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76章 固执,她是我的

第576章 固执,她是我的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61  |  更新时间:

第576章 固执,她是我的

书若不好看,慕懿轩怎么可能将书房里的这几百本书全部看完。

他只是不喜欢这个女人的目光落在其他地方。

他想要她看着自己。

南鸢被大号黏娃娃态度颇为强硬地拉出了书房,没来得及翻阅剩下的书籍。

之后,除了慕懿轩几次去如厕的时候,慕懿轩几乎如影随形。

不过慕懿轩一次如厕便会耽误很长时间,因为从净房回来之后,他会重新换一件干净的衣袍。

南鸢亲眼见识到了这位金疙瘩的那一排排衣箱和几个高脚衣橱。

每个衣箱里面都装着不同的衣物。

亵衣叠整齐,全放在一个箱子里,亵裤亦整整齐齐地放在另一个箱子里。

还有里衣、长裤等衣物,每一种都分类放好。

而那一件件做工精美的锦袍,一律白色为底,或是银丝暗纹,或是纹金丝暗纹,同样的花纹同样的款式,一模一样的锦袍竟做了许多套,全部都一丝不苟地叠好,在高脚衣箱里放了好几排。

另外,他穿的靴子和腰封,也都是跟锦袍一样的底色和暗纹,放在了另一个高脚衣橱里。

这位宸王殿下的强迫症已经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

然而,在这些下人的眼里,相比恐女症和自闭症,这样的强迫症根本算不得什么,因为这是他们通过人力可以办到的事情。

有这么个大号黏娃娃在,南鸢想走都走不了,就这样一直留到了用晚膳的时间。

皇上直接遣了林公公过来传话。

身为皇上身边的大红人,向来都是别人讨好林公公,哪怕是身为后宫之主的皇后娘娘,都会给这位林公公几分好脸色。

但在这位沈国公嫡长女的面前,林公公的态度却格外的和善,脸上都笑出了一朵花,“皇上一会儿会来宸王殿下的府上用膳,沈大姑娘便留下来一起用晚膳吧。”

当今圣上对宸王十分溺爱,七天里面就有三天是在宸王府上用膳,所以南鸢并不意外皇上会过来。

她只是有种预感,今日她不仅要留下来用晚膳,恐怕还要留下来过夜。

谢过皇恩,南鸢目送林公公走远,若有所思。

以皇上对宸王的溺爱程度,这宸王府肯定有不少皇上留下的眼线,今日她和宸王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分毫不差地报上去。

一开始她就知道这一点,但她还是该如何就如何。

她觉得她对宸王已经很温柔了,如果这样大晋帝都不满意,那么……不满意他也得憋着。

事实上,南鸢想多了。

大晋帝怎么可能不满意?

他满意死了!

他非常清楚慕懿轩素日里的一些小习惯有多么的深入骨髓,那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

他曾经尝试着改变他,可最后的结果是,轩儿整整一天都皱着眉,之后一个月都没有搭理他,哪怕他说了很多好话,也得不到他的一句回应。

从那次之后,大晋帝就再不敢去插手什么了。

可是!

这个沈熙瑶却打破了轩儿那刻板、固执、深入骨髓的习惯!

还不止一次!

更让大晋帝觉得惊讶又欢喜的是,一天下来,轩儿发呆的次数大大减少!

轩儿还主动拉了沈熙瑶的手!

轩儿抓着人家姑娘的手不松!

连他都不让进去的书房,轩儿竟带这沈熙瑶进去了!

若说某一刻,大晋帝心里真的冒出了一丝丝不悦,譬如这沈熙瑶动作粗暴地喂轩儿喝茶,但与沈熙瑶在轩儿身上所做的贡献相比,这根本不算什么!

只要能治好轩儿的病,别说只是偶尔娇蛮一些,就算对方是个粗俗不堪丑不堪言的乡野村姑,大晋帝也会将人好好供着。

这会儿的大晋帝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暗卫描述的场面,哪有他亲眼看到来得震撼。

所以,大晋帝让林公公及时去传了话,留沈熙瑶用晚膳。

他要亲眼看看,这沈国公府的这位沈大姑娘到底有何不同,竟让轩儿三番五次地打破自己的习惯还没有生气。

宸王殿。

周嬷嬷得了消息,前来报信,“殿下,皇上来了。”

慕懿轩恍若未闻,他正抓着南鸢的手,跟南鸢眼瞪眼。

南鸢有些后悔让他抓手了。

她怀疑这小傻子已经将抓她手这个动作也列入了自己的固有习惯之一。

若是明日她不进宫了,他没手可抓,岂不是要难受一整日?

“松手,皇上来了,我要行礼。”南鸢提醒道。

“不。”慕懿轩双目沉静,看起来颇为清冷淡漠,说出来的话却带着孩子气的固执。

南鸢觉得他的很多行为都幼稚得像个七岁稚子。

于是,当大晋帝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那宝贝疙瘩儿子死死抓着人小姑娘不放的画面。

不光是抓着不放,整个人都快黏到人身上了。

大晋帝嘴角咧开而不自知。

背后黏着的大号黏娃娃让南鸢无法行跪拜之礼。

“免礼了。”大晋帝并不在意,随意地一挥手,“日后你跟轩儿一样,见了朕可不必行礼。”

“臣女谢皇上恩典。”南鸢垂头,一副颇为恭顺的模样。

她怀疑慕懿轩是故意黏着她,让她无法行礼。

他极有可能察觉到她不大情愿对皇上行跪拜之礼。

不然怎么如此凑巧,每当她不得不对大晋帝行礼的时候,这人就黏得她连屈膝都不能。

南鸢心里自然是不愿对别人下跪的,毕竟从来都是别人对她五体投地。

但她很清楚,她现在是沈若熙,眼前这人是天子,她需要遵循这个世界的规则。

总不能她借着这凡人之躯,在一国之主面前一副拽天拽地的样子,说自己连天地都不跪,你算哪个葱?

她一没气运加身,二无主角光环,真要这么做了,直接脑袋搬家,然后成为别人眼里的傻叉。

“轩儿,今日可觉得开心?”大晋帝盯着那黏在南鸢身上的人,笑呵呵地问,声音放得很轻。

在慕懿轩面前,这位大晋帝不是一个帝王,而是寻常百姓家的一个父亲。

慕懿轩没有应声。

大晋帝显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冷遇,他眼珠子微微一转,继续笑呵呵地道:“熙瑶丫头是朕召入宫的,你若是觉得开心,以后你日日都能见到她,若是你今日不开心,那朕就让熙瑶丫头在府中待嫁,三个月之后你再见她。”

慕懿轩闻言,嘴唇崩成了一条直线。

他原本是抓着南鸢的手,前胸虚虚贴着南鸢的后背,此时,他猛然一把将南鸢圈入了自己怀里,双臂将人箍得紧紧的,固执又不容置喙地道:“她是我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