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62章 有解药,吃不吃?

第562章 有解药,吃不吃?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46  |  更新时间:

第562章 有解药,吃不吃?

男人一头乌发凌乱散开,鬓前的碎发被汗水浸湿。

那双盛着月光的银瞳含着水,半阖着,眼尾因为隐忍而发红,如画的眉紧蹙,弧度好看的下颌抬起,性感的唇微张,正大口呼吸。

呼吸之间,那喉结不停地上下滚动,勾出的曲线无比诱人。

穿在他身上的白色锦袍已经被他意识不清之下扒开一大片,露出异于女人的的锁骨,结实又好看,还有那紧致细腻的肌肤,已经被染得绯红。

眼前的男人很可口,引人犯罪。

有一种让人狠狠蹂躏的欲望。

南鸢定定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形解毒丸。

然后,她沉默地抬起腿,一脚朝这美男踹了过去!

床上的美男子就这么被南鸢冷酷无情地踹翻到地上,发出了沉闷的一声,“咚。”

那声儿听着都疼。

大概是脑门磕在地上了?

南鸢寻思着自己也没怎么用力,就算想用力,这副身体也使不出来。

所以,如果脑门真磕地上了,这人也不至于撞成傻子。

实在不能怪南鸢粗暴,再听这人喘下去,她的理智和身体可能会分离。

到时候如果一不小心辣手摧了花,对两人都不好。

此人身份太贵,南鸢惹不起。

身体的记忆南鸢刚才已经接收完毕,果真如小八所说,身份极好,乃沈国公府中的嫡长女沈熙瑶。

沈熙瑶琴棋书画无一不通,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十三岁便已是大晋国皇都有名的贵女。

后获皇后大赞,定下儿媳人选,成了板上钉钉的准七皇子妃。

虽然大晋帝迟迟不封太子,但众人皆知,大晋帝那个宝贝疙瘩儿子宸王是不可能成为储君的。

七皇子乃当今皇后独子,占了一个嫡字,是文武百官默认的太子人选。

一旦七皇子日后登基为帝,沈熙瑶这位七皇子妃便是未来母仪天下的皇后。

谁又能想到,这位皇都名媛无不艳羡巴结的未来七皇子妃,遭了暗算,此时此刻跟宸王搅和在了一起。

若是能嫁入宸王府,成为宸王妃,其实也不赖。

虽然宸王妃比不上前途一片光明的七皇子妃,但至少在大晋帝还在的时候,可以沾沾宸王的光,跟着一起吃香喝辣。

奈何宸王碰不得女人,一旦碰到女人,就会呕吐不止,甚至晕厥。

就算宸王因为那虎狼之药在意识不清之下破了沈熙瑶的身,醒来后也绝不可能娶她。

沈熙瑶被人算计失了清白不说,还会被大晋帝降罪。

所以,宸王碰不得。

被一脚踹到地上的宸王因为刚才那一撞,意识突然清醒。

他撑起身子,坐在了冰凉的地板上,然后调头看那个把他踹下床的罪魁祸首。

这一看,宸王的银瞳骤然一缩。

意识清醒后,之前他压在女人身上的画面开始回放。

他碰到了女人,还是大面积的触碰……

下一瞬,这位清俊矜贵的宸王殿下陡然一偏头,竟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吐了一地的秽物。

厢房里顿时被一种难以形容的味道充斥着。

南鸢以袖掩鼻。

传言果然不假,这位宸王殿下病得不轻。

“小糖,解药还没找到?”南鸢催促。

“来了来了鸢鸢!空间里的东西好多,我找了好久才找到!”

一颗媚药解毒丸下肚,南鸢脸不红了,气不喘了,浑身都舒坦了,身体倍爽儿。

呕吐完的宸王已经爬了起来,并以最快速度退到了离床榻,或者说床榻上那女人最远的距离。

整个人几乎都贴在了厢房的墙角里。

南鸢:……

这副防色狼一样的动作,让她觉得手痒想打人。

拉远的距离让这位宸王殿下放松了很多。他立在墙角,身子一半沐浴在月光之下,一半隐在阴影里,正盯着南鸢打量。

南鸢也在打量他。

刚从兽世穿来的南鸢,觉得他有点儿矮,也就一米八几的样子。

额上顶着约莫是刚才她那一脚的杰作——一个又青又紫的大包。再重一点儿,大概就要出血了,毕竟这男人的皮肤看着很薄。

披头散发,衣衫凌乱。

眼尾的薄红较之刚才又晕开了些许,但那双恢复了几分清明的银瞳却十分平静。

即便蒙了一层水雾,仍然如月华一般清清冷冷,没有半分温度。

他暗暗观察了一会儿,似乎在判断一件物品的属性。

没多久,他的目光便从南鸢身上移开,落在了地上的阴影里。

男人良久都没有动一下,似乎将自己站成了一个木桩子。

要不是他的呼吸仍然混乱,胸膛还在不正常地快速起伏,衣袍下面也撑起一片,南鸢会以为他跟自己一样,媚毒解了。

“我有解药,你吃不吃?”南鸢主动开口,声音还带着一点儿沙哑。

墙角那人低垂着头,看阴影看得格外入神,仿佛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南鸢皱眉。

她直接下床,朝角落的男人逼近。

在接近对方只剩三步的距离时,这人才像是突然从自己的世界里拔了出来。

他一脸惊恐地盯着眼前逼近的女人,下意识地往后缩。

可身后便是墙角,他又能往何处缩。

南鸢在他惊悚的目光下,迅疾地出手。

一把掐住了他的腮帮子,逼迫他张嘴,然后将药丸硬塞了进去。

接着一松手,再一提他下巴,让他闭紧了嘴。

这位恐女症晚期的宸王殿下咽下丹药,定了定神之后,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胃,嘴一张便要呕吐。

南鸢面无表情地伸手,在他身上咻咻咻点了几处穴位。

宸王忽觉身上一麻,所有的动作变得迟缓,那种因为被女人触碰而产生的呕吐感竟也瞬间变淡了。

他盯着眼前的女人,目光专注,带着一种探究之色。

突然,他低下头,也用自己的手指点了点刚才南鸢点的地方……

南鸢发出一声轻嗤,“人体之穴位,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岂是你看一下就能学会的?”

反正这宸王话都懒得多说一句,南鸢也不怕他去告状,态度并不如何恭敬。

她可是用丹药救了宸王的子子孙孙。

扫了几眼这宸王的蠢样后,南鸢转身回了床上,盘腿而坐,闭目养神。

既然有人算计她,现在时间差不多了,应该也快来了。

宸王眼里划过一丝茫然之色,接着又发呆了起来。

只是这次,让他盯着发呆的东西变成了一个大活人。

南鸢由着他盯。

要不是因为宸王出事的话,她也会受到天子怒火的波及,她还真不一定会管这位宸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