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61章 世界九,夫君自闭又恐女

第561章 世界九,夫君自闭又恐女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91  |  更新时间:

第561章 世界九,夫君自闭又恐女

阿野死后,昆守在阿野的尸体旁,不吃不喝,几天之后,把自己活活渴死饿死了。

小糖感动得直吸鼻子,“鸢鸢,虎子真的好爱你啊,你死后,虎子如同行尸走肉,就这么把自己作死了。可是虎子不知道,鸢鸢你根本没死,还能去下个世界,嘤嘤嘤,呜呜呜……”

南鸢无动于衷,看上去冷漠至极。

在昆死亡的一瞬间,她立马凝神感应。

可惜,什么都没有。

南鸢的目光渐渐转深,变得暗沉下来。

这种不在掌控之内的感觉,让她不喜。

小糖感伤完,用小爪子戳破了鼻子上挂着的一个鼻涕泡,问:“鸢鸢,我们还要等多久哇?”

南鸢扫了眼昆的尸体,淡淡道:“现在就走吧。”

“哦。鸢鸢,下个世界我给你挑的身份特别好,虽然府里都是坏人,但鸢鸢这么厉害,才不怕那些坏人。只要避开那一场算计,日后鸢鸢保准吃香喝辣的……”

小糖后面嘀咕什么,南鸢没听,她在思考问题。

所以,当南鸢再次睁眼,发现自己浑身湿哒哒,躺在一间明显是供客人歇脚的厢房里,身上还压着一个沉重的浑身滚烫的男人时,南鸢的脑子里轰的一声。

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将小糖剃光成一颗糖丸子,再丢进锅里煮!

下一秒,小糖的尖叫声在南鸢的脑海里冲天而起,“啊啊啊——”

“不!这不可能——”

“我明明是定位到一天之前的,虽然前有虎后有狼,又是渣爹又是心机白莲花继母又是恶毒继妹又是脑残胞弟,但鸢鸢这么厉害,肯定能避开,但这是为什么,苍天呐——”

“鸢鸢你信我,我真的算好了时间!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呜呜呜,嘤嘤嘤……”

“鸢鸢,你回来,让我重新穿一次!”

压在身上的男人不知是在压抑自己的欲望,还是不通此道,迟迟没有进行下一步。

这让南鸢暂时放下了将元神抽离出去的打算。

南鸢抬手,一把将盖在身上的野男人掀开到一边。

她坐起身来,拢好自己散乱的衣裙,声音冷冽,宛若裹冰,“第几次了,嗯?小糖是不是对这种桥段格外偏爱?”

“鸢鸢是指一来就中药的剧情咩?嘤嘤嘤,不是我偏爱,是天道粑粑偏爱,好多世界都有这个梗呢。而且我爹爹说了,下药是经典剧情,不可或缺。”

小糖说着,突然嗷的一声,“不好了鸢鸢!狗王爷和小猎户那两个世界,你中的药都是助兴为主,但这次不是啊啊啊啊,这是虎狼之药,药性特别猛!如果不那啥啥,就会伤及根本,男的日后不举,女的日后不孕!”

不用小糖提醒,南鸢便已经感觉到了。

这具身体现在跟她身魂分离,还未完全融合,所以她才能这么容易地保持理智。

若是这身体原来的主人,恐怕早已理智尽失。

想也知道,原主定跟这野男人成了事。

“小糖,解药。”汗津津的身体让南鸢眉头皱起。

“解药?对哦,鸢鸢后来在云假仙那个世界配了好好多这种解药。鸢鸢你怎么知道后面还会用到,鸢鸢你真是太聪明了……”

小糖一边叭叭叭,一边找丹药。

高级世界炼制的媚毒解药,一颗丹药下肚,保准药到病除!

南鸢听小糖嘀嘀咕咕,只觉得脑仁疼。

很多记忆正在接受中。

大晋国,国公府嫡长女,准七皇子妃……

宣王府,宣王嫡次子满月宴……

南鸢揉了揉有些发胀的额头,目光落在那野男人身上。

然后,微微一怔。

厢房里没有点灯,光线昏暗,但并非不能视物。

雕花木窗外,月光皎白,银辉洒向木窗,有的从窗纸漫了进来,有的从那年久失修越来越大的窗户缝儿里漏了进来。

光朦朦胧胧地勾勒出屋内简单的家具,还有旁边偶尔轻晃一下的青纱帐子。

男人的白色锦袍跟那青纱帐子绞在一起,拽进了大片月光,勾勒出了自己那张脸。

眉如墨画,眸似寒星,唇如雨打过后的桃花瓣,非笔墨可描绘,俊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南鸢盯着他明显有些失焦的眼打量了片刻。

她没有看错。

这人的眼睛果然异于常人,是一对……银瞳。

在兽人世界,兽人什么颜色的瞳孔都有,金色银色绿色黄色,甚至她那一双血色的眼瞳,都不足为奇。

然而,这里并不是兽世。

这样的异类是不为世人接受的。

南鸢很快就从身体的记忆中翻出了这人的身份。

这人竟是大晋国最不能招惹的男人——宸王慕懿轩。

不能招惹,并非这宸王本身有多厉害,而是因为,这位爷是大晋帝捧在手心里的宝贝疙瘩。

若非宸王天生银瞳,异于常人,性格自闭不理人,恐女恐到呕吐晕厥的程度,那必然是毫无疑问的太子人选,还关其他皇子屁事。

这些年太子之位闲置,东宫却没有空着,住着的正是这位宸王殿下。

三年前,宸王还未封王,刚及弱冠之年可以出宫开府的年龄,百官终于坐不住了,联名上奏,请五皇子搬出东宫。

一个注定不能当皇帝的皇子占着未来太子的东宫,这……

这算什么事儿?

两朝元老大臣某某甚至当中斥责大晋帝荒唐,然后一头撞了皇宫议事大殿的柱子,当场就去了半条命。

大晋帝震怒,罢朝数日,发完闷气后,却又不得不让五皇子搬出东宫。

可紧接着,更骚的操作来了。

大晋帝直接从国库拨了一大笔银子,将离自个儿寝宫最近的两座宫殿拆了,然后重新建造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有多金碧辉煌?

要不是皇帝还活着,众人都要以为这宫殿里住着的才是皇帝!

然后,这座足以闪瞎前朝文武百官和后宫三千佳丽无数双狗眼的宫殿,就这么被大晋帝乐呵呵地赐给了五皇子。

还顺便将五皇子封了宸王,各种赏赐不断。

这座宫中府邸自然就成了宸王府。

开府开在皇宫,自古以来头一遭,堪称普天下之大滑稽。

然而,最刚的那位两朝元老已经半死不活,剩下的人不敢再惹天子震怒,全都噤若寒蝉,屁都不敢放一个。

这会儿,大晋帝这宝贝疙瘩宸王就躺在自己身边,两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同样欲火焚身,鬼都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

此时,南鸢的元神已经和这具肉身融合得差不多了。

她的目光不受控制地落在这位贵人身上,心道:这药,果然烈。

她的脑子自己有了点儿想法。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