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70章 委屈,等你好久了

第570章 委屈,等你好久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092  |  更新时间:

第570章 委屈,等你好久了

南鸢看过去的时候,很显然宸王慕懿轩也看到了她,但他仍然跟个木桩子似的杵在那里,只一双眼睛望着这边,等着她主动走近。

引路的公公叫喜顺,人很机灵,见状不禁多嘴说了几句,“宸王殿下每日都会在巳时三刻出府门,然后在门口站到午时。

沈大姑娘,宸王殿下这是在等你呢,宫里头的人都知道,宸王殿下平日从不主动踏出宸王府的大门,这还是头一次。”

“是么。”南鸢在心里道了一句小傻子。

难怪皇上连可以随意出入皇宫的金牌都给她了,还让林公公暗示她今日便进宫。

就小傻子这副望妻石的样儿,可怜巴巴的,谁能忍心不满足他的要求?

依大晋帝对宸王的溺爱程度,没有直接派人将她绑进宫,那都是极大的克制了。

喜顺的步子明显有些急了,但南鸢依旧不紧不慢地走着。

人都来了,还差这么一会儿?

等离得近了,入目的那座宫中府邸也看得愈发真切。

府门口蹲着两尊石狮子,那石狮子雕刻得栩栩如生,每一尊石狮子的眼珠子竟都是金子做的。

放眼天下,这样浮夸的石狮子怕只有宸王府有了。

高高的府门之上有一块极显眼的牌匾,上书“宸王府”三个鎏金大字,端正肃穆,乃当今圣上亲自题写。

慕懿轩就站在这牌匾之下,一动不动的,只一双眼直勾勾地锁定了南鸢。

此时的慕懿轩与前天晚上中药之后形容狼狈的样子天差地别。

他头上的发髻梳得一丝不苟,鬓前没有一根碎发,玉冠端端正正地戴在发髻之上,没有丝毫偏差。

还有那一身白色银纹锦袍,跟上次一模一样。

只是这一次,这身奢华的白色锦袍是整整齐齐穿在身上的,整齐到锦袍上左右对称的银丝暗纹也绝对是以中轴线左右对称的,整齐到锦袍表面没有丝毫褶皱。

不过,这样的刻板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姿容。

墨发高竖,令那张清隽俊美的脸完全露了出来,刻刀难以雕琢,笔墨难以绘制,那眼里映不入一切的清冷模样,极像是一尊不食人间烟火的月中仙子。

等南鸢走到他能伸手触碰的距离范围之内,这木桩子一样的小傻子才终于动了。

他突然伸出手揪住了南鸢的衣袖,那弧形好看的淡粉唇瓣微微抿起,银瞳里一片清冷淡漠之中显出几分像是不满又像是抱怨委屈的神色,“我等你好久了。”

南鸢解释道:“不是说了,等我们成亲,我便可以搬过来一起住。”

慕懿轩听到这话,嘴唇抿得更紧了,“太久。”

南鸢目光微动,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现在的小傻子跟上一次似乎略有不同。

他的话变得更少也更短,仿佛有强迫症般,力图用最短的话语表达出最多的意思。

慕懿轩抓着南鸢的衣袖不放,带着她往里面走。

“放手。”南鸢道。

这人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继续拉着她。

南鸢坚定地伸出手,将自己的袖子从他的爪子里抽了出来。

对上那双清淡茫然又有些不解的银瞳,南鸢瞥他一眼,将自己的食指递给他,“抓这个。”

慕懿轩盯着那根圆润可爱的手指,迟疑片刻,伸手攥入了自己的手心。

然后,他忽地顿了一下。

“好软。”他的目光落在南鸢圆润的食指之上,忍不住用自己的手指捏了捏,“我的是硬的,你的是软的。”

沈熙瑶身上无一处不美,可硬说哪里不够还完美的话,那便是这十根指头了。

她的十指并非传统美人儿那种若削葱根一样的纤细玉指,而是有些圆润的带着肉感的小软手。

南鸢突然听到了吸气的声音。

她往宸王身后看去,这才发现,离宸王五米开外的地方站着一个老嬷嬷和一个老公公。

老嬷嬷和老太监身后又各自跟了一个年轻的小太监。

一共四人,此时俱都恭恭敬敬地站着。

那吸气声似乎是后面一个小太监不小心发出来的,前面的老嬷嬷还投去了警告的一眼。

如果不是这吸气声,这四人竟比刚才的宸王更像木桩子。

因为,他们连呼吸都放得很轻。

南鸢不禁多看了那老嬷嬷一眼。

她以为这宸王府里当真一个女人都没有。却原来,也是有的。

只是,宸王府里的女人并非年轻女人,而是上了年纪的老嬷嬷。

宸王这恐女症恐的兴许只是年轻女子?

慕懿轩捏够了南鸢那极有肉感的指头后,攥着她往里走。

这宸王府里,雕梁画栋、亭台楼阁,连假山和花园也应有尽有,虽然比不得外面那四进的府邸大,但处处可见精致。

走了没多久,南鸢便从正面看到了那座宸王殿,近处看这宸王殿,更加巍峨壮观,也更金碧辉煌。

在皇宫中开辟出一座宸王府,再在宸王府中建造一座宸王殿。

这种事也就大晋帝干得出来。

南鸢原本安安静静地任由慕懿轩拉着她往前走,但某一刻,她突然反拽着这人往左走了两步,佯装被旁边的景色吸引。

她这么一动,拉着她的慕懿轩脚步猛然顿住。

下一刻,慕懿轩眉头紧皱,唇瓣紧抿了起来。

他双目紧盯着脚底那上等的青色地砖,脸上出现了一种十分纠结的神色,像个无措的孩子一样,想往前走,却又因为原来的节奏被打乱,找不到原来的节奏而苦恼。

南鸢其实是故意的。

她发现这小傻子即便走个路,每一步也都像是精密计算过的一般。

长度一样,步调一样。

这样算计好的步子,让他成功避开了地上的砖缝。

他似乎无法忍受自己一脚踏在两块地砖之间的缝隙之上,这会让他觉得浑身难受。

从大门到宸王殿的路线应该也是他提前计算好的,以确保自己依照这个路线和步调行走的话,可以正正好踏入宸王殿。

而中途,他还路过了府中最美的景致。

更有意思的是,这小傻子算计好的步伐不紧不慢,看上去竟颇为优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