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63章 你,去我的宫殿

第563章 你,去我的宫殿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079  |  更新时间:

第563章 你,去我的宫殿

“鸢鸢,那个宸王在看你。”小糖暗搓搓地打小报告。

南鸢呵呵一声,“糖啊,你三番五次干蠢事,是不是以为我现在没事,我就不会追究了?”

小糖顿时嘤的一声,“鸢鸢,真的是意外,你信我。”

南鸢没有说话。

一次两次是意外,三次四次也是意外?

不靠谱的小东西。

“鸢鸢,你为什么不出去啊?虽然厢房的门被上了锁,窗子也被关死了,但是我给鸢鸢一颗大力丸,鸢鸢可以直接一脚把门窗踹飞!”

南鸢沉吟片刻,反问:“出去之后呢?你真当我无所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小糖嘀咕道:“可鸢鸢在我心里就是无所不能啊。”

南鸢:“那你是不是还想我表演与一个原地飞升,直接吓死这群人?”

小糖哼哼唧唧的不吭声了。

“沈国公府的嫡长女,她的婚姻大事,自己可做不了主。”南鸢说到这儿,不禁看向角落里杵着的那木桩子,“相比身份尊贵的七皇子,这位宸王好拿捏多了。”

最重要的一点,宸王恐女。

上个世界南鸢肉吃多了,这个世界正打算戒肉。

宸王这病很符合南鸢的要求。

“鸢鸢不行啊啊啊,这个宸王是个短命鬼!没几年可活了,他的存在就是用来证明大晋帝有多昏聩的,你嫁过去的话,没多久就要守活寡啦!”

南鸢:“那不是更好?”

小糖:唉?

南鸢突然说了一句风牛马不相及的话,“小糖,你看到宸王的这双眼瞳,有没有想到什么?”

小糖“啊?”了一声,“鸢鸢,我应该想到什么吗?”

“这双眼睛的颜色跟昆的头发一样,是银色的。”

“对哦,虎子的那一头银发可真好看。”

但是这跟鸢鸢打算守活寡有啥关系咧?小糖搞不懂。

不过这宸王可真好看,短暂地给鸢鸢当一下小奶狗也是非常可以的。

等等,自闭症恐女症晚期的小奶狗,那还是小奶狗吗?

刚才看到鸢鸢的时候居然还呕吐了,也太不给面子了。

它给鸢鸢找的这副身体多好看啊,艳冠整个皇都呢。

小糖只记着一开始宸王在看到南鸢后吐了,没有注意,后来南鸢点了宸王身上的穴位,虽是帮他减轻了呕吐感,但同时也碰到了他。

南鸢从青纱帐子上扯下一块,遮盖住了地上的秽物。

角落里的木桩子身体未动,只一双眼随着南鸢转来转去。

“我瞧他这样不像太严重的自闭症患者,还敢跟人对视。”南鸢扫了眼这位看起来不怎么聪明的宸王。

小糖立马解释道:“宸王不是普通自闭症,他是那种智商非常高的自闭症!

我爹爹的手札上说,宸王的脑子非常聪明,他的精神世界非一般人可以理解,他不想理身边的人,很可能是因为他觉得他们太蠢了,激不起他交流的兴趣。”

南鸢怎么说也是神医的徒弟,在现代世界也自学了不少精神疾病。

小糖这么一形容,她大致就明白了。

自闭症也分很多种,大部分都伴随着智力障碍,不能够正常交流,行为方式刻板,兴趣狭隘。

但自闭症患者之中却有少部分人智商正常甚至超常。

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就能够很好地隐藏自己在某些方面的挑剔和刻板,像正常人一样学习、工作、恋爱,甚至能够在某些领域做出很高的成就。

这样的自闭症患者,被称为高功能自闭症,跟阿斯伯格综合征颇为相似。

南鸢不禁看向那还在盯着她看的男人,好奇他智商高到什么程度,居然不屑跟旁人交流。

普通人里不也有智商高的?

南鸢突然开口问那人:“猎户去山上打猎,树上一共十只鸟,猎户射出去三箭,树上还剩下几只鸟?”

站在角落里的男人盯着她看了片刻,就在南鸢以为他要沉默到底的时候,他突然搭腔了,问:“那猎户射中了几只鸟?”

宸王的声音如同他的模样一般,清清冷冷的,但却十分干净,竟给人一种空灵的感觉。

南鸢觉得他可以考虑去修仙。

“这个得你自己猜。”南鸢回答了他的疑问。

“如果全射中了,那便只剩七只鸟。”

“不,答案是零只。一箭射出去,不管射中了没有,都会惊动其他的鸟,所以其他的鸟都被吓跑了。”

宸王顿时一副懵住的表情。

空间里的小糖哈哈大笑,“鸢鸢你太坏了,你居然用脑筋急转弯欺负古人,哈哈哈……”

南鸢逗完这人,便不说话了。

宸王慕懿轩也没有说话,继续看她,安安静静的。

南鸢思忖片刻,突然朝这边踱步而来。

慕懿轩呼吸瞬间一紧,身体不自觉地朝远处躲去。

岂料这女人看都没看他一眼,兀自走到窗户边,用手指在窗纸上戳了个洞,然后通过那洞观察外面的情况。

慕懿轩:……

慕懿轩犹豫纠结了一会儿,突然迈动双腿,有些艰难地靠近那女人。

迈出一步。

顿了一下,又迈一步。

直到离那女人只剩三步远。

慕懿轩没有胃里翻滚的感觉。

他又偷偷摸摸地往前迈了小半步、小小半步……

南鸢感觉到身后那只小老鼠,有些无语。

终于,小老鼠蹭到了离她只有一步的距离,然后伸出了一根手指头,戳在了她的后背上。

戳了一下,再戳一下。

南鸢猛地转身,慕懿轩伸出的手指头僵在了半空中。

南鸢:“刚刚戳了几下?”

慕懿轩答非所问:“我碰了你,但我丝毫不觉恶心了,你方才对我做了什么?”

南鸢:“男女授受不亲,碰了我就要娶我。”

慕懿轩继续答非所问:“你叫什么名字?你看到我的眼睛不害怕吗?他们都觉得我是不祥之人。”

南鸢放弃交流,继续观察窗外。

当一个自闭症患者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时,似乎听不到别人说什么。

可南鸢身旁那明明恐女的宸王却突然揪住了她的衣袖,“你,去我的宫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