎子的毛,剃光他!”

南鸢抚摸着昆这一身毛。

摸了这么多年,她愣是没摸腻。

要是以后没得摸,她会不习惯。

南鸢挥舞着手里大剪刀。

咔嚓,咔嚓。

没过多久,虎兽昆那一身又白又软的毛就被剃了一地。

小糖在空间里无情嘲笑,“哈哈,哈哈哈……光溜溜的虎子好搞笑啊,哈哈哈……”

南鸢看着自己的杰作,嘴角微微往上扯了扯。

是挺搞笑的,没了那厚厚一层的毛,顿时就小了两圈。

加上她剃毛剃得干净,虎兽体表就只剩薄薄的一层毛茬,看上去光溜溜的,喜感极了。

小糖立马将虎毛和剪刀收回了空间。

这神奇的一幕,似乎震惊了昆,但他很快就接受了。

等南鸢收走昆的这一身毛,气也没剩下几口了。

“小老虎,我走了……”

南鸢最后看了一眼昆那双漂亮的兽瞳,阖上了眼。

下一刻,她的元神抽离出来,进入了小糖的星辰空间。

“鸢鸢,我这就带你去下个世界!”

“不急,等等。”

南鸢拒绝了小糖立马去下个世界的建议,目光落在了昆的身上。

昆变回了人形。

兽人那一头柔顺好看的银发没了,脑袋光溜溜的,只剩下那一对毛绒绒的虎耳立在上面。

昆将阿野的尸体搂入了怀中,那颗大光头埋在阿野的脖颈间,压抑地闷哭出声。

“阿野……”

小糖眨了眨有些湿润的小豆眼,吸着鼻子道:“没想到虎子对鸢鸢用情这么深。”

南鸢却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低泣的兽人,眼里划过了一丝疑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